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4 2017年11月25日
直播 :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

    專訪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

    © 照片: youtube.com/Global Times Russia
    評論
    縮短網址
    0 1424161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開始用俄語做視頻節目,並將節目發佈在《環球時報》在Facebook、Youtube和俄羅斯社交網站VK的俄語頻道Global Times Russia上,其中談到「反俄和反華精英」,這些人的目標是損害中美和俄美關係。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中文部對胡錫進進行了獨家專訪。

    記者:我和同事們一起觀看了您的節目,我們都很喜歡。您在視頻中提到,您已經學習了7年俄語。能否跟我們談談,您是在哪裡以及如何學習俄語的?您對俄羅斯的哪方面最熟悉?

    胡錫進:我大學本科階段是在中國解放軍國際關係學院(原南京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習,後來在北外讀研究生。我沒有常駐過俄羅斯,只是經常去出差。在俄羅斯停留時間最長的一次是1994年江澤民主席訪問俄羅斯期間,我當時大概在俄羅斯呆了近一個月時間。我對俄羅斯印象最深的還是俄羅斯的文學。我在本科和研究生時代讀了大量的俄羅斯文學作品,托爾斯泰、契訶夫、奧斯特落實夫斯基的俄語原文小說我幾乎都讀過。我們那個時代的學生學習都很用功,大部分普通人所熟知的俄羅斯小說我們都非常認真地讀過。

    記者: 您第一次節目決定談特朗普訪華。您在節目中提到了一些反俄和反華精英。您能否談談,這些都是甚麼樣的人或是組織,他們的目的是甚麼?

    胡錫進:這些人主要是美國的一些政治精英和輿論精英。一般美國的經濟精英對外比較開放。但是美國的智庫學者的觀點都非常保守。包括美國的部分媒體人,他們的意識形態色彩很強。當然,美國的很多政客在對俄羅斯和對華的問題上往往採取非常保守的態度,持有一些非常極端的觀點,他們不希望俄羅斯和美國緩和關係,也不希望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發展得太好。

    記者:您也談到了中俄合作的問題。您表示,中俄合作的成果是兩國外交積極努力的重要成就之一。在您看來,這其中有哪些具體成果是最重要的?

    胡錫進:中俄兩國關係現在非常好。兩國領導人高層的交流非常穩定,政治互信程度較高,兩國元首及高層會晤都已形成機制化的安排。尤其是普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之間的交流非常密切。中俄對很多國際問題的看法都有相似之處,這一點非常重要。這些都為中俄關係奠定了非常重要的政治基礎。兩國的經貿往來這兩年上升也很快。此外,兩個國家還徹底解決了邊界問題。在朝核問題、薩德問題等國際重大國際問題上,中俄也能夠相互配合與合作。兩國在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層面的關係非常穩固。我本人近些年每年都要去一次俄羅斯,因為各種對話會邀請我。同樣,中國的很多對話活動也會邀請俄羅斯人來中國。當然,這其中也有不足之處——我認為,兩國民間的瞭解與接觸的規模還是太小,相互的瞭解不夠。我們能夠看到中國有這麼多外國電影和電視劇,但是很少有俄羅斯的。中國人都會唱《卡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但是這些都是蘇聯的歌曲,現在俄羅斯流行歌曲,中國人幾乎都不會唱。俄羅斯現在有甚麼演員,中國人也不知道,可能俄羅斯對中國的瞭解也不多。中國人對美國、日本和韓國的時尚文化非常瞭解,就連印度現在都經常來中國放電影。中國人對俄羅斯的瞭解僅限於普京、政治和軍事等方面。為此,俄羅斯應該和中國加強民間的交流,讓民眾多一些接觸面。

    記者: 您如何評價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以及未來我社與《環球時報》的合作,最後,我們向請您對我們的觀眾說一些寄語。

    胡錫進:希望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環球時報》為兩個國家促進民間交往做出貢獻。希望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能夠為我們帶來更多中國人感興趣的信息,在中國的輿論場上能夠聽到你們更多的聲音。最後,希望中國的觀眾關注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他們的聲音能夠幫助我們更多地瞭解中國北方的這個偉大的鄰國。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
    © 照片: youtube.com/Global Times Russia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

    胡錫進在視頻中說:

    我曾經學過7年俄文,讀過很多托爾斯泰、契訶夫的小說。

    我的報紙專門談論國際事務。我本人親自執筆環球時報每天的社論,還經常做中文和英文的時事評論視頻節目。

    我的社交媒體賬號有幾百萬粉絲,換句話說,我在中國互聯網上挺有名的。 大家看,我挺會吹噓自己的,這可不是俄文老師當年教我的。

    從今天開始,以後我每周都會至少做一期俄文時政評論的視頻,希望俄羅斯和獨聯體講俄語的網友們能喜歡我。

    今天是第一期,我談特朗普對中國的訪問。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三開始訪問中國,這是中美關係今年的高潮。 一些美國媒體批評、騷擾特朗普的中國行,要求他與習近平主席會談時展示強硬。 這就像特朗普要改善美俄關係時,美國主流媒體打擊他一樣。 美國的反俄精英們構陷了特朗普團隊的“通俄門”,實現了阻止美俄關係改善的目的。反華精英也想毀掉中美關係。我認為,是中美龐大貿易額對衝了那些人的陰謀,挫敗了他們的企圖。 

    我認為,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是兩國各自外交最重要的基石。 中俄戰略合作有長期的確定性,對兩國各自的安全感和自信心有著決定性的支撐作用,只要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高度穩定,任何對中國或對俄羅斯的所謂“包圍”都將是徒勞的。 中俄關係鐵,還會增加兩國各自在其他外交方向的主動性,中俄合作的成果已經成為兩國最重要的外交資產之一。 中俄的相互支持在任何時候都彌足珍貴。無論中美關係好還是不好的時候,無論中國外交順利還是麻煩多的時候,這都是北京的真實感受。我相信,莫斯科的感受也會是一樣的,謝謝大家。

     

    關鍵詞
    美國, 俄羅斯,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
    熱門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