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 2018年10月19日
俄羅斯大劇院歸來:芭蕾舞劇《海盜》和《巴黎的火焰》將在北京上映

俄羅斯大劇院歸來:芭蕾舞劇《海盜》和《巴黎的火焰》將在北京上演

© Sputnik / Irina Gavrikova
評論
縮短網址
0 60

俄羅斯大劇院院長馬哈爾·瓦茲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介紹了近20年時間里大劇院因何未去中國,並就上演的劇目細節做了分享。

衛星社:俄羅斯大劇院有20年時間未在中國演出。很多其它城市的觀眾來看演出,北京也是一票難求。大家都在急切地等待著你們!為甚麼會有這麼長時間的中斷呢?
馬哈爾·瓦茲耶夫:這麼長時間的中斷有很多因素。不要忘記,我們在莫斯科有兩個舞台。首先,我們在莫斯科工作。每個月有18-20個劇目,而且常常滿座。再有,我們巡演並沒希望的那麼多。20年時間,是非常長的期限。我們確實待的太久了。但我們還是以全新的力量歸來了。我們把巡演分開:在上海,我們從《沙皇未婚妻》芭蕾舞劇開始,而在北京的演出劇目是《海盜》和《巴黎的火焰》。我們將在中國實施強勢文化登陸。

《沙皇未婚妻》
© Sputnik / Valeriy Melnikov
《沙皇未婚妻》

衛星社:大劇院開幕後,10年間有不少俄羅斯演出團隊來到中國。通常是中國人喜愛的《天鵝湖》和《睡美人》劇目。觀眾們總是喜不勝收。與此同時,中國觀眾在最近10-15年時間里也出現了很大變化。需求增長了,觀眾們喜歡看到新的舞台劇目。您怎麼認為,中國觀眾對所見的理解增長了嗎?或者,觀眾還依然欣喜於俄羅斯劇目的宏大風格,比如難以複製的道具、服裝和舞台形象?
馬哈爾·瓦茲耶夫:其實,中國的芭蕾舞之根是很深的。我們可以回憶一下,在蘇聯時期,彼得·古謝夫從聖彼得堡來到中國,奠定了芭蕾舞的基礎。而今天的中國芭蕾舞,是相當有意思的。我們可以看到,在國際芭蕾舞比賽中,中國人幾乎總是位處前茅。他們有了非常大的飛躍。當然,對芭蕾舞的興趣也在增長,演出內容在不斷擴展。出現了很多新的劇目。而觀眾具體的關注點首先是人:演員、藝術指導、指揮和歌唱家。

《海盜》
© Sputnik / Vladimir Fedorenko
《海盜》


衛星社:在上海,觀眾對《沙皇未婚妻》有著怎樣的看法?

馬哈爾·瓦茲耶夫:他們對我們非常的好。《沙皇未婚妻》是相當不錯的俄羅斯劇目,是我們巨大的財富。選擇劇目的主要思想在於創作成分。也就是說,是否能夠反映我們大劇院這個品牌。同時,劇目是否有現代性。
衛星社:馬里烏斯•佩蒂帕有關海盜和美女的芭蕾舞,帶來的是皇家規模盛宴。您想徹底征服中國觀眾之心嗎?
馬哈爾·瓦茲耶夫:確實,規模相當宏大,我也這樣認為。《海盜》是阿列克謝·拉特曼斯基和尤里·布爾拉克的佳作。這種規模,需要大投入。我們帶來的是龐大的集體。演出總是讓人炫目。

《沙皇未婚妻》
© Sputnik / Alexey Kudenko
《沙皇未婚妻》


衛星社:《巴黎的火焰》這部人民革命劇本,總體來說比較貼近中國人。您覺得它是一部關於革命還是更關於愛情的芭蕾舞呢?
馬哈爾·瓦茲耶夫: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有賴於愛。革命也是這樣的,有賴於愛。當然,這是一部關於愛的劇目。我們應該明白,芭蕾舞藝術,是形象、情感、感知和運動的藝術。這是某種程式化的東西。我們不追求具體。我們不是電影藝術,裡面存在大的規劃。簡單說,是高喊與歌唱。而我們是用情感和運動來表達,這是偉人的歸宿。
衛星社:大劇院在中國有著怎樣的計劃?您想在亞洲其它國家巡演嗎?

馬哈爾·瓦茲耶夫:中國巡演後,我們馬上去首爾,演出尤里·格里戈羅維奇版的三部《天鵝湖》劇。有關明年,暫時我還不能說是否以這樣的規模演出話劇和芭蕾舞。但顯而易見,我們將制定下一步的巡演計劃。

俄羅斯大劇院歌劇演出團隊週一在上海成功首演。《沙皇未婚妻》演出後,大劇院將在北京繼續巡演,芭蕾舞團隊將登台亮相。劇目將從5月18日到25日在中國國家大劇院與觀眾們見面。

關鍵詞
文化, 俄羅斯,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