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9 2020年11月29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據彭博社和《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司法部近期可能要求中國國家媒體註冊為「外國代理人」。這裡指的是新華社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

已經受到貿易糾紛影響的中美關係中,似乎又要出現一個加劇緊張的因素。此前美國也對包括衛星通訊社在內的俄羅斯媒體才去過類似措施。

雖然暫時還沒有對新華社和CGTN提出此要求的官方消息,但是北京不可能不注意到這一令人擔憂的趨勢。西方媒體早就指責中國似乎企圖影響外國的政治形勢。但是與築起貿易壁壘一樣,現在美方也打算在信息領域竪起壁壘。週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北京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美雙方就這一問題有過溝通"。他同時強調,中國希望美國應"為媒體正常開展工作提供便利,而不應該設置障礙"。

《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於1938年9月美國擺脫"大蕭條"的困難時期通過。當時宣佈的目的是,抵制美國納粹及共產宣傳的影響。實際上該法成了50年代"獵巫"行動的基石之一--當時美國就共產威脅以及"紅色間諜結構"可能滲透到美國的變得歇斯底里。也就是說,無論如何,這是冷戰的產物和工具。總的來說,該法反映了美國國內政治的孤立主義趨勢。打著"美國優先"口號的特朗普上台後,又開始大量動用它,並非偶然。

要求兩家中國主流媒體註冊為"外國代理人"證明,中美矛盾的焦點開始逐漸轉向政治領域。不久前出現並被美國官方人物部分證實的有關美國準備就新疆形勢針對中國官員進行制裁的消息,也說明瞭這一點。

這些制裁措施與現在的中美經貿關係激化是否有關?為甚麼中國繼俄羅斯之後成了因政治原因受到制裁的對象?中國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汪曉風認為,這裡有一系列原因,美中競爭激化是其根源,不僅在貿易領域。

汪曉風說:"美國實施代理人法案,曾要求俄羅斯媒體註冊為外國代理人,現在又針對中國媒體,我認為主要推動力來自美國國會,並非行政當局,與當前貿易戰的關係可能不是很密切,但反映了美國對中國影響力增強的擔憂,這是軟實力的競爭。美國從自身政治安全考慮採取了這種舉措,但對中國媒體是否公平公正,還有待討論,這方面我還沒有仔細研究,但至少說明,美國對中國的焦慮、擔憂、疑慮在不斷擴大,從經貿、軍事、政治,到現在的宣傳、意識形態等領域,呈現出擴展趨勢。"

汪曉風在回答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為甚麼恰恰是俄中媒體在美國遇到這種阻力的問題時回答說:

"我認為,這反映了美國國內的長期政治趨勢,特朗普入主白宮後發佈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就把中國和俄羅斯列為競爭對手。他國媒體註冊為外國代理人後,各方面活動都會受到限制,需要披露各種信息。美國將矛頭對準俄羅斯和中國媒體,首先是從輿論考慮,先是說俄羅斯介入2016年美國大選,後來美國情報部門透露說,中國也有干預,作為美國民主根基的選舉受到了外部干擾。此外,從國會和政府考慮,中俄作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不僅體現在軍事層面,還構成政治層面的挑戰和威脅。所以,美國針對中俄媒體與美國對這兩個國家的定位有關,反映的是美國國內長期的變化和趨勢,不是美國聯邦政府的當務之急,主要推動力還是來自相關立法部門。"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台立場無關)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