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8 2020年02月27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菲律賓軍隊與發誓效忠伊斯蘭國的伊斯蘭極端武裝馬巫德(Maute)已經在南部棉蘭老島的馬拉維市開戰到第四周了。就在不久前,這一戰事再添新的界限。有消息說,美軍特種兵將幫助從伊斯蘭分子手中奪回馬拉維市。美國的干預會有多認真?菲美反恐合作是否穩定?俄羅斯戰略研究中心專家安東·茨維托夫在為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所作的評論中探討了這些問題。

在歐洲大城市屢遭傳統式多次恐襲的背景下,雖然最近全世界越來越經常聽說伊斯蘭國這個詞,但他們卻在東南亞開闢了新的大規模戰鬥行動陣線。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早在訪俄期間就已經宣佈棉蘭老島處於戰爭狀態,當時他的訪俄行程就因武裝分子活躍而被迫中斷。

至於美軍特種兵的參與,那麼他們當時之所以抵達菲律賓南部,就是因為當地武裝部隊已經無法勝任消滅恐怖主義威脅的任務。菲律賓方面急於澄清,美國的幫助僅限於技術支持和轉交情報,並不參與戰鬥衝突。另外還有一架P-3C獵戶座反潛偵察機(P-3 Orion)在馬拉維市上空盤旋偵察。

實際上,美軍反恐精銳部隊在菲律賓沒有更多的權利和機會。今天駐在棉蘭老島的美國的特種部隊完全是一個幾十個人的小分隊。但是“阿布沙耶夫”武裝和馬巫德武裝在菲律賓南部的進攻遠不只是菲律賓的問題,在這裡戰鬥的還有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的公民。如果無法成功擊潰棉蘭老島上的伊斯蘭國極端武裝,那麼棉蘭老島就會淪成伊斯蘭國極端組織在東南亞的掩蔽所。如果能夠成功擊潰他們,那麼武裝分子就會突破守衛不那麼森嚴的菲律賓邊界而逃往各個鄰國。

換句話說,棉蘭老島的不穩定有向其它地區擴散的風險,各個鄰國都在密切關注菲律賓領導層是否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東南亞地區的媒體發出不要嫌棄外國援助的呼籲。在此情況下,這類呼籲的需求似乎存在。杜特爾特這麼極力擺脫美國援助,承諾倒向中國和俄羅斯,以至於東南亞地區大國確實擔心,這種援助的必要性何時變得明朗。

即便到現在,菲律賓的官方人士都在試圖壓制美國為馬拉維市反恐戰爭提供援助的說法。這種情況突出了杜特爾特由來已久進退兩難的處境。正是美國(而非中國或俄羅斯)的人權衛士和國會議員們尖銳批評杜特爾特在菲律賓發起的緝毒行動,但也只有美國的武裝力量目前有能力為他在打擊棉蘭老島恐怖分子中提供必要的支持。而眾所周知,取得針對阿布沙耶夫武裝的決定性勝利是杜特爾特選前承諾之一。

在唐納德·特朗普執掌美國政權後,似乎,杜特爾特輕易就能找到自己兩難處境的解決方案——特朗普對他沒有要求,而且,從4月電話會談來看,菲美兩國總統相談甚歡,找到了共同語言。但就像杜特爾特不能以整個菲律賓的名義說話一樣,特朗普也不能完全左右美國的整個對外政治:美國國會在對菲援助渠道上保有極大的影響力。

這件事情對於美國政府在東南亞的對外政策來說尤為重要。包括本篇評論作者在內的觀察家們曾經多次指出,華盛頓在東南亞的活躍度出現間隔期。而這個間隔期則推動了地區各國採取了有利於中方的和解步驟,也推動了中國在東南亞地區積極推進本國利益,其中包括在南中國海地域爭端上。

但馬拉維市的戰鬥衝突迫使我們回憶起美國在東南亞地區所扮演的角色,中國目前抑或不能,抑或不想扮演這個角色。待到中國而非美國偵察機在被恐怖分子佔領的城市上空盤旋的那一天,我們才將真正置身於新的地緣政治現實之中。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台立場無關)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菲律賓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