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 2020年02月23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中國財政當局採取了積極防範化解國家金融系統風險的方針。但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表示,「黑天鵝」可能損害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些「黑天鵝」可能是甚麼?某些無法預料的事件或者潛藏的風險?或者,監管機構知道黑天鵝,它們就是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並暗中破壞縱深改革的金融集團。

中國僵屍企業蠶食1.2%的GDP
© REUTERS / Aly Song/File
郭樹清早在去年年初上任起就開始整頓金融領域秩序 。當時就很明白:除了重工業生產過剩和房地產市場泡沫的傳統風險之外,中國經濟在金融領域遭到混亂的嚴重威脅。所謂的"影子銀行"已經積聚了64.7萬億元,差不多佔中國銀行系統所有資產的30%。

起初,影子銀行是人民對傳統銀行業沒有靈活性的回應。對儲戶來說,把錢存在中國各個銀行中從來都不是有利可圖的,因為1.8%至2%的年息差不多僅僅能夠抵消通貨膨脹率。而對於私人借貸者,去銀行請求貸款通常來說也沒有甚麼前景:中國的各個銀行喜歡把資金出借給國家集團,因為國家集團有政府背書,而小微企業以及基本上沒有甚麼貸款歷史的居民難以獲得銀行貸款。
結果就出現了私有公司:信託公司、貸款合作社、當鋪。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們不是銀行,但他們積極從事對居民和小微企業貸款事宜。因為這類公司擁有比銀行存款利息更高的利率,有不少人希望把閒余資金存入這類金融機構。

國家無論如何都無法阻礙這個進程,因為實際上市場本身已經解決了居民無法獲得貸款的問題,從而讓大規模的銀行資源用於實施國家項目。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國家無論如何都無法阻礙這個進程,因為實際上市場本身已經解決了居民無法獲得貸款的問題,從而讓大規模的銀行資源用於實施國家項目。

國家無論如何都無法阻礙這個進程,因為實際上市場本身已經解決了居民無法獲得貸款的問題,從而讓大規模的銀行資源用於實施國家項目。但包括國家銀行在內的各個銀行很快明白,影子銀行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於是各個銀行業開始加入這個進程。

例如,政府為向開放商放貸制訂了如此嚴格的規則, 以至於銀行無法貸款給開發商。為了繞過這些限制,銀行想出了各種產品,即所謂的"理財產品"。銀行以高於存款利息的利率水平接受儲戶資金,然後存入信託。相應,信託把資金出借給開發商。風險在於,第一,理財產品是短期信貸產品,而房屋建築是長期項目。因此在新儲戶流中斷的情況下,流動性風險出現的危險性將會很高。第二,對銀行來說,這是帳外業務,這意味著,對存貸款比例的要求以及對自有資本的要求都不適用於這類業務。第三,居民通常相信,把資金存入這類理財產品是安全的,就像存款一樣。各個銀行並不警告公民,這類投資的風險很高,不存在任何返還資金的保障。無疑,這可能成為金融不穩定或社會動蕩的根源,因此中國政府如此積極整頓這個領域的秩序。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鳳英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有關研究中國經濟的報告中曾經提到,中國的經濟發展超出預期,經濟增長較為樂觀。所謂的‘黒天鵝'、‘灰犀牛'都是一種形容,說明我們的金融的確存在問題。首先,企業貸款問題很嚴重。這不是今年或去年形成的,而是過去幾年中逐漸形成的。企業有擴展的需要,但是存在貸款過快的問題,同時還有一部分是僵屍企業。處理僵屍企業的過程中就要面臨債務和人員的安排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會產生銀行壞賬等系統性風險。其次,地方債務問題也是亟待解決的重要方面。再次,房地產問題。經過20多年的發展,房地產價格上漲確實帶動了一些地區的經濟和地方財政,在居民財富支配中,房地產是最有保障、最有可能升值的。但是今天,房地產也面臨去槓桿、去庫存。房地產的泡沫肯定要通過各種多層次的長效機制解決,那麼在這一過程中,所謂的‘黒天鵝'和‘灰犀牛'都會出來。這三方面的系統問題是最主要的,從這些系統性問題中可以看到具體的問題。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金融創新中的不當現象。因為 無論以甚麼方式創造財富,都必須要有實體經濟作為支撐和依託。 但是現在中國金融創新的背後支撐不夠, 責任不強, 甚至還有坑蒙拐騙的現象。其後果就是引起一系列程序性問題以及某些機構出現問題, 但不會是全局性的問題。因為畢竟中國的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都在監管金融亂象。"

例如,中國銀監會早在去年就要求各個銀行把理財產品納入平衡表。今年年初,銀監會對銀行擔保借款發佈新的《商業銀行委託貸款管理辦法》。當一個公司向另一個公司提供貸款時,這是一種通用做法。銀行在這項業務中只應該充當中間人。但中國特色在於,各個銀行通常為了高額傭金,自己決定投資哪些公司,但銀行卻不承擔任何風險。順便說一下,這個領域達到了13萬億元。現在銀監會試圖整頓這個領域的秩序,禁止各個銀行開展類似業務。銀監會強調,各個銀行應該只充當中間人,所有風險和投資決定應該由債權人承擔。

起初,影子銀行是人民對傳統銀行業沒有靈活性的回應。對儲戶來說,把錢存在中國各個銀行中從來都不是有利可圖的,因為1.8%至2%的年息差不多僅僅能夠抵消通貨膨脹率。而對於私人借貸者,去銀行請求貸款通常來說也沒有甚麼前景:中國的各個銀行喜歡把資金出借給國家集團,因為國家集團有政府背書,而小微企業以及基本上沒有甚麼貸款歷史的居民難以獲得銀行貸款。
© REUTERS / Thomas White/Illustration
起初,影子銀行是人民對傳統銀行業沒有靈活性的回應。對儲戶來說,把錢存在中國各個銀行中從來都不是有利可圖的,因為1.8%至2%的年息差不多僅僅能夠抵消通貨膨脹率。而對於私人借貸者,去銀行請求貸款通常來說也沒有甚麼前景:中國的各個銀行喜歡把資金出借給國家集團,因為國家集團有政府背書,而小微企業以及基本上沒有甚麼貸款歷史的居民難以獲得銀行貸款。

中國銀監會的新措施大大限制了利用借債資金購買的有價證券交易。 當局和傳統風險作鬥爭,如房地產市場過熱。不久前中國宣佈,今後拿地建房的不僅僅只有房地產開發商,農村地區的土地不一定是國有財產,但可以在上面建房。陳鳳英說,這個措施有助於為農村居民創造額外收入來源,且使房地產市場更為平衡。

她說:"國土資源部正在研究的這項解決房地產問題的辦法是供給側改革的一方面。‘房子要用來住,而不是用來炒',這是我們最大的要求和目標。但是房地產的供不應求在大城市仍然存在,尤其是在一線城市,人們的需求旺盛,土地不多,現在甚至有些二線城市也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南京、杭州、武漢等地的房價也在上漲。我國正在探索宅基地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三權分置",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適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權。這一改革的方向實際上公住房,而不是我們所說的商品房。也就是說,今後國內的房屋租賃市場供應會比較多。當然,也有一部分也會給房地產商,讓他們進行二次開發,結果就是市場供應會有所改善。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推動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其中多渠道供應是比較關鍵的,過去出台的一些行政命令都是針對需求方的,比如在投資方面進行限制,但是現在開始從供給側改革方面入手解決問題。房地產市場問題還是要以疏通為主,而不能一味擠壓。這是一個長期的問題,而不是短期的問題,不能操之過急。我們既要承認房地產在經濟中的地位,也要讓他有一個健康的發展。無論是去庫存,還是去槓桿都會是一個比較長的階段。"

確實,金融領域的改革與社會和法律領域的改革緊密相連。因此,需要逐步漸進推行。郭樹清在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抱怨說,"有的股東甚至把銀行當作自己的提款機,肆意進行不正當關聯交易和利益輸送。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系安全的嚴重障礙。" 無人知曉,這是否就是郭樹清所說 "黑天鵝"。但他警告說,法律在新的一年對任何類似做法都毫不留情。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說:

““黑天鵝”事件通常是指小概率、難以預測的事件,一般都是突然襲擊。那麼談到風險到底來自何處這個問題,首先,金融風險無非是兩個方面,即內部風險和外部風險。從內部風險來看,地方債務方面不會出現“黑天鵝”事件,房地產的問題我們也一直在監管,近期也在研究新的土地改革辦法,同時還在加強對影子銀行業務的監管,因此上述領域也不太可能出現“黑天鵝”事件。其次,我認為“黑天鵝”最有可能來自國外,而且主要來自美國。美國今年要加息、縮表、減稅,這必將導致全球資本回流美國。美國的資本市場每月都在不斷攀升,美國已經處於債務的堰塞湖危牆之下。儘管特朗普可能會為了連任總統,推動股市上漲,但是到底能否推動股市上漲,會不會出現“黑天鵝”事件,這些都值得懷疑。”

至於影子銀行和房地產市場過熱都所引起的風險劉英稱:

”影子銀行方面的問題還是比較嚴重的,影子銀行業務是資金脫實向虛的罪魁禍首,各種金融產品層層嵌套。資金本應流向和服務於實體經濟,但實際上有一些資金是在空轉的,對於這種空轉現象我們正在予以嚴厲打擊。對於監管套利問題,我們現在目前也在嚴加監管,主要是引導銀行如何化解的風險,監督一些機構走上正規經營道路,同時也會借鑒國外的經驗。。。房地產金融方面,要讓金融和房地產之間進行良性循環。現在一些三四線城市房地產也在去庫存,這些城市也存在房地產泡沫的問題,因此,我國已經在嚴格監督一些城市進行去庫存,在一些房地產供給不足的地方,會通過土地的釋放,例如農村宅基地的改革等根本性的改革來解決問題。儘管我們目前存在一些問題,但是我們也不用太擔心會出現“黑天鵝”事件,因為我們的改革是在從根本上穩步向前推進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人民幣,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