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 2017年11月22日
直播 :
    「1+6」- 致力於世界經濟穩定的對話

    「1+6」- 致力於世界經濟穩定的對話

    © AP Photo/ Etienne Oliveau/Pool Photo via AP
    評論
    縮短網址
    0 80481

    全球主要國際經濟金融組織負責人支持中國政府推進結構性經濟改革,這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同世界銀行行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國際勞工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和金融穩定理事會負責人舉行的第二次「1+6」圓桌會議的主要成果。俄羅斯著名「智囊中心」之一——現代發展研究所專家尼基塔·馬斯連尼科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雙方都對本次會議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一個月舉行給予了高度重視。

    主要國際經濟金融組織負責人十分珍惜這個大家可以共同討論全球和中國經濟問題的平台。因此對話是在相互尊重的氣氛中的進行的,對中國經濟發展的評價,與其說是批評,不如說是願望——希望看到一個穩定並可預見的中國,無論是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年,還是在此之後。

    李克強強調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6.9%,下半年會繼續保持上半年穩中向好的態勢。他說,“我們有信心保持中國經濟中高速增長,邁向中高端水平”。

    與會國際經濟金融機構負責人表示,中國促增長、調結構、防風險努力卓有成效,經濟轉型升級順利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成功激發了市場活力,營商環境不斷改善。

    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稱,中國經濟發展是全球增長的重要動力。在他看來,中國經濟的進一步增長或許要由三個條件來保證。第一,提高中國勞動力專業技術水平,優化中國法律法規,保留世界多邊貿易體系。近年來世貿組織經常受到效率低下、缺乏統一、不能快速對全球挑戰作出回應的指責。因此觀察家們認為,世貿組織總幹事的這番表態意在呼籲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應幫助提高世貿組織的威望。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的結構性改革表示支持。該組織總裁拉加德在圓桌會議後的記者會上表示,“我們看到許多領域推行改革的成就,堅決支持中國政府深化改革,利用經濟保證的穩定增長的優勢”。她認為,中國的短期風險在縮小,但是中期在增長,原因就是為保證增長吸引大量信貸工具。


    尼基塔·馬斯連尼科夫指出,拉加德已經連續幾個季度警告中國面臨風險。她沒有給出新東西,她只是提醒中國金融體系中的形勢非常脆弱。尼基塔·馬斯連尼科夫說:“拉加德注意到,不應完全指望表面上的經濟穩定,僅依據主要宏觀指標好的態勢。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是依靠信貸拉動經濟的後果之一。而新的貸款的有效性在不斷降低。因此,為了獲得中國需要的GDP增速,它要花費大量資金。而另一方面,則是企業和居民債務增加。沒有擔保的債務不斷增加,且永遠不能全部償還。因此拉加德提醒中國政府,要最大程度地控制住局勢:因為儘管有你們取得的成績,世界對將來發生的一切還是深感不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認為:你們有可能失控,因為中國金融體系狀態指標並非最佳。”

    今天中國刺激經濟增長的手段,包括增加財政赤字。雖然每次增幅不大,但一直在增加。今年為GDP的3%或更高。所以拉加德對中國中期風險深感不安是很自然的。

    2017年世界經濟出現了一定的增長態勢。已經知道,全球GDP將比去年增加半個百分點。但產生一個問題,2018年世界經濟是否將開始軟著陸嗎?尼基塔·馬斯連尼科夫指出,觀察家們自然也注意到了美國以及歐洲的風險,英國脫歐前景還非常不明朗。同時大家都把目光轉向了中國的金融體系形勢。他接著說:“拉加德非常小心地提到,從國際投資界的觀點看,中國的形勢並沒有太大改善,而中國金融部門的系統性重啓前景也不很明朗。因此再次指出了風險。更何況,即將召開中共19大,也許你們認為可能有必要在代表大會上發言時說服所有同你們工作的人,你們化解風險的努力很有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的立場,就包含這樣的呼籲。”

    “1+6”對話會的主要成果之一就是,主要國際經濟金融組織支持“一帶一路”。世界銀行行長金墉透露,世行共向中國提出的這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斥資大約80億美元。他說,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有助於刺激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世行將幫助響應該倡議的國家。


    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指出,世行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或許能促使那些對其持懷疑態度的國家重新考慮自己的立場。卞永祖說,“美國目前仍然在世界金融秩序中佔據主導地位,而作為世界經濟秩序的重要組成部分和重要國際機構的世界銀行,美國在其中擁有很大的話語權。自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後,美國對此有抵觸情緒,發出了很多非議,也並不參與,包括中國倡導成立的亞投行。

    這次世界銀行對‘一帶一路’倡議進行投資,首先說明‘一帶一路’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意識到這一倡議對本國發展能夠帶來機會和好處,包括美國、日本等一向對此不太熱情的國家也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世界銀行態度的轉變一定程度上也能體現出美國態度的轉變。的確,在當前世界經濟形勢不太樂觀的背景下,‘一帶一路’的提出意味著新機遇的出現。其次,實際上全球的基礎設施投資缺口是很大的,尤其是亞洲地區,亞洲每年的基礎設施投資缺口會達到8000億美元。僅僅依靠亞投行和絲路基金是很難滿足需求的。大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都是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落後,但是經濟增長潛力是非常大的。世界銀行此次決定投資也是看到了‘一帶一路’的發展潛力和前景。基礎設施投資的加強勢必會帶動其他行業的發展,例如製造業、工業和農業等等。第三,世界銀行之所以進行這樣的投資,也是因為有意同亞投行開展合作。中國提出這一倡議之初,外界對此並不看到,認為落實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困難。但是中國今年5月份舉行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之後,會上各方達成了很多共識和合作成果,這讓人們逐漸打消了對中國制度不完善、主權信用較差等問題的疑慮。”

    關鍵詞
    李克強,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
    熱門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