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 2019年10月14日
美國公司在中國的艱難時期來臨?

美國公司在中國的艱難時期來臨?

© REUTERS / Aly Song
評論
縮短網址
中美貿易戰 (289)
0 72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宣佈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新關稅稅率將從9月24日起開始執行,但不排除在下一年到來前上調至25%的可能性。

在宣佈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時,特朗普強調,如果中國採取甚麼回應措施,那麼美國將可能對中國出口商品的全部剩餘部分(2680億美元)徵收關稅。從各方面情況來看,貿易戰是認真的,而且是持久的。中國立刻回應美方的行動,已經宣佈自9月24日起打算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中國商務部已經表示,將被迫採取同步反制措施,以保護本國合法權益和國際貿易自由。

這裡談到的是同步措施,而非對稱措施。中國無法在關稅方面與美國比賽:因為美國存在3750億美元的逆差。此前北京表示,可能採取高質量的影響措施,可能包括:首先,高額關稅,雖然被加徵的商品數量少;其次,可能對美國公司設置各種行政壁壘。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The 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代表們不久前援引中國不具名官員的話宣佈,在中美兩國經濟聯繫的局勢穩定前,中方可能推遲向美國公司發放許可證。這些中國官員們似乎承諾美國商界即將面臨困難,但從官方層面上來說,這種威脅沒有得到證實。但美國各個集團仍然對此擔憂不已。

問題在於,按照輝盛研究系統公司(FactSet Research Systems Inc.,)的數據,蘋果公司(Apple)去年世界銷量的19%都來自中國,因特爾公司(Intel)--24%,高通公司(Qualcomm)--65%,星巴克(Starbucks)去年營收的20%來自中國。中國當局目前非常謹慎地表明,各公司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有賴於中國。但中國政府藉口辦理程序不正確而在最後當口拒絕為臉書(Facebook)公司在華開設分公司發放許可;或者是叫停高通公司吞併恩智浦(NXP)公司的交易,對高通公司徵收高達20億美元的罰金。所以中國當局當然擁有對美國商界的行政影響槓桿。

服務業公司對中國當局的行動尤其敏感。美國去年向中國提供了價值580億美元的服務,中國為美國提供了價值180億美元的服務。美國因此盈餘400億美元。按照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美國服務盈餘的大部分數額來自於教育服務和旅遊服務。至於旅遊業,中國政府可能大大破壞美國的生活。類似先例曾經有過。在韓國決定允許美國在本國境內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後,中國媒體開始出現反韓運動,最後中國赴韓國遊客驟減60-70%。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陳鳳英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指出,最主要的是,貿易戰也會對在美國本土運營的美國公司和普通消費者構成打擊,因為美國加徵關稅將破壞整個全球供應鏈。

她說:"中美都會有影響。這輸往美國的2000億美元商品基本上到了勞動密集型產品,對美國難道沒有影響?首先是消費問題,因為價格會上漲。對中方肯定也有影響,而且不僅對中方,對整個世界都有影響,畢竟規模達到了2000億美元,涉及兩個大國。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各國投資方都會受到影響,所以影響比較大,和500億還是有所不同,當時的500億沒有超出心理預期,而2000億可能會突破極限,這是史無前例的,所以我認為,影響會很大,反響也會很大。"

確實,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相互依存度是如此之高, 以至於他們會因貿易戰而同步受傷。比如,特朗普在爭取懲罰中國的眾多工廠時,同樣也會打擊到本國的高科技公司。蘋果公司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耳機、充電器和蘋果手錶的生產費用上漲問題。雖然特朗普可以對此回應說,那就把生產廠遷回美國本土好了,但商界有反對的理由。按照因特爾公司的計算,哪怕是僅把公司下屬的一個包裝企業從中國遷出去,就要花費6.5--8.75億美元。

美中貿易戰可能引起世界危機
© REUTERS / Damir Sagolj/File Photo

中國在這場貿易戰中"還手"的同時,也在痛毆自己。要知道隨著制裁一輪一輪襲來,中國公司的市值在下降。然而使資本逃離中國的投資者們的不安卻在上升,結果是中國貨幣匯率下跌。但陳鳳英認為,無論如何,沒有一方想退一步,雙方都做好了長期對峙的準備。

她說:"美國在走鋼絲,肯定是希望我國屈服,而我們也希望他有個拐點。既然是談判,那就都需要做出妥協,不可能只有一方妥協,一方妥協就是投降。美國和中國兩個大國誰都不會投降,墨西哥、加拿大都不肯投降,更不要說中國了。美國想利用這種方式將中國壓降,這是不可能的。也有可能出現特殊情況,比如說美國經濟突然壞了。我認為,突發事件可能會成為拐點,或者說雙方真的不想打了,就會坐下來。都不想打的時候就會回歸理性,但就目前看暫時還不會。"

目前北京仍然留存有希望,希望局勢可以在今年11月的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後發生變化。中國央行前副行長周小川此前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中國將觀望11月中期選舉後的情況。不排除恢復談判的可能性。如果不談判,那麼貿易戰可能拖延數年"。中國阿里巴巴集團總裁馬雲在杭州2018度投資者日大會過程中表示,情況可能延續差不多20年。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計算,中美貿易戰在2020年前將把全球經濟增長率拉低0.5%,世界將為此埋單4300億美元。

題目:
中美貿易戰 (289)
關鍵詞
選舉, 貿易, 商品, 中國,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