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6 2017年10月21日
直播 :
    中國學校監控視頻直播引爭議

    中國學校監控視頻直播引爭議

    © AFP 2017/ FRED DUFOUR
    評論
    縮短網址
    0 124351

    遼寧一所學校決定安裝攝像頭直播給家長看,結果在網絡上引來爭議。老師說這是應一些家長的請求才這樣做的,他們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學校里都做些甚麼。然而不僅孩子們,就連許多家長也不喜歡這個決定。中國問題專家兼記者米哈伊爾·科羅斯基科夫為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撰寫此文就此發表自己的看法。

    俄羅斯新學年將有哪些新的變化?
    © Sputnik/ Tatyana Markevich
    網友們稱直播班級情況的主意是“非常可怕”的。許多家長指出,它侵犯孩子們利用個人空間的權利。此外,一些學校為提供直播,向家長索取100元人民幣。

    一位網友氣憤地寫道,“這是學校,不是監獄”。另一些網友則把這種做法比作美國影片“杜魯門秀”——片中的主人翁知道自己的一生不過是自己出生後就參加的電視節目。一名學生說,“班裡一直有個攝像頭讓我感到很緊張”。

    律師們認為,安裝攝像頭本身並不侵犯學生們的隱私權,但透露給家長和老師們密碼則的確侵犯他們的權利。而且,這種做法有可能被壞人利用。例如,今年6月香港《南華早報》報道稱,中國大陸攝像頭頻遭黑客入侵。在線掃描軟件僅需188元就能買到,甚至即使不用它在各種網站上也能看到成百上千個攝像頭使用的IP地址。

    中國學校監控視頻直播引爭議
    © AFP 2017/ GREG BAKER
    中國學校監控視頻直播引爭議

    中國一些學校的領導已經不是第一次做出過與攝像頭有關的各種稀奇古怪的決定。例如,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朝陽學校今年年初在廁所里安裝了攝像頭。6月攝像頭的照片出現在了網上,學生們開始要求撤掉它們。校領導反對,稱這是為了更有效地禁止吸煙,及時發現廁所里經常發生的學生被欺現象。校長還指出,只有他一個人才能看到這些錄像,但因社會反響較大,攝像頭最終還是被取消了。

    《廣州日報》網站三分之二的受訪家長認為,這主意不好,但還有三分之一的家長認為,這能讓他們瞭解老師和自己的孩子都在乾些甚麼。該報90%的受訪學生反對安裝攝像頭並不奇怪,認為這侵犯他們的權利。中國在各類攝像頭的研制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但是由於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更重要的是,就利用它們的界限沒有達成社會共識,也就越來越經常爆出醜聞,《生意人報》記者米哈伊爾·科羅斯基科夫在文章最後指出。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楊東平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這實際上是通過一種外在的監視和管制企圖規範教學,這是對學生和教師的雙重不信任,這種做法毫無疑問是很惡劣的,但是目前卻在很多學校蔓延。他稱, 學校為了方便管理,尤其是現在有很多大規模學校中有幾百個班級,為了校園安全,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從根本上講,還是摧毀了學校教育的基本價值--信任感,包括對校長之於教師的信任感以及師生關係都是一種毒化。除此之外,這種通過外力來控制和威懾教師的做法,侵犯了教師的教學自由。教學自由一詞在我們的話語中很少出現。其實在國外,教師的教學自由是學校學術自由的組成部分。教師有權在自己的教室里,按照自己的意志來組織教學,這是教師的權利也是其專業性所在。用統一的模式、標準和進度來規範教師行為,就是剝奪了教師的教學自主權。只不過一些學校出於校方簡單的管理需求,沿用這種軍事化、工廠化的管理手段。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台立場無關)

    關鍵詞
    學校, 安全,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
    熱門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