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9 2017年11月25日
直播 :
    特朗普訪日

    建亞洲版小北約或是特朗普到日韓的目的之一

    © REUTERS/ Jonathan Ernst
    評論
    縮短網址
    0 1197132

    韓國海軍官方稱,美日韓11月6-7日在韓國濟州島附近舉行海上聯合軍演,為阻止朝鮮核武和其他大規模殺傷武器進行演練。 軍演與美國總統亞洲之行的時間吻合併非偶然。

    加大對朝施壓力度是特朗普訪問日本、韓國、中國、越南和菲律賓的主要會談議題之一。周一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同美國總統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日美將依靠雙邊合作以及同中俄就這一問題的協調加大對朝鮮壓力。此前特朗普在接受ABC電視台採訪時表示,希望在解決圍繞朝鮮的危機方面能得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幫助。特朗普說,“希望能成功制定出甚麼。看能有甚麼收穫。我想,我即將到訪的中國和習近平主席正就他們能做點甚麼在緊張地工作。我能感到這一點。到時再看。我希望,這種可能性很高”。

    顯然在朝鮮附近正在舉行的海上軍演,是向平壤施壓的手段之一。演習中動用四艘軍艦——韓國的“世宗”號驅逐艦,艦載制導導彈和“宙斯盾”預警系統;美國的“查菲”號驅逐艦;澳大利亞的“墨爾本”號和“帕拉馬塔”號護衛艦。

    朝鮮把所有這類軍演都視作為挑釁。在美國總統訪韓前夕進行軍演,尤其讓平壤感到憤怒。11月5日朝鮮勞動黨中央機關報《勞動新聞》警告,美國總統訪問韓國期間不要“胡說八道”,不要挑釁平壤。該報指出,“再次對特朗普提出警告。如果不想毀滅,就不要‘胡說八道’進行挑釁”。如果華盛頓對朝鮮的決心不屑一顧,採取侵略行為,那麼平壤“除了強硬而果斷懲治”美國而別無選擇。

    但在觀察家們看來,這些威脅完全可以被看作是朝鮮一貫的反美言論,如果不考慮一個新的情況。美國可能利用朝鮮半島緊張的升級建立亞洲版北約。美國定期同日韓澳印在東北亞進行的海上軍演,既是在精心挑選這個聯盟的最初成員,也可被看作是朝建立這種聯盟而邁出的一步。因此平壤這次警告美國總統,也是在向首爾發出信號——不要同華盛頓好到同其結成軍事聯盟的程度。

    從各方面來看,韓國總統文在寅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國家正在被逐漸拖入軍事聯盟或者亞洲版北約,否則他近來就不會如此頻繁地總是找藉口表達自己的反對立場。就此值得一提的是,《朝鮮先驅報》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文章發表在11月5日日韓東京會談開始的當天以及特朗普訪韓前的兩天。文章指出,韓國總統正在努力在美中之間保持平衡。他接受了中國讓兩國關係走上正常軌道以及擴大合作的呼籲,爭取在兩個大國之間保持平衡。華盛頓早就強調有必要擴大韓日軍事合作,以便三國建立更強大的軍事聯盟。它證實,三方聯盟不僅將能更好地應對朝鮮,而且還能減輕美國在該地區的防務負擔,該報指出。

    朝鮮把所有這類軍演都視作為挑釁。在美國總統訪韓前夕進行軍演,尤其讓平壤感到憤怒。11月5日朝鮮勞動黨中央機關報《勞動新聞》警告,美國總統訪問韓國期間不要「胡說八道」,不要挑釁平壤。
    © REUTERS/ KCNA
    朝鮮把所有這類軍演都視作為挑釁。在美國總統訪韓前夕進行軍演,尤其讓平壤感到憤怒。11月5日朝鮮勞動黨中央機關報《勞動新聞》警告,美國總統訪問韓國期間不要「胡說八道」,不要挑釁平壤。

    韓國同日本走得更近對遏制朝鮮非常重要,然而韓國在同日本的軍事合作上有著不可逾越的界限:日本雖是重要夥伴,但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都不會成為韓國的軍事盟友。韓國總統11月3日在新加坡接受NewsAsia採訪時表示,“我不認為,三國結成軍事聯盟是合適的”。首爾在特朗普來訪前提前向華盛頓發出明確信號——“我們不會去建立三方軍事聯盟”。

    無論如何,這個話題將是東京和首爾會談的中心議題之一。對華盛頓來說,重要的是加強同首爾的聯盟,在軍事和政治上遏制中國。因此他很可能會利用朝鮮軍事威脅以及同首爾不斷增長的軍事聯繫把它拉進亞洲版小北約。

    香港《南華早報》就此指出,對北京來說極為重要的是,能從首爾那裡獲得保證:不會同美日建立軍事聯盟,以及它不再部署其他薩德系統並對其升級。韓國總統文在寅10月30日在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孔鉉佑同韓國國家安保室第二次長南官杓北京會談前夕做出了上述許諾。會談中雙方就加強戰略合作以及通過一切可能的外交途徑在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上進行合作達成一致。他們還同意就在韓國境內部署薩德問題通過“軍事渠道”繼續進行接觸。觀察家們認為,習近平與文在寅在越南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期間的會面中很有可能將討論這個問題。

    特朗普團隊明白,現在最重要的是,阻止首爾履行這個承諾。否則美國建立亞洲版小北約的計劃就會流產,至少是在近期。而文在寅團隊應當在立場問題上始終如一,否則同習近平的會談就難以取得成功。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所所長巴殿君認為,美國亞太戰略同北約的戰略相互交織,而這種聯繫在特朗普上台後表現得更加明顯。

    巴殿君說:“美國的既定戰略就是要打造一個全球的聯盟體系,從硬件上來講,是要實現全球的導彈防禦體系聯網,即美國策劃的戰區導彈防禦系統(TMD)和國家導彈防禦系統(NMD)的雙重‘安全罩’。實際上,冷戰結束之後,從國際政治角度來看,一些戰略威脅消失,包括軍事組織在內的原有的軍事聯盟也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了,美國也應該進行聯盟的戰略調整,至少要弱化聯盟的存在。但是在華約都煙消雲散之後,直至今日北約不僅沒有弱化,而且還在不斷強化。美國的導彈防禦體系不僅在匈牙利和羅馬尼亞部署完畢,而且已經推進到俄羅斯的邊境地帶。此外,美國在在亞太範圍內施行同樣的戰略。美日、美澳雙邊同盟以及美日韓三邊同盟不斷強化不斷地強化,導致整個東北亞的戰略格局出現了力量的不平衡,產生朝核問題。這是美國全球戰略的一部分。美國不僅在推動北約東擴,而且還要打造亞洲北約,逐漸以美日韓同盟和東北亞為核心拓展為美澳日印這樣的戰略聯盟,從東北亞逐漸擴展到東亞,甚至從太平洋轉移到印度洋,特朗普上台後提出了印太戰略,這和北約的大西洋戰略是相互應的,印太戰略不僅將太平洋戰略強化堅固,還要擴展到印度洋。通過美印澳日多邊戰略聯盟間的導彈部署、情報共享和軍演合作,從理論到實踐已經形成了這樣的戰略規模。這種動向和趨勢早就不是甚麼秘密。今後的亞洲版的北約,甚至是印太版的北約在逐漸形成,在特朗普時期會加速部署。如果說奧巴馬推行亞太再平衡戰略,特朗普的印太戰略更值得我們高度關注,美國正在將大西洋聯盟過渡到太平洋乃至印度洋三大洋聯盟,這是我們需要正視的。”

    觀察家們不排除習近平在同特朗普會談時也會提出建立美日韓軍事聯盟這個讓北京感到不安的問題的可能。美國在實現這個目標的道路上能走多遠,也將取決於中國在加強國家安全領域方面所採取的反措施。

    關鍵詞
    朝鮮, 日本, 美國, 韓國
    社區公約討論
    熱門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