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1 2018年05月21日
直播 :
    中國欲改變原油市場遊戲規則

    中國欲改變原油市場遊戲規則

    © AFP 2018 /
    評論
    縮短網址
    0 140

    人民幣原油期貨將在3月26日上市,外國投資者將能首次進入中國原料市場。如果外國投資者接受新的原油期貨,把它作為對Brent和WTI的補充歸入世界原油市場主要標桿,那麼石油人民幣將能在全球貿易和經濟中對石油美元構成嚴重威脅。然而懷疑者們認為,只要人民幣匯率受中國政府調控,這就不會發生。

    中國政府早就透露過啓動人民幣原油期貨的計劃。然而2015年中國股市暴跌影響了該計劃的實施。投資者們當時對中國市場的穩定性表示懷疑。因此當時引入新的交易產品顯然不合時宜。2017年5月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上海衍生品市場論壇上表示,目前證監會正加快推動原油期貨上市工作。稍後上海期貨交易所理事長姜岩也透露,原油期貨上市準備工作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終於,週五中國證監會網站出現了一個短的通知,“經過周密準備,原油期貨上市的各項工作已經基本完成。綜合考慮各方因素,原油期貨將於2018年3月26日,在上海期貨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掛牌交易”。

    中國創建本國原油期貨的努力是完全有道理的。2017年中國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原油進口國。2018年1月中國原油進口觸及紀錄新高至957萬桶/日,較去年同期增長20%。這種猛增主要歸功於獨立煉油廠原油購買量的增加。如果有了自己的可控制的原油期貨,那麼對市場的這些參與者非常有利。可見,獨立煉油廠將能計劃購買規模,更有效地控制風險,減少交易費用。

    除此之外,無論是對生產商還是對交易者來說,原油期貨也是定價、對衝和風險防禦的重要工具。中國政府不止一次抱怨現貨市場的不確定性及其價格的大幅波動。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認為,隨著本國期貨貿易的推出,將出現控制價格的可能性。


    卞永祖說:“中國目前雖然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但是在原油價格上卻一直沒有影響力,鑒於此,中國成立原油期貨交易所是順理成章的,有助於提升中國對原油定價的話語權。其次,從雇傭方角度來看,世界上主要的原油出口國沙特、伊朗、俄羅斯等對此的需求是很大的。因為美元的匯率目前很不穩定,一直在貶值,上述國家需要更多的選擇來保障他們的原油利益。”


    不過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在人民幣“學會”自由浮動之前,人民幣原油期貨不會贏得國際投資者們的信任。因此,即使國際交易者同意用人民幣進行交易和結算,它們將繼續以美元計算全球油價,懷疑者們推測。中國專家卞永祖承認,人民幣期貨的主要問題是貨幣問題,因為中國繼續控制貨幣匯率,大量限制資本外流。


    卞永祖接著說:“中國原油期貨最大的障礙可能就是資金方面,因為中國對外匯是有管制,包括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也已經出台了相關的規定,尤其是對於人民幣的出入。中國的金融開放速度已經越來越快,範圍越來越廣,包括對外投資和金融開發的力度都比較大,因此,在資金保障制度方面還需要出台更多的規定加以完善,保障交割和資金安全。不過上海黃金交易所已經運行多年,積累了比較多的經驗,所以從這方面來看的話,我個人認為沒有太大的問題”。


    這位中國專家深信:風險可降至最低,並很容易被克服;大多數原油出口都能從中獲利。他解釋說,“因為以人民幣計價的上海原油期貨交易所成立後,就意味著原油出口國有了更多的選擇。我們能夠看到,人民幣國際化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人民幣的匯率也較為穩定。

    上海原油期貨交易所的設立其實貼合了很多國家的需求,尤其是對東亞的原油需求國。因為世界上主要的原油進口大國都位於東亞,例如中國、日本和韓國,在上海開原油期貨交易所,對日本和韓國而由於地理位置較近的優勢,方便交割。另一方面,實際上原油市場中競爭關係的形成會有助於原油定價更加完善,而且上海期貨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與紐約商品交易所和倫敦國際石油交易所分屬不同的時區,這對投資者而言是有好處的,因為這樣的話就可以形成24小時連續不間斷交易機制,這對原油出口國而言也是有利的”。

    最後,如果用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那麼原油銷售所得將又回到中國經濟。這是因為,原油出口國經濟的發達程度還不足以讓自己有效地“消化”如此大量的流動資金。美國的經驗表明,“石油美元”存放在美國銀行或被用來購買美國公司的證券,因為在良好的投資環境中,從這些投資中可獲得比本國更多的回報。然而以人民幣計價的貿易在中國會出現國際收支平衡赤字。因為除了中國還有其他原油買家,他們應當要以某種方式儲蓄人民幣,以便能用人民幣支付。簡單點說,中國購買原油市場其他玩家的商品,應比向他們出售的更多。此前中國一直是個全球淨出口國。中國將如何適應新的角色——這還是個問題。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