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2 2020年08月05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巴基斯坦對中國在鞏固電力安全領域所做的貢獻表示感謝。總理謝里夫啓動旁遮普省恰希瑪核電站第三號反應堆。該核電站由中國提供資金和技術協助建成。《印度斯坦時報》於12月28日對此進行了報道。

結束每日停電並向用戶無中斷供電是巴基斯坦政府的優先任務之一。總理謝里夫在介紹會上指出。政府希望,借助於中國建成的恰希瑪核電站在2018年前徹底解決電力供應問題。總理說,“該項目是中巴兩國建設性協作具體而富有實效的例子。”

340兆瓦機組在十月初就已完成了測試週期,並於10月15日並網發電。恰希瑪核電站共有4個機組,其中3個已經運行。總理表示,希望電站第四期工程能在中國的幫助下於2017年4月投產使用。

專家們把這個項目同“全天候”中巴友誼的另一個心血結晶——新疆-瓜達爾經濟走廊相提並論。前不久才獲知,中國承諾投資550億美元,而不是460億美元來修建連接中國西北部地區和印度洋的交通、能源和貿易橋。

中國企業加強在巴基斯坦市場的金融投資活動,還得益於由中國三家證券交易所組成的財團。該財團在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購進了大量股份。本次交易價格為8500萬美元。參與交易的有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沒有關於中國第三家交易方的相關報道。

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顯示出了2016年亞洲股市中最好的結果之一。 KSE 100指數,即反映巴基斯坦百家大型公司和企業狀態的一個指標, 今年增長了40個百分點。上海、深圳證券交易所和香港聯交所投入交叉貿易之後,小股參與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的股資讓中國大陸諸公司進入了亞洲各國證券平台 。倫敦、伊斯坦布爾和卡塔爾證券交易所都曾是中國證券交易所的競爭對手,渴望獲得巴基斯坦這塊甜美蛋糕。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全球化與中國現代化問題研究所王志民所長對中巴新合作項目在中國經濟外交中的作用給出這樣的評價:

他說:“這是中國全球資本海外佈局的一個重要表現。而且,與中國股市‘熊長牛短’的情形相比,巴基斯坦股市一直比較樂觀,是今年亞洲表現最好的市場之一,這也是中國財團選擇收購該國證交所股份的重要原因。中巴兩國政治關係一直很好,巴基斯坦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戰略的旗艦項目。巴基斯坦在反恐以來,國內的經濟形勢並不樂觀,中巴經濟走廊可以說是為該國經濟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它的優勢和南亞許多國家一樣,就是勞動力人口比較年輕且有活力。中國佈局巴基斯坦資本市場對於中國企業‘走出去’、巴基斯坦經濟發展和‘一帶一路’建設都有重要意義。‘一帶一路’的‘五通’就是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中國收購巴基斯坦證交所股份,就體現了其中的資金融通。且資本輸出需要規範的交易市場,因此這也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必經之路。”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和命脈。收購巴基斯坦證交所股份只是中國資本走出去的一個起點,這對未來中國在海外建立融資平台具有重要意義。中國在巴基斯坦的融資平台如果建成,未來還能夠吸引中東、東亞國家的資金,這對整個地區的經濟發展和整個‘一帶一路’建設意義重大。得益於中巴之間的友好關係,中國如果能夠在巴基斯坦的證券市場取得良好成績,也會對整個地區起到溢出和示範效應。現在中美、中日、中歐關係十分複雜,尤其是中美關係。因此,中國需要在‘一帶一路’國家更多地展開合作,以對衝中美之間將來可能出現的貿易戰,迎接一些難以預測的挑戰。中國收購海外的證交所股份也有助於借鑒管理和運營經驗,促使本國證券市場更加國際化。”

中國參與巴基斯坦的核項目,建設新疆-瓜達爾港經濟走廊,收購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的少數股權——這都是中國目標明確地將亞洲經濟管理中心置於自己控制之下的例證。證券市場與管理研究所專家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在接受衛星網記者採訪時道出了這一想法:

這一點十分明顯,而且中國也不特意加以隱瞞。中國希望獲得世界引領者的地位,特別是在該地區獲得主導地位。作為實用主義者,中國自然從靠近它的國家,從更容易控制的國家開始。而且,最有趣的是,它不只能在諸如巴基斯坦這樣的國家,發揮作用,而且還能在媒體看來並不顯眼的一些國家施加影響。例如,在老撾已經開始修建鐵路,這是泛亞鐵路的一部分。同樣有趣的是,中國正在確立並試圖不只控制最終的生產點-企業、銀行。它正在把作為隨後會成為生產和金融霸權的基礎設施和通訊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這涉及到能源供應、交通和金融領域。這是創建所有其他一切的基礎。所以這就為中國更強大、更有效地實施控制提供了可能性。

在信息革命的背景下,經濟優先權正在迅速地重新評估,企業發生著變化,一些行業脫穎而出,而一些行業則漸去漸遠。但是能源和基礎設施會在很長一段時間保留下來,為人們所需求,所以中國具有前瞻性,能預判出兩步或三步。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巴基斯坦,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