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9 2018年10月20日
斯里蘭卡批准中國開發漢班托塔港口區

斯里蘭卡批准中國開發漢班托塔港口區

© AFP 2018 / LAKRUWAN WANNIARACHCHI
評論
縮短網址
0 80

儘管反對派強烈反對,但斯里蘭卡政府還是支持中國在漢班托塔港建設貿易投資區。前一天,官方正式通知,批准內閣開發該區域規劃的建議。根據政府定制,新加坡淡馬錫控股(Temasek)旗下盛邦裕廊(Surbana Jurong)城市規劃咨詢公司為此計劃建言獻策。

建區計劃由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CHEC)編制。該公司為開發該區域做好了準備。早前,盛邦裕廊公司已為斯里蘭卡完成了兩項社會經濟發展總規劃。中國海灣工程公司根據政府建議,已認定盛邦裕廊為區域發展前兩階段的咨詢機構。階段之一是社會基礎設施,其中包括住宅和學校建設。

去年年初,斯里蘭卡政府將漢班托塔港管理權交給中方。當時,在港口區啓動了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有擔心認為,中國新投資只能加劇斯里蘭卡對中國的巨大欠債問題。據各方數據,欠債額大約是80到100億美元。警方不得不多次使用水槍和催淚瓦斯驅趕當地反對中國開發港口周邊土地的居民。據路透社前一天報道,為減少緊張度,政府縮減了中國港灣工程集團的控制區面積,數量從61平方公里到50平方公里。

該項目為何備受關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全球化與中國現代化問題研究所所長王志民對此作瞭解釋。

他說:"首先,從斯里蘭卡國內形勢來看,漢班托塔港的開發去年遭到了反對黨的強烈不滿,造成了反對黨和執政黨之間的矛盾。但是,這並不能說明漢班托塔港的建設與開發項目本身存在問題,因為反對黨往往對一些事持反對意見,僅出於反對現政府的政治意圖,意在給執政黨難堪,讓執政黨的支持率下降,從而使自己的支持率獲得提升。這是一個很難改變的矛盾基本面。而且有意思的是,起初提出對科倫坡港進行建設時,斯里蘭卡現在的執政黨就是當時的反對黨,對科倫坡港的建設持反對意見。但是,當這一反對黨執政後,又轉而支持科倫坡港口建設了。顯然,作為執政者要想發展國內經濟,吸引外資,中國的投資是不容忽視的重要方面。其次,從國際形勢來看,斯里蘭卡位於印度洋的重要節點位置,在中國提出的三條海上絲綢之路中,第一條是中國-印度洋-非洲-地中海藍色經濟通道,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就位於第一條藍色經濟通道,且該港口位於斯里蘭卡南端,印度洋中部,距離國際海運主航線約10海裡,無論從地緣政治,還是地緣經濟的角度來看,其位置都很重要。也正因為如此,中國在這裡投資港口建設,必然會引起其他將中國視為威脅的外部勢力擔心,繼而從中阻撓‘一帶一路'建設,這恐怕會有很多方面的勢力,不只是斯里蘭卡的鄰國,甚至還包括一些西方國家。"

這一舉措以及邀請新加坡專家參與合作,表明政府準備尋找相互接受和妥協的解決方案。該項目對斯里蘭卡經濟發展來說是重要的。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阿列克謝·庫普里揚諾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這樣指出。需要指出的是,除中國外,任何國家都無法對港區開發提供支持。專家提醒說,像斯里蘭卡一樣,巴基斯坦、馬拉西亞、尼泊爾和緬甸政治精英,在實施中國項目時,也非常擔心債務依賴的增長。

他說:"局勢相當的複雜。大多數政府根本沒有可選性,因為再沒有誰準備投入巨資,並像中國那樣索求如此之少。在投資市場,誰也無法和中國競爭。本地區幾乎所有國家都是這樣,其中包括印度。有關斯里蘭卡,前政府已欠中國巨額債務。為償付債務,要耗掉相當多的GDP。斯里蘭卡解決問題可選擇的唯一方案,是將港口租給中國。"

專家認為,印度應就此問題與中國尋找共同語言。也就是說,承認中國在斯里蘭卡、尼泊爾、緬甸和馬爾代夫的經濟利益。作為交換,中國承認其國防利益。目前,已出現中印走近跡象。如果中印能夠達成共識,那麼,小國家對中國債務過度依賴的擔心,將在很大程度上銷聲匿跡。

各國政府以不同方式解決中國投資對預算的債務壓力問題。比如馬拉西亞,馬哈蒂爾政府不放棄中國參與的項目,但準備對文件簽署的透明性進行重新審查。同時,還要對那些昂貴項目的可行性進行評估。尼泊爾政府同樣不拒絕中國參與的水電項目,但在考慮,是否有可能獨立解決資金問題。緬甸似乎也不想排除將港口租給中國以彌補債務漏洞的可能性。巴基斯坦則相反,準備從中國再貸款,投資瓜達爾港和中巴走廊有前景的經濟領域。

關鍵詞
中國, 斯里蘭卡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