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2 2018年07月22日
西方顧問為杜特爾特當選總統起到了怎樣的作用?

西方顧問為杜特爾特當選總統起到了怎樣的作用?

© AFP 2018 / Linus ESCANDOR II / POOL
評論
縮短網址
0 11

SCL咨詢公司(Strategic Communication Laboratories)是參與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爾特競選活動的劍橋分析公司子公司。香港《南華早報》在親自調查後得出這樣的結論。衛星通訊社就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在亞洲所起作用的文章向國內外專家進行了咨詢。

政治技術還是領導魅力?

香港報紙有關菲律賓總統選舉所得出的結論非常有意思也非常有現實意義。

要知道,"劍橋分析"恰恰處於美國轟動性大選醜聞的中心。東方學專家、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副院長安德烈·卡爾涅耶夫這樣認為。從報紙所列舉的資料可以看出,SCL在菲律賓2016年大選期間確實參與了杜特爾特團隊工作。當時,達沃市市長以39.01%的票數戰勝其他4位候選人成為國家元首。杜特爾特與第二位候選人-自由黨代表馬科斯·羅哈斯之間的票數差大約是15.5%。在競爭激烈情況下,很自然地,政治技術就起了更多的作用:在關鍵時刻,巧妙選擇演講腔調及向公民闡述現實的社會經濟和政治議題可直接作用於選民。儘管杜特爾特似乎主要寄望於自己的號召力,但他完全可以在政治炒作方面尋求專家們的幫助。安德烈·卡爾涅耶夫這樣指出。

某位政治家的形象

現在,有關菲律賓2016總統大選的內容已從SCL網站上刪除。但在搜索系統中,有關咨詢師幫助塑造某位政治家肖像的痕跡依然可見。目的在於,讓政治家看起來"強有力和富有決斷性,接近選民們的真實價值觀"。在此,很容易猜出,這裡所指的是杜特爾特。

此後,我們讀到,利用打擊犯罪問題來對政治形象作品牌再造。所以,給人留下的疑慮就更少了。

這是杜特爾特在選前演講過程中廣泛利用的主要選題。安德烈·卡爾涅耶夫強調說。其中包括,給選民發手機短信。投票前,有關杜特爾特富有決斷性的內容在推特諸多賬號上也在成倍增長。

 "劍橋分析"掌握"秘密武器"?

不久前,"劍橋分析"公司因其在特朗普2016美國總統大選獲勝中可能扮演的角色而處於媒體關注的中心。臉書官方在己方社交網站已凍結了"劍橋分析"的工作,原因是其蒐集用戶個人資料。但世界媒體一直還在做這方面的報道。不管怎樣,還是有人認為,類似俄羅斯黑客那樣的咨詢師,很難為特朗普選戰提供明顯的優勢。在北京工作的評論員麥克·馬克格雷格爾(Tom McGregor)就有關"劍橋分析"無所不能、其中包括菲律賓大選所得結論問題接受了衛星通訊社的採訪。


他說:"杜特爾特注定要獲得勝利。當然,為了選前攻勢,雇傭一些可幫助取得勝利的人。顯然,這家公司受雇是為了與媒體做工作提供幫助。也許,他們對媒體起了些許作用。但這些受雇機構僅是工作武器,而非工具。‘劍橋分析'試圖把自己打扮成或者想讓大家感覺,他們是政治工具,因為他們要給自己賺錢。他們想在大家面前看起來是天才,有能力影響選舉,但所有這些僅是一種生意。事實上,他們也許僅是在社交網站上為某位雇主候選人增加了點擊量。這就是全部。這些人並不是大選戰略家,他們僅是工作的執行者。"

 "這些人在社交網絡工作。如果您像依靠自己戰略那樣依賴他們,您將慘敗。如果您僅是寄希望這些人提供的模式,那麼政治候選人看起來將使愚蠢的。是的,他們在玩政治,能給您的選票提振一下,但這永遠不會是候選人獲勝的現實原因。候選人能贏,因為選民支持他,而不是因為一些愚蠢的媒體公司做了甚麼。他們所做的,僅是想通過這些業務多賺錢,因此,他們想看起來更強大,但實際並非如此"

 "‘劍橋分析',這太可笑了。他們沒起甚麼大的作用。他們‘木秀於林',是為了將來賺更多的勞務費。"


我們不知道,他們還將在哪裡開展業務。也許在歐洲,也許在亞洲。值得一提的是,在SCL的各國業務清單中,菲律賓依然是在列的。只是,在官方網站上,該公司此前和現在的詳細項目情況已經找不到了。這是不是意味著,這些訂單過於敏感,或者來自高級政治家?再有,時任SCL負責人亞歷山大·尼克斯在大選前一年出訪馬尼拉是不是偶然?有關這家公司在亞洲活動的新資料表明,在適當時候,那些隱藏政治公關活動真正組織者的、可操縱民意的互聯網和社交網能起到怎樣的作用。我們覺得,給這段歷史下結論還為時過早。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台立場無關)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