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0 2018年08月14日
中國在貿易戰中是否需要弱勢人民幣?

中國在貿易戰中是否需要弱勢人民幣?

© REUTERS / Petar Kujundzic/File
評論
縮短網址
0 11

中國人民幣繼續下跌。中國貨幣的走弱抵消了美國加收關稅的負面影響。在此情況下,美元對人民幣升值卻相反,將使美國商品在中國市場上的競爭力越來越小。投資銀行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 & Co.)的分析師們認為,正是人民幣匯率下跌迫使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考慮進一步上調關稅稅率。但專家們指出,故意使人民幣貶值對北京並無益處。

8月3日早上,離岸人民幣匯率(在中國大陸境外交易的中國貨幣)跌至過去15個月來的最低點,達到1美元兌換6.8824元。至此,中國貨幣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大約一年下跌5%。當然,這不能稱之為崩盤。交易所經紀人預計,如果人民幣持續下跌,那麼在明年到來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可能將跌至1:7。至少在過去10年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未跌到如此地步。哪怕是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時,或者在2015年中國股市崩盤時,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高盛分析師指出,人民幣匯率正好是在美國聲明加徵進口關稅後開始下跌的。因此,如果華盛頓把人民幣下跌同美中貿易戰爆發聯繫在一起,是完全符合邏輯的。可能,特朗普政府決定,使人民幣貶值是北京對美國提高關稅稅率的回應措施。要知道弱勢人民幣將鞏固中國出口商的地位,使他們在國際市場上更富有競爭力。此外,由於美國商品在中國市場上的價格急劇上漲,將變得越來越沒有吸引力。

所以,高盛分析師推測,美國總統特朗普不久前考慮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而非此前在6月聲明的10%,正是這一決定導致人民幣迅速貶值。高盛分析師指出,雖然最終徵收最嚴厲的25%關稅是完全不一定的,但措辭嚴厲的本身即說明,對中國商品徵收至少10%的關稅肯定將付諸實施。

與此同時,高盛公司的分析師們不認為人民幣貶值是北京有意為之,而是把人民幣貶值現象解釋為客觀的經濟因素。首先,不僅是中國貨幣,其它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均對美元走低,而這與美元走強有關。許多投資者相信,今年春天美元匯率上行是短期現象。但美國經濟持續增長,今年二季度美國經濟增長率接近5%,打破預期。在經濟增長的背景下,美聯儲更積極上調利率,這當然導致美元變得昂貴。此外,美元是因美國公司在稅務改革框架下把利潤抽回國內而上漲的。美中貿易戰確實拉低了人民幣,但這不是因為中國當局的行為,而是由於投資者們的情緒。投資者們不無根據地認為中國經濟而非美國經濟(哪怕是因為貿易赤字)將在美中貿易戰中遭受重大損失。

高盛分析師們指出,只是從前中國當局更積極地以貨幣干預的方式來應對本幣匯率變化,而現在不再這麼做了。但動機仍然可以理解。從一方面來說,為何不去幫助處境維艱的本國出口商,更何況這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從另一方面來說,在不確定性條件下急於花費外匯儲備也非常冒險。誰能預料貿易衝突將持續多長時間,且何種限制性措施即將再度出台。因此目前圍繞人民幣所發生的一切只是純粹的市場現象。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鳳英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人民幣無論如何都不會長期持續下行,因為這對中國不利。

她認為,“中國並不希望人民幣持續走低。一方面,人民幣貶值的確會在一定程度上利好出口型產業。但是另一方面,也必然會對石油、鋼鐵等進口導向型企業造成影響。人民幣的匯率也不是中國政府能夠控制得了的。而且特朗普政府對華採取的關稅措施和人民幣匯率走勢也沒有關係。如果人民幣長期貶值,可能會對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有影響。但是人民幣並不會長期走低,這只是階段性的。況且美元也不一定會長期走高。我認為,這一點不必擔心,美元現在已經走到了一定階段了,特朗普政府還希望擴大出口,美元有甚麼理由會往上走呢?”

中國政府通過嚴厲限制資本外流和外匯干預的方法,長時間人為使人民幣保持穩定。但是,首先,這導致了去年中國的黃金外匯儲備在去年降至過去5年來的最低水平——3萬億美元。其次,中國過度調控貨幣妨礙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雖然人民幣被列入國際儲備貨幣籃子中,但由於諸多限制,人民幣仍像過去一樣,不能被稱為是一種可以自由流通的貨幣。可以理解,不放鬆外匯限制,人民幣的國際化就是不可能實現的。所以,中國當局可能只是決定放鬆對外匯匯率的監管。但在此情況下他們將不會允許人民幣大跌,免得妨礙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

而且在經濟增長放緩的條件下,弱勢人民幣完全不適合中國。考慮到中國對油氣等進口能源的依賴度日益上升,人民幣貶值將增加工業花費,而這意味著將更多妨礙經濟增長。目前只有一個謎底沒有解開——中國在貿易戰中將採用何種回應措施來應對美國。但大多分析師的看法一致,那就是無論在甚麼情況下,再對中國發動匯率戰對哪一方都毫無益處。

關鍵詞
人民幣,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