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 2020年09月19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中國「吉利」汽車集團被認為是馬來西亞小型車生產企業 --「寶騰」公司的主要收購方。

最近一年來,圍繞國外投資商的喧囂在逐漸散去。但不管怎樣,把面臨破產、但依然是國家級品牌出售給國外投資商,在馬來西亞全民大選日益臨近的背景下,此類整合方式正變成政治鬥爭的要素。按計劃,大選將在明年舉行。

北京國際汽車展覽會
© REUTERS / Damir Sagolj

去年,馬來政府與以前總理馬哈蒂爾為代表的反對派的政治對抗也觸及到"寶騰"公司。政府為這家企業撥出5億美元的支持資金,但條件是"寶騰"要給自己找到國外投資商。這家車企是馬哈蒂爾在位時推出的項目,可以理解,政府提出的舉措,遭到他的迎頭痛擊。

今年2月初,馬來西亞圍繞"寶騰"的政治熱潮再次席捲而來。正如香港《南華早報》所寫,反對派提出的實質內容是:為甚麼馬拉西亞要將自己"尊嚴的象徵"賣給中國?為甚麼是"吉利"?開始時這家公司僅是可能控股‘寶騰'的20家候選企業之一。候選企業後來卻減少到了13家。據資料顯示,去年11月份,"吉利"已在審視這個項目,但並未引發關注。當時認為,日本的"鈴木"公司是主要收購商。可是後來"鈴木"考慮到"寶騰"的巨額債務逐漸與這筆交易拉開了距離。2月份的時候,"吉利"的名字再次浮出水面。而且,這家中國車企已經成功超越競爭對手 — 歐洲第二大車企-法國PSA集團。這家公司生產雪鐵龍、雷諾車型。緊隨這條新聞的是,"吉利"和DRB-Hicom公司股票上漲。對於馬來西亞公司來說,這是近些年沒有的事情。

與此同時,馬來西亞反對派向政府拋出政治炸彈。認為政府在將自己鍾愛的孩子嫁給外國人。此舉產生了效果。要知道,2016年11月,現任總理納吉布對中國進行了訪問,獲得基礎設施融資320億美元。納吉布的主要政治對手對中國在馬來經濟逐漸增長的影響極盡批評。

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東盟研究中心專家維克多·蘇姆斯基在接受衛星網採訪時指出,政府不得不對反對派差不多背叛國家利益的嚴重指責進行反擊。就"吉利"和"寶騰"收購案的政治要素,維克多·蘇姆斯基做了如下解釋。

他說:"在馬來西亞很多人感覺,伴隨馬哈蒂爾時代的結束,國家在經濟上、在工業化上開始從其在位20年期間獲得的業績上退出。因此我覺得,此筆交易成為大選日程題目並非偶然。我認為,在反對派和政府辯論過程中這將起到一定的作用。中馬項目的商業成功,僅可能在大選後才能給政府帶來王牌。目前的問題不在於這些項目在經濟上是否成立。在這方面存在各種不同的看法。問題是,這一命題在預選期間究竟能起到怎麼樣的政治上的作用。要知道,國家陣線(馬來西亞聯合執政黨)很多年時間里在政治上起主導作用。本次選舉,將在很多程度上決定著馬來西亞的政治未來。而此筆交易的經濟可行性僅是低層面的內容了。問題在於,此事在選舉大戰中對雙方將起到怎樣的有利作用。"

中國封面智庫學術顧問、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全球化與中國現代化問題研究所所長王志民指出,如果這筆交易成功,不管怎樣,它絕對是一個商業性的項目。通過這個項目,馬來公司可以支付欠債,並可信心滿滿地進入東盟市場。從這點看,收購案將給政府支持者們在選舉大戰中帶來補充性的論據。

他說:"我認為,吉利收購寶騰汽車公司是一個互利共贏的方案。馬來西亞寶騰汽車公司自1983年成立。創建之初,馬來西亞希望將該公司打造成能夠代表國家汽車工業成功形象的企業,但是這家公司的經營狀況一直不景氣。1997年遭遇亞洲金融危機後,寶騰在政府支持下勉強維持。2012年實行了私有化,但是產量仍在下滑。因此,該公司希望尋找國外的合作夥伴,目前也願意被中國公司收購。吉利此前曾成功收購沃爾沃,無論在技術研發還是在銷售量方面都取得了佳績。吉利有實力讓寶騰起死回生。品牌效益非常重要。寶騰這個品牌的知名度並不高,如果該公司併入吉利麾下,利用吉利的品牌效應、資金支持和技術研發會發展得很好。而且這個消息傳出後,吉利的股價就創出新高,這說明整個市場都看好吉利收購寶騰。交易一旦達成,吉利將在馬來西亞的生產線、汽車的研發和品質提升後,東盟市場可以打開。

據 DRB-Hicom集團消息,4月份可能宣佈將擁有"寶騰"51%股份的夥伴的名字。信息還顯示,"吉利"和PSA集團的代表將經常出現在"寶騰"的辦公樓里。這說明,他們對此筆交易的巨大興趣。如果"吉利"最終拿下"寶騰",那麼每年可增產15萬輛汽車,並可無關稅進入6.23億人口的東盟國家市場。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相關的:

中國生產商在2016年莫斯科國際車展上備受矚目
中國願讓外國汽車製造商活得更輕鬆
媒體:沃爾沃打算在中國公路上對100輛無人駕駛汽車進行測試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