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2020年01月20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在「一帶一路」倡議和歐盟項目協作框架下尋找新的合作渠道、以及投資協議的命運問題,將成為中歐經貿高層對話的主要議題。按計劃,經貿高層對話將在下周初、也就是說在中國-歐盟七月峰會前舉行。中國商務部強調此次對話對發展與歐盟關係具有意義。中國歐盟商會也注意到,有必要盡快結束中歐全面投資協議的談判。

今年的中歐年度對話,中方將首次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銜。新加坡《海峽時報》也注意到這點。此次高層對話的另一個特點:會晤是在中歐均與自己的主要貿易夥伴-美國發生激烈貿易摩擦背景下舉行。俄羅斯科學院歐洲所副所長弗拉迪斯拉夫·別洛夫就中美貿易戰能否影響中歐關係闡述了自己的看法。

他說:“我覺得不會有甚麼影響,因為中歐關係是獨立的。他們有不少自己的問題,其中也包括科技方面的問題。也許,這些問題不及中美關係那樣迫切,但問題是存在的。因此,原則上說,中歐關係就是中歐關係,而中美關係就是中美關係。所以,歐盟與美國以及中國與美國關係走衰,未必就能影響到中歐關係。與此同時,不排除中歐之間的相互商品流有可能增加。”

顯然,中國要利用此對話平台,以期獲得歐盟對自己努力維護世界經濟全球化和對抗貿易保護主義方面的支持。但弗拉迪斯拉夫·別洛夫並不認為,在政治協作方面能夠出現甚麼重大推進。

他說:“對於歐盟來說,中國是複雜而獨特的夥伴。當然,中方試圖將歐盟為己所用,但他們之間確實沒甚麼相互性。而且,和美國目前的衝突局勢,很難讓夥伴們加快速度簽署投資協議。是的,談判還在進行,但暫時歐盟看到的是很多戰略風險。”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研究員劉典認為,此次對話,從針對棘手問題尋找解決共識角度看是重要的。

他說:“首先,當前全球經貿領域出現了貿易保護主義等逆全球化潮流,且這些潮流不僅僅是以思潮的形式存在,而是已經影響到了以美國政府為代表的政策領域。世界經濟近些年處於回暖和復蘇階段,但前景又充滿不確定性。全球化趨勢遭遇的逆風對於世界經濟的長遠發展而言並不樂觀。在此背景下,中國和歐盟作為全球主要經濟體,一直致力於捍衛WTO等國際多邊貿易機制,雙方有很多可開展合作的領域,此次中歐經貿高層對話也是雙方尋求合作機遇的一個嘗試。第二,中歐當前有很多合作領域,但是同時也有很多矛盾。例如,去年以來,德國多次指責中國與中東歐16國的“16+1”合作機制意在分裂歐洲,甚至將《中國製造2025》計劃視為德國‘工業4.0’的戰略競爭計劃。因此,中歐之間既有合作,也有競爭。中美之間的問題其實在中歐之間也有一定程度的體現。儘管如此,雙方仍然可以求同存異,在世界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情況下,抱團取暖,為各自的經濟尋求新的發展空間。第三,美國對於中國的戰略認知已經從過去的體系內附屬,轉變為戰略上的競爭對手。為應對來自美國各方面的戰略打擊性措施,中國需要同其他國家結成國際合作統一戰線,尋求更多的夥伴。習近平主席也多次在講話中提到,構建超越文明衝突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謀求共同發展,這也成為中國近些年的外交理念。此外,中國正在對外擴大開放,擴大對世界其他國家產品的進口。這也是中歐合作的絕佳機會。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中歐經貿高層對話對於中國來說的確意義重大。”

對話前一天,中國歐盟商會在北京發佈了年度報告。報告中寫道,中國目前依然是歐洲公司投資的主要方向。但與此同時,有可能失去這種吸引力。中國在高科技領域的野心可能受到制約,如果中方在“球場上不付出努力做出調整的話”。商會呼籲北京和布魯塞爾之間加快投資談判,這符合歐洲商界的長期利益。報告還強調,歐洲公司對成為“2025中國製造”的一部分感興趣。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歐盟,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