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4 2018年07月20日
誰將是一帶一路的主要投資者?

誰將是"一帶一路"的主要投資者?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File
評論
縮短網址
0 132

中國進出口銀行原行長警告"一帶一路"倡議可能遇到投資風險。中國《財新》雜誌援引李若谷的話報道稱,沿線很多國家評級不高,BB級以上的國家很少。李若谷指出,實施"一帶一路"倡議需要巨額資金。誰將是"一帶一路"主要投資者呢?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實質上是基於互惠互利促進經貿合作的理念。它本身與諸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獨聯體自貿區"、甚至"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等傳統貿易聯盟不同。"一帶一路"倡議的參與國,就其它們的地理特徵、發展水平以及經濟結構而言,沒有共同點--其中包括歐洲、中亞、東亞、非洲、甚至大洋州國家。

為了能讓這些國家的經貿合作在同義模式下進行,需要具有可比性的基本基礎設施:港口、中轉站、物流中心等等。正因為如此,正是那些發展中國家尤其熱衷"一帶一路"倡議,因為它們看到了建設本國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基礎設施的希望。

問題還在於,這些國家債務較高,它們缺少自己的資金。李若谷指出,沿線國家的平均負債率和債務率已分別高達35%和126%,超過20%和100%的國際安全線。因此他認為,向這些國家投入巨資,風險很大。

問題就在於誰會投資?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不久前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指出,資助"一帶一路"大部分項目的,主要是亞投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和絲路基金。然而,王一鳴同時承認,"一帶一路"每年需要的近5000億美元,仍有缺口。

吸引私人資本或許能擺脫現狀。然而正如進出口銀行原行長李若谷指出的那樣,這些國家市場准入的法律的不統一性、不透明性、匯率政策以及嚴格的稅收制度,會嚇跑私人投資者。

況且私人資本本來就一直對投資基礎設施建設不感興趣。這是一種長期投資,很難計算它的回報率。因此,正如中國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賈晉京指出的那樣,對私人資本有多大吸引力,屬於每個參與國的內部問題。

賈晉京說:"我們需要正確看待李若谷的觀點。他所提出的觀點是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國內的經濟形勢,關鍵點在於國內,而‘一帶一路'從本質上講,是國際發展合作的倡議。而且‘一帶一路'雖然是中國發起的,但並不代表倡議之下所有的合作一定跟中國有關係,有些合作是除中國之外的國家在開展合作。再次,很多國家缺少項目資金,經濟狀況不是很樂觀,債務負擔比較重,這些問題在‘一帶一路'提出前就是客觀存在的,但這並不影響‘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而且這一倡議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逐步面對和解決這些問題。"

然而並非所有國家都持這種觀點。其中,美國就擔心中國利用包括世行在內的國際金融組織資源資助自己的"一帶一路"倡議。不久前美國財長姆努欽同世行行長金墉就討論過改變世行貸款政策的問題。例如,美國許諾努力讓世行股東國增資130億美元。但世行同時應當減少對華貸款,而應更多地向更貧窮的國家發放貸款。用具專業術語就是,中國獲得世行貸款利率將增加。這也就意味著,把這些資金用於資助"一帶一路"將更困難。

另一方面,美國總統特朗普無意中為"一帶一路"做了廣告。最初美國退出"跨太平夥伴關係協定",接著又開始同中國打貿易"口水戰",隨後就是加徵關稅。所有這些都讓其他國家對美國作為穩定和可靠貿易夥伴開始表示懷疑。因此即使老盟友,例如,日本,也不得不轉向中國倡議。在此背景下,中日兩國外長王毅與河野太郎會晤似乎正合時宜。河野太郎表示,日本願意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同中國合作。此前有日本媒體報道稱,日本正在考慮吸引中國參與自己在非洲建設公路網項目的可能性,首先指的是喀麥隆-剛果共和國運輸走廊的建設。這只能有利於中國。中國將來也非常願意吸引經濟發達國家參與到"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合作中來,這將更有利於讓大家共同承擔"一帶一路"風險。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