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5 2020年07月13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中日峰會反映出在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以及美國對華挑起貿易戰後兩國都對推進雙邊合作尤感興趣,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們表示。他們同時強調,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華將有助於兩國擴大彼此市場,加強亞洲經濟融合。

《環球時報》在訪問前夕透露,中日兩國企業準備簽署數十份商貿協議。該報指出,這將減少美國保護主義措施對這兩個亞洲大國所造成的壓力。該報援引專家們的預測稱,雙方很有可能簽署貨幣互換協議,以減少對美元的依賴。

日本人壽保險公司旗下的日精基礎研究所經濟研究部高級經濟專家Kokitiro Mio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北京明白在美中衝突不斷加劇的條件下,擱置同日本的糾紛更合理。懸而未決的糾紛將導致同所有西方發達國家的對抗,因此中國想同日本和歐盟走近”。

Kokitiro Mio認為,對峰會的關注焦點將是如何具體落實“一帶一路”倡議,以及日本參與其中的程度。

這位日本專家說,“外界批評中國企圖通過對絲路沿線國家大型項目的巨額投資而達到在地區確立自己的統治地位。日本在通過嘗試和失敗積累了不少在亞洲投資領域的經驗。如果把中國的金融實力與日本的多年經驗相結合,就可達到必要的平衡。日本參與“一帶一路”,中國的主導作用就會降低,這將避免外界對它爭奪霸權的批評。

 “日本是否加入亞投行暫時還是個問題。如果美國也表示願意參與其中,那麼日本就會第一個加入。但從美中今天的關係看,這很難發生”。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姜躍春認為,此次中日北京峰會將為雙邊關係發展創造一個大平台。

姜躍春說:“我認為,中日兩國關係的突破倒談不上,但是日本首相訪華對中日關係走上正軌會提供一個很好的助力。中日兩國首腦會晤在七年當中雖然出現過,但是都是在國際多邊場合,日本首相正式訪華這還是七年來第一次。這就標誌著雙方首腦會晤正常化,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首先,中日未來會在經濟務實合作方面會取得較大進展,尤其是在兩國第三方市場國家的聯合開發和產業合作方面。這就使得兩國不僅在政治關係上有所緩和,且在務實合作方面與過去幾年相比也取得很大進步。其次,在雙方人員交往方面也會達成一些共識,雙方民間互動、友好城市之間的交流都會增加互動。再次,在當前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盛行的背景之下,中國和日本都是出口導向型國家,在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和自由貿易原則方面,雙方會發出共同的聲音。”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專家葉卡捷琳娜·阿拉波娃認為,“最近一兩年中日兩國對對方的戰略意義迅猛增加。對日本來說,中國在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具有了特別的意義。日本一直曾把本國經濟的發展更大程度地寄希望於美國市場。在美國開打貿易戰後,中國也重新看待日本。中國現在被迫尋找其他合作夥伴,以符合自己的戰略目標。因此此次峰會非常及時,非常重要”。

這位俄羅斯專家認為,此次北京中日峰會或為盡快簽署中日韓自貿協議提供強有力的推動力,並把制定有關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的融合協議提升到實際操作層面。

近年來日漸明顯,世貿組織實際上已經不能履行自己的職責。與此同時,貿易糾紛正逐漸從全球範圍轉移到地區範圍,包括亞洲在內。中日兩國可能再次證實這一點,同時向美國發出信號。

葉卡捷琳娜·阿拉波娃接著說:“信號非常令人擔憂,因為在亞洲融合進程飛快發展的背景下美國的保護主義,有可能讓美國經濟付出巨大代價。我認為,美國明白這一點。同時日本傳統上、歷史上仍是美國的戰略夥伴。但現在它面臨這樣一種困境:自己的政治優先方向不能完全反映自己的經濟抱負。它不得不在努力維護同美國由來已久的盟友關係與為確保更高速度發展而建立新的接觸之間保持平衡。或許,日本將更多地需要在美中之間做出選擇。美國不能不明白,這隱藏著自己失去對日本施加影響的風險。還有日本同中國在經濟上走近的風險。從長遠看,這或許導致中日之間的某種政治接近,以及它們在世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中對共同利益的捍衛。”

美聯社報道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訪華前夕,10月24日在國會發表市政演說時許諾,將加強同中國的合作與友誼。日本領導人還說,日本和中國對地區和平與繁榮負有責任,他希望加強同中國在所有方向的接觸,包括在商業、體育和政治等方面。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