10:40 2020年08月14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中國與馬爾代夫關係或成為馬爾代夫新政府同自己政治對手算賬的犧牲品。路透社週一報道稱,九月新當選總統薩利赫顧問穆罕默德·納希德稱,新政府將退出同中國簽署的自貿協議。該協議一年前由時任總統阿卜杜拉·亞明代表馬方簽署。而在2015年3月穆罕默德·納希德因違反反恐法而被判13年監禁。

阿卜杜拉·亞明2017年12月訪華時簽署了此份協議。同月被批准。現在新政府,過去的反對派,稱這份1000頁的文件似乎在議會未經討論僅在不到一個小時內就獲得通過。穆罕默德·納希德稱,此份自貿協議為單方面行動,因為據他講,"中國在我們這裡甚麼也不買"。

大選後的馬爾代夫將如何同印中打交道?
© AFP 2020 / LAKRUWAN WANNIARACHCHI
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教授戴永紅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還注意到穆罕默德·納希德認為馬中自貿協議"錯誤"的另一"理由"。納希德稱,此份協議是像馬爾代夫這樣小的國家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簽署的。然而,戴永紅認為,世界上的大國和小國達成自貿協定的例子比比皆是;顯然,馬方有關退出自貿協定的說法不能自圓其說。

自貿法只有在通過附屬法例後才能生效。默罕默德·納希德威脅說,馬爾代夫政府不會走這一步。很明顯,馬爾代夫新政府乾脆拒絕此份協議,甚至都不管它實際上將如何開始生效。前政府表示,該協議有助於島國經濟的多元化,讓貿易額增加39億美元,其中就包括擴大魚類產品出口。這對馬爾代夫經濟具有決定性意義,因為2014年歐盟拒絕對它的魚類產品恢復關稅優惠。

穆罕默德·納希德的言論是馬爾代夫新總統團隊對中國做出的又一不友好姿態。此前它就許諾將減少對中國的依賴,重新審視基建協議以及從中國獲得的貸款。還是這位穆罕默德·納希德,稱馬爾代夫80%以上的外債是欠中國的。與此同時,上週六,易卜拉欣·薩利赫就職當天同印度總理莫迪會面時提到了國家在住房、供水排污系統和基礎設施方面所處的危機狀態。這些恰好都是中國同馬方開展合作的領域,雙方打算實施相關合作項目。馬爾代夫總統告知印方,本國需要資金援助解決基礎設施和社會問題。印度領導人許諾"幫助新政府完成自己對國人的承諾"。但很清楚,雖然印度也是馬爾代夫的傳統夥伴,但是它不會無私提供新的援助。

很有可能,最終要對合同和許可證的主人名單重新進行政治審核--它們都要從中國公司手中被轉交給印方。已有這方面的例子--一個民宅建設合同,新政府上台後,將由印度建築商承建,而不是先前的中國公司。正如戴永紅指出的那樣,顯然這是政治干預生意。戴永紅認為,各國都應秉持契約精神,對於已經簽署的協議,如果存在一些不符合雙方利益的地方或值得商榷的地方,大家都可以坐下來談,並不一定要單方面徹底反悔。

戴永紅在回答衛星通訊社記者為甚麼馬爾代夫放棄同中國合作這一政策時回答說:"我認為,馬爾代夫這一政策轉變是存在外部因素干擾的。一個國家的內政外交政策走向,一方面,是國內各政治派別博弈的結果;另一方面,也會受到域外國家的影響。馬爾代夫這樣的國家位於印度洋通道的節點,本身在地緣政治和地緣戰略方面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印度一直非常重視自己在該國的影響力。對此,我注意到,馬爾代夫新任總統薩利赫一直奉行‘印度優先'政策,甚至在他的就職典禮上,印度總理莫迪也作為唯一一位外國領導人出席。從地緣政治方面來說,馬爾代夫的確距離印度最近,所以,該國也將印度作為下一步的外交政策的重點,印度也從未停止對該國施加政治影響。"

莫斯科大學南亞國家問題專家鮑里斯·沃爾洪斯基也同意這位中國專家的意見。

他說:"馬爾代夫國內政治鬥爭不斷。各種政治力量對中國態度不一。而中國在那裡的存在近來日益明顯。旁邊是印度,它對中國加強在那裡的地位很不滿,因此馬爾代夫不得不周旋於兩個大國之間。此外,印度洋是日趨激化的大地緣政治的競技場。因此,自然會有西方的影響,即使不是直接的,也是間接地出現,包括通過印度。"

莫迪是出席易卜拉欣·薩利赫就職儀式的最高級別外國客人。這在觀察家們的意料之中,考慮到兩國間的多年聯繫與盟友關係。一些觀察家把印度總理莫迪擁抱馬爾代夫新總統視作馬爾代夫親華走向的終結。

莫斯科大學專家鮑里斯·沃爾洪斯基認為,這一結論下得過於倉促。在他看來,易卜拉欣·薩利赫更傾向於印度。自然他會說,將減少對中國的依賴。但鮑里斯·沃爾洪斯基並不認為,馬爾代夫會完全擺脫中國的影響。斯里蘭卡的經驗也證明瞭這一點。馬爾代夫非常需要中國投資,因此馬官方人物現在的這些表態,與其說是擺脫中國影響的實際步驟,不如說是政治宣言,鮑里斯·沃爾洪斯基認為。

中國向就職儀式派出了中國國家主席特使、文化和旅遊部長雒樹剛。就職儀式後第二天兩人在總統官邸舉行了會面。據新華社報道,薩利赫總統高度評價了中國多年來對馬爾代夫發展提供的支持與援助。他指出,馬新政府重視並致力於發展對華關係,進一步深化雙方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務實合作。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馬爾代夫,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