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6 2020年06月05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北京與新德里之間缺乏互信以及經貿關係停滯不前促使雙方開始戰略對話,新機制下中印戰略對話2月22日舉行前夕接受俄羅斯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們如是說。他們指出,戰略對話必定成功,因為政治和經濟中現存的障礙並不符合世界政壇上兩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所扮演的角色。

還在去年8月中國外長王毅訪印期間,雙方就開展新機制下的戰略對話達成一致。《印度快報》稱該機制為雙邊關係中的“全面”對話機制,因為雙方願意討論任何感興趣的雙邊、地區和國際迫切問題。

中國外交學院外交學系副教授任遠喆也持相同觀點。

他說:“中印之間近些年已建立了包括官方、智庫和民間的幾十個對話機制,這對於兩國關係的健康、長遠發展非常重要。戰略對話是中印雙方最高層級的對話機制。今年的戰略性對話所涵蓋的範圍較以往會更加廣泛,包括政治、經濟和文化等領域。去年,中印在反恐、核供應國集團及兩國長久以來的邊界爭端問題上出現了一些分歧和誤解。因此,開展戰略對話有助於兩國增進互信、加強合作,為雙邊關係進一步發展奠定基礎。而且此次對話不僅涉及雙邊關係,還將就國際形勢和地區形勢問題共同進行探討。
“此外,目前國際上出現了反全球化浪潮,民粹主義在歐美愈演愈烈。值得強調的是,中印兩國的共同利益遠遠大於分歧。中印兩國都是全球化的堅定捍衛者,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提倡開放性的經濟發展。此次對話也會涉及全球治理和地區熱點問題。例如,海洋安全、亞太的安全架構和阿富汗問題,雙方將加強交流,尋求共識,為這些問題的降溫共同努力。中印兩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只有兩國合作,才能更好的穩定全球和地區形勢,這也是兩國開展戰略對話的意義所在。”

中國副外長張業遂和印度外交部常務副部長蘇傑生將主持此次對話。印度中國研究所研究員正嘉賓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書面採訪時指出了新機制下中印戰略對話對發展兩國關係的意義。

蘇傑生說:“戰略對話是除了特別代表之間的對話外,為交流意見提供的又一個補充性的平台或機會。它或許被雙方看成是為加強互信動用的所有措施的手段,因為也有官員參與。與此同時,近年來的經驗表明,政治領導人之間缺乏互信的話,官員在自己的行動中從來也就沒有自由。高級特派代表在談判中發現自己作用甚微,也就變得可以理解了。當前十分缺乏相互信任,雙邊政治關係也很糟糕。戰略對話是對特派代表磋商以及高級政治對話必要的補充,但不能取代這些機制。”

俄羅斯東方研究所專家紹米揚認為,印方可以提出在邊境地區增強互信措施的問題。印度也願意擴大同中國的經濟合作,但是新德里對中巴新疆-瓜達爾經濟走廊框架下的合作感到擔憂,因為走廊穿越被印度認為是自己的領土——查謨-克什米爾邦。印方一定會在北京此次磋商中提出這個問題。也一定會觸及中印兩國文化、教育、文明間的聯繫問題。沒有這些領域的合作就難以彼此理解,很難想象對方想要甚麼。

紹米揚接著說:“如果戰略對話機制有效運行,那麼雙方將會受益。儘管貿易額不斷增長,各級別的政治接觸頻繁,包括在最高層,但是兩國仍對對方持有戒心,缺乏政治上的完全信任。令人不安的原因就是過去的歷史,開展戰略對話是雙方希望盡快翻過歷史上的這一頁的表現。所以任何加深彼此瞭解、消除尖銳分歧、尋求妥協的方法都是有益的。對話總是有益的。”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4年9月訪印和印度總理莫迪2015年5月訪華的成果和精神表明,中印兩國有能力從現實出發發展雙邊經濟關係,把它從邊境問題和沈痛的政治歷史中擺脫出來。這一趨勢需要鞏固。新的對話平台似乎正是為此而創建的。成功與否,將取決於能否把外交上的靈活性和政治上的現實主義運用得恰到好處。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印度,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