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 2020年01月23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2018 年年底前文萊將完成有中資參與的大型合作項目的實施,中國恆逸集團同文萊夥伴聯合成立的Hengyi Industries Sdn Bhd合資企業的消息人士透露。

中國公司將在大摩拉島建立石化廠。目前這個投資總規模已超過150億美元的項目,正處於全面建設階段。其產品,包括二甲苯、苯和其他化學品將出口中國。同時生產出的汽油、柴油燃料以及經加工後可帶來高附加值的副產品,將用來解決文萊石油產品自給自足的問題。

文萊預算的90%來自石油和天然氣出口。油價下跌迫使文萊蘇丹國去尋找新的市場,實現本國經濟多樣化。中國也就成了它的合作夥伴。它是文萊能源的重要消費者。同時也在積極開展銀行、造船、電信、生物技術等部門的雙邊合作。2014年提出了文萊-廣西壯族自治區經濟走廊項目,旨在融合文萊與中國南部的經濟。

2017年年末中國宣佈設立500億元人民幣(76億美元)的基金,用於投資廣西壯族自治區和東盟國家"新思路"框架下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項目。有望該基金將幫助加大中國與東盟內部首批支持中國倡議的國家之一--文萊的合作力度。

文萊與中國在南海存在領土糾紛。它宣稱對南沙群島中的路易莎礁擁有主權。但這個問題並沒有影響雙邊關係發展。而且,文萊還在很大程度上成了菲律賓在解決領土問題方面的榜樣--為了同中國開展符合本國利益的經濟合作可以擱置領土糾紛。

2017年菲律賓回避了同中國在南海的衝突,轉而同中國開展投資與經貿合作。結果整體上穩定了該地區的局勢,而領土問題也變得較少影響中國同東盟關係的快速發展。此外北京與馬尼拉簽署了大約20個協議,總價值多達數百億美元。

在這個敏感領域加強互信,在很大程度上為中國與東盟舉行海上聯合搜救演習創造了條件。在演習中中國、泰國、菲律賓、柬埔寨、緬甸、老撾和文萊派出了20艘船隻和3架直升機。中國《環球時報》指出,史上最大規模的聯合搜救演練標誌著南海緊張的緩和。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專家德米特里·莫夏科夫認為,東盟成立50週年在馬尼拉舉行峰會前夕,進行此次搜救演練,並非偶然。它成了中國同美國爭奪對亞洲影響力的強有力的預防性步驟。德米特里·莫夏科夫說:


"中國現在非常清楚,美國人會千方百計把東南亞國家或該地區的個別國家變成自己的盟友。而中國正採取預防性措施。它表明已經做好了擴大同東盟合作領域、解決重要問題的準備。當南海緊張緩和時,各方開始尋找妥協。中國和東盟已經草簽《南海行為規則》。中國做出了一定的讓步,以便讓文件進入批准階段。其中,中國允許菲律賓漁船進入黃岩島地區。聯合海上演練表明,中國準備在這一政策框架下擴大與東南亞國家合作領域。"

2018年有望舉行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首次海上聯合軍演。日本時報網站(Japan Times Online)稱這次演習是"顯然表明中國和東盟國家之間因南海糾紛出現的緊張緩和的徵兆。"

該網站還稱,北京在與東盟討論有關在南海人工島上建造基礎設施時重點強調,在那裡建造的海上後勤保障部門,可以為鄰國船提供服務。

2018年新加坡將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新加坡總理去年9月對中國的訪問,明確了中國與東盟關係的"路線圖"。對中國來說,重要的是李顯龍能在19大召開前到訪中國。這為給新加坡發出重要政治信號、明確新加坡在中國外交中優先方向提供了可能。對中國來說,另一點也很重要,這就是:新加坡總理能在東盟峰會召開前以及東盟國家領導人同對話夥伴國10月末-11月初在馬尼拉會晤之前訪問中國。考慮到美國總統到訪馬尼拉,人們預料在那裡會有一場中美立場的尖銳交鋒。交鋒的確發生了,但中國巧妙地利用北京平台實施了先發制人的打擊。觀察家們認為,中國在馬尼拉成功打敗美國。

李顯龍9月還在北京時就已表明的新加坡的立場也起了助推作用。他感謝中方對東盟發展的支持,樂見東盟與中國關係不斷發展。東盟-中國關係全面而重要,新方願為推動東盟-中國戰略夥伴關係發展發揮建設性作用,李顯龍指出。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東盟研究中心主任維克多·蘇姆斯基稱新加坡總理的這番表態是"新加坡作為2018年東盟輪值主席國而宣佈的綱領"。他說:


"如果能做出此番表態,那麼可以說,這也會以某種方式在新加坡作為未來主席國的活動中得到體現。我還想指出,新加坡是個對國際形勢任何改變的反應都絕對敏感的國家。如果做出此番表態,採取這些步驟,就像此次訪問,那麼這種聲音顯然表明:按照新加坡人的估計,中國的地位將繼續上升,無論是在地區規模還是在全球水平,在制定全球性解決方案時,不可能忽視中國。"

李克強在會見李顯龍時強調,東盟是中國周邊外交的優先方向。中方希望並支持新加坡作為中國-東盟關係協調國和明年東盟輪值主席國,繼續為中國-東盟關係和東亞合作發展發揮積極建設性作用,打造更高水平的中國-東盟戰略夥伴關係,維護地區的和平穩定,促進共同發展繁榮。

中國社科院地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楊丹志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將成為中國與東盟關係發展進入新階段的動力。楊丹志說:

東盟合作
© AP Photo / Romeo Ranoco
東盟合作

"首先,中國與東盟國家2017年在經濟領域的總體發展勢頭比較好。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得到了東南亞國家的認同,包括一度曾和中國關係出現問題的國家,如越南、菲律賓。菲律賓自從杜特爾特上台以後大幅調整了對華政策,現在中菲關係進展迅速,經濟上的合作也在進一步加強。越南已經成為中國在東盟的第一大貿易夥伴,該國過去對‘一帶一路'的態度並不積極,此前它一直希望通過TPP這樣的機制,獲得更大的收益,轉型國內經濟,從而擺脫對中國的過分依賴。現在美國的退出TPP讓越南做出了一種更加現實的選擇--同中國加大在經濟領域的合作。從今年開始,中越圍繞‘一帶一路'戰略和‘兩廊一圈'構想的對接會有一些新的突破和進展。其次,老撾和柬埔寨與中國的政治關係也比較密切。老撾此次和中國發表的聯合聲明中也提到了要一道建立具有戰略意義的命運共同體,而且在能源開發和基礎設施建設方面,老撾和中國的合作的空間也很大。老撾方面非常希望得到中國的幫助,讓國內經濟有一個很好的起步。再次,泰國方面,中泰鐵路也已經開始恢復動工。緬甸方面,中國在羅興亞人問題上對緬甸政府提供了很多支持,包括公開支持以緬甸政府為主解決羅興亞人問題。可以說,東盟的陸地國家與中國發展關係的突破和進展迅速,經濟領域的合作前景非常廣闊。此外,新加坡和中國的關係也有所好轉,李克強總理今年也訪問了該國。新加坡作為明年的東盟輪值主席國,也會採取相應措施推動中新以及中國與東盟關係的發展。從政治和安全方面來看, 2017年南海的局勢較為平穩,除了六月份發生了越南曾企圖聯合外國開採該地區的海洋資源一事,後因中方作出強烈反應,越南沒有再繼續。雖然南海仲裁案結果對中國而言是不利的,但是東盟國家沒有利用仲裁案結果讓南海局勢失控。南海問題仍然是橫在中國和部分東南亞國家之間的主要問題,但是目前得到了有效管控。因此,2017年中國和東盟在安全領域沒有發成重大的摩擦和衝突。中國和東盟國家關係的發展與美國目前的戰略也有一定關係。特朗普上台以後沒有對東盟做出一些新的系統的戰略安排和表態。東盟國家對此其實有雙重的擔心--一方面,東盟國家擔心美國忽視東南亞國家,因為現在的戰略資源和外交資源很多都放在了東北亞和中東,沒有過多的精力和時間投入東南亞。另一方面,他們擔心美國甚至可能會犧牲自己在這地區的影響力,轉而換取中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對美國的支持,憂慮中美會將東南亞作為籌碼。在此背景下,東盟國家認為和中國發展關係可能是比較務實的一種選擇,加之‘一帶一路'的宣傳和實踐也讓部分東南亞國家打消了一些顧慮。所以,中國和東盟國家關係的發展前景總體上是比較好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相關的:

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未來的對接路線圖
關鍵詞
天然氣, 東盟,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