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5 2019年06月16日
《星球大戰》

《星球大戰》創作者:我從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RT電視台能獲得比美國媒體更多的有用信息

© AFP 2019 / FREDERIC J. BROWN
評論
縮短網址
0 101

美國畫家、大衛·拉塞爾(David Russel)不久前接受了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的專訪。他參與了《星球大戰》、《納尼亞傳奇》、新的《加勒比海海盜》、《金剛狼》的創作。

這些日子拉塞爾正在為貝爾格萊德大學生們舉辦講座,在百忙中抽出時間接受了本社記者採訪。他在採訪中講述了越戰,《星球大戰》影片背後的政治含義,還回答了特朗普是不是個瘋子以及誰在當今政治舞台上扮演達斯·維德的角色。

正如拉塞爾指出的那樣,衛星通訊社和RT電視台是他的主要信息來源,因為“美國媒體已經不能再相信了”。

“衛星通訊社對我特別有益,能讓我瞭解敘利亞的情況,因為就像RT電視台一樣,它有比美國主流媒體更多的有用信息,”拉塞爾說。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 Sputnik / Alexey Kudenko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拉塞爾與自己的大多數同行不同,一向政治立場鮮明,原則上反對美國的侵略政策。

“我屬於60年代嬰兒潮那一代。我們從小就參加過各種政治活動,我們知道國家在越戰問題上對我們撒謊。我們知道,我們的國家參加了世界上各種秘密和不光彩的行動,打著民族主義或民主化的旗號。我們很早就知道了這些。我們中的大多數,那些仍保持積極政治立場的人,對幾十年來的變化一直表示懷疑。現在我們受到鼓舞,因為新一代已經覺醒,開始明白,必須對官方說的一切檢查再檢查。”

拉塞爾還指出,很難激發那些不關心政治的惰性民眾,做到這一點,是藝術的任務之一。

“我都是努力往電影里放進一些在我看來對社會有益的內容。但是我們只是演藝業的一部分,不可能有太多的嚴肅東西……我是個解說員,我很想使用某種能喚醒你們的方式,能打動你們的心,不管用甚麼題材。電影在這方面還不成熟,但如果您正確利用這種體裁,尤其是用於顛覆性的目的,那麼電影就會成為強大的工具。”

衛星通訊社記者問道:《星球大戰》是一部政治性很強的影片,對吧?

拉塞爾回答說:“很強。您應該記得,所有這一切出現在70年代,當時喬治·盧卡斯是想反映那些反對越戰的人。實質上盧卡斯和好萊塢都淡化了這場衝突,但最後還是承認,他們的想法正在於此。您還記得,越戰剛剛結束,越南人終於自由了,美國遭到失敗,而我們這一代人明白了:天啊,我們終於有可能放慢這台戰車了。我們把自己的一部分精力放在了《星球大戰》上,這是此部影片在美國受歡迎的一個原因。這部影片再次證明瞭真正的美國人價值觀,即正直的人能夠消滅整個宇宙的邪惡,建立更完善的社會。這是美國神話的一部分,但這的確是真正的的動機,歷史上上演過不止一次,而盧卡斯適應時代精神的需求,明白這一題目會成功的。但這之後,新一代導演對故事的發展感到失望。他們看到一種無形的力量,黑暗的一面以某種奇怪的方式吸引著他們。”

RT電視台
© Sputnik / Igor Russak
RT電視台

衛星通訊社記者問道:誰是當代政治舞台上的達斯·維德?金正恩?還是又是塞爾維亞人?

拉塞爾回答說:“肯定不是塞爾維亞人。如果摘掉達斯的面具,我會看到是一張亨利·基辛格的面孔。他早就沒用了,而且給人們帶來巨大損失。這恰好是以維德及其團伙為代表的超級反派的那個級別的。他們都是現實存在的,我們給了他們力量。我們自己為他們建立了死亡之星,讓他們利用它們。如果不制止他們,他們會消滅我們的。”

您看了特朗普在聯合國發言了嗎?人們把他比作希特勒……而下面就是這位美國藝術家對這一問題的看法。

拉塞爾說:“我非常瞭解那些他周圍的人。要記住:好萊塢和政客們相互勾結。特朗普並非是某個奇怪、瘋了的小丑。他是個能以陰險方式在總統大選上獲勝的人。但正如普京指出的那樣,不能把特朗普稱之為無知的人或傻子,雖然主流媒體很想讓我們相信這一點。他當然不是個奇人,我沒有投他的票,但我也沒投希拉里的票。有趣的是,他能讓美國政治機構感到驚訝,並顯然從中獲得一種享受。這樣的人,我還從沒看見過,從也是個半瘋的林登·約翰遜以來,就沒看見過(笑)。”

關鍵詞
俄羅斯, 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