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3 2017年07月27日
直播 :
    澳大利亞迫於農場主壓力重審與中國公司的「遊戲規則」

    澳大利亞迫於農場主壓力重審與中國公司的「遊戲規則」

    © AFP 2017/ MARK RALSTON
    評論
    縮短網址
    0 136240

    在澳大利亞,圍繞中國公司出現新的醜聞,當局召回神華公司在新南威爾士州岡尼達市附近Watermark礦的51.4%勘探開採許可。

    此決定是在當地農場主和環保人士壓力下做出的。由此讓人質疑,澳大利亞政府在吸引長期項目投資時存在不透明問題。

    早在2008年,中國公司就獲得了批准。為此向澳方支付了10億澳元(約合7700萬美元)。而大部分許可是在本週獲得的,支付了2.62億澳元。也就是說,相當於銷售價的1/4略多。

    本地區土壤肥沃,飲用水資源豐富,氣候清潔。10年前頒發勘探開採許可證時,也許是忘記了這一點,也許是不想提及此事。現在,當地的農場主和環保人士迫使政府改變以前對中國投資商有利的立場。也就是說,當地政府在修改之前工黨制定的"遊戲規則"。對於長期外國夥伴來說,這並不是發展合作的最佳信號。而且,礦山開採屬於見效慢領域。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所專家奧利加·莫查洛娃認為,這並非是在歧視投資出身。很大的可能是,這是澳大利亞在彌補之前的投資漏洞。

    她說:"澳大利亞的環保運動方興未艾。這個國家百姓對環保的立場是嚴格而苛刻的。他們將政府控制在框架內,因此,從某個角度對中國造成了損害,而中方是澳大利亞最大貿易夥伴之一。他們首先做的是保護自己。早前,澳大利亞的政策出發點是,既然中國人需要資源,我們可以鼓勵他們。政府考慮到中國投資帶來的巨大好處,環保利益也就放在第二位了。後來明白,步子邁的太大了。而且中國公司也過於積極。在中國聲望隆起背景下,合作更是如火如荼。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有的地方欠考慮,也就出現收回部分許可的事情了。"

    去年,因政府政策搖擺,澳大利亞最大礦企必和必拓公司2006年獲得的許可也被收回了。

    從實際看,與神華公司相關的醜聞還未終結。當地反對發展煤礦業的農場主認為,回購許可證於事無補。法新社援引農場主艾德柳·科烏茲浩茲的話指出,他的農地與煤礦礦井相鄰,中國公司準備在此地開採。他認為,如果新南威爾士州政府認真對待農地,他們就應該召回煤礦許可證,凍結中國公司還未啓動的開採業務。

    其實,神華集團並未確定該礦井發展的最終期限。公司僅需獲得聯邦政府批准水供應、保護生態多樣性和環境方面的落實計劃。其澳大利亞公司董事局主席劉祥在聲明中指出,公司保證遵守項目推進的最高生態標準。他強調,Watermark煤礦項目經過前所未有的檢查。如此監督說明,項目規劃是按照生態可持續性方式制定的。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所專家瓦列里·尼古拉耶夫還注意到,澳大利亞官員或給中國長期大項目投資設"暗門"。

    他說:"最近幾十年時間里,經常出現這種情況。澳大利亞北方居民時不時地要求鈾礦、煤礦和其它礦藏開採過程中使用祭祀和宗族土地給予補償。這種運動一直非常積極。其參與人總在提高補償水平。他們經常舉行抗議活動,與政府發生衝突,因此破壞了商界經營氛圍和社會秩序。"

    神華澳大利亞公司是中國最早在澳搞礦山開採的中國企業之一。而煤炭領域,是中國商界瓜分澳大利亞蛋糕中的最"可口"部分。其實,此類生意通常還需要完善有限的向中國出口煤炭的基礎設施。觀察家們注意到最近的一起交易:兗煤澳洲公司以24.5億美元收購力拓公司資產。交易還包括購買瓦拉塔港務集團36.5%的股份。該公司在紐卡斯爾港擁有兩個碼頭,是澳大利亞能源煤炭供應的主通道。但這個港口的悲劇在於,當地居民和綠黨經常舉行各種抗議活動,因煤炭出口與政府發生衝突。抗議者們認為,澳大利亞在暗助地球氣候變化,要求重審該領域的出口政策。

    相關的:

    俄楚科奇超前發展區入駐企業已開始向中國裝運首批煤炭
    中國國家質檢總局正式允許進口美國牛肉
    關鍵詞
    澳大利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
    熱門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