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2 2018年10月17日
澳大利亞學者反對獵巫

澳大利亞學者反對"獵巫"

© REUTERS / AAP/Lukas Coch
評論
縮短網址
0 50

三十多位澳大利亞學者,包括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和前外交家寫信敦促特恩布爾政府給國內反華運動降溫。他們還要求推遲通過"外國影響透明度計劃法案"。而澳政府認為,該法首先是為消除中國對澳洲政治和經濟生活不斷增長的干預所必需。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副院長安德烈·卡爾涅耶夫為衛星通訊社撰文就此予以評述。

正如信的作者們指出的那樣,特恩布爾政府力挺的新法,已經導致給澳大利亞許多華人濫用各種標籤。他們說,繼續同外國影響力作鬥爭只能導致對澳大利亞社會知識自由的限制,破壞民主價值觀。除此之外,急於決定同中國影響力作鬥爭,已經對中澳政治對話產生負面影響。

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中國近來明顯降低了同澳大利亞關係的水平,無限期推遲澳大利亞政界高官訪華的籌備工作。一些澳大利亞報紙推測,特恩布爾強硬立場的後果或是,北京推遲自貿區談判,或者暗示中國公民去澳前要三思,進而影響旅遊業。

事件完全有可能朝這一方向發展。中國通常恰好是這樣作出反應--如果遇到個別國家不友好的行為,將動用一切可能的經濟和政治槓桿。中國政府正是這樣看待澳大利亞政府專家擬定的關於中國影響力不斷增長的報告。報告指責中國企圖在澳大利亞由當地政治人物和企業家秘密建立影響力網,以便讓政府機構通過有利於北京的決定。

許多華人湧入澳大利亞,其中一些人很快獲得澳大利亞護照,成了討論不斷增長的中國經濟影響力的焦點。幾年前澳大利亞通過了一系列限制外國投資房地產的措施。這主要就是針對中國富人在澳大量購買房地產,因為導致房價飆升。現在澳大利亞經則著手從法律上限制"政治投資",即禁止外國人資助政黨,而實際上也是限制任何外國資助的人文活動。

悉尼唐人街
© AFP 2018 / WILLIAM WEST
悉尼唐人街

最近數月新西蘭、美國以及歐盟國家都對中國進行過這種指責。像以往一樣,政治人物在這裡決定基調,而中國問題專家們的意見 ,則很少有人感興趣。信的作者們也對此抱怨。悉尼大學歷史學院的高級講師布羅菲說,許多澳大利亞中國問題專家不同意中國進行大規模秘密戰爭這種說法,而且認為,這些言論是危險的,因為可致社會分裂。

有趣的是,信的作者中,不僅有中國的朋友,也有批評中國內外政策的人。然而許多學者對席捲澳大利亞的"獵巫"行動感到震驚。難怪一些學界精英呼籲保持克制,並進行廣泛的社會討論,而不要企圖限制同中國的接觸。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台立場無關)

關鍵詞
澳大利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