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 2019年09月18日
美國總統大選

專家:美國新政府仍將遏制中國

© REUTERS / Rick Wilking
評論
縮短網址
0 103

俄羅斯專家在美國大選舉行前夕在接受衛星網採訪時預測,美國新政府將不得不對奧巴馬總統對華政策的失敗做出強烈反應;它將繼續推行力量投射戰略以從軍事、政治和經濟上遏制中國,但美國對中國的「進攻」已經難以做出有效的抵抗。

俄羅斯科學院美國與加拿大研究所副所長佐洛塔廖夫沒有預測美國大選的結果,但他指出,中美關係的未來將不僅取決於誰將成為白宮主人--特朗普還是克林頓。首先這將取決於他們各有甚麼樣的一個政府以及誰將成為政府成員。佐洛塔廖夫認為,影響中美關係的主要因素還是可以預測的。他說:

"美國的戰略路線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因為路線往往不會隨著總統的更迭而改變。其實質就在於,遏制中國,支持(中美關係)現有的牢固的經濟基礎,並將進一步發展。但同時顯然美國也在尋找地區其他可以建立互利經濟關係的夥伴,避免僅同中國一國存在合作的經濟基礎,比如,同越南積極發展關係。美國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依靠的地區夥伴,以遏制中國。美國還將繼續尋找這樣的夥伴。在軍事領域美國仍將確保地區的力量投射。其主要工具就是利用本國的航母攻擊群。這種力量投射政策面對的來自中國的主要威脅就是常規中程導彈的潛力,儘管也需要考慮到安裝核彈頭。而這意味著,美國人將繼續在本地區加強反導防禦能力。朝鮮的核計劃恰好可以在這方面幫助美國人。它給了美國在韓國部署反導系統的藉口。後者可以監視中國從安全角度看非常敏感的地區,例如,借助薩德可以監控中國的導彈基地、試驗場和近海水域。中美關係中的這個問題將激化中美在本地區的矛盾。"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中美關係問題專家拉林也不想對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作出預測。他強調說,"原則上美國新政府的對華政策的制定將取決於更深刻的原因,而較少取決於誰將在大選中獲勝"。拉林認為有以下這些原因:

"中美之間正在爭奪各自的影響力,力爭讓自己的地位更牢固,爭取到更多的經濟實惠,以及對東南亞的控制權。近來在這些方面中國或許取得了雖說不大但絕對令人印象深刻的勝利。這就是:它加強了在南海的地位,造了島,之後又同來訪的菲律賓和馬來西亞領導人達成一致,可以說,把兩國拉到了自己的一邊。當然,這些國家還會在中美之間找平衡,但總體上已經很明顯,它們將傾向於中國。這意味著,中國遲早將完全控制南海。美國在同中國的這場博弈中已經失敗,它逃避不了這個事實。現在美國該怎麼辦?它將力爭恢復自己在東亞的地位還是承認失敗,還是尋找同中國的某種暫時的妥協?還很難說。但是事實畢竟是事實:它在這方面遭到嚴重打擊,美國同東南亞盟友的整個大廈出現嚴重裂痕,也就是說,美國新政府將被迫同更強大的中國打交道。中國將在東南亞,乃至在整個亞太地區取代美國。"

香港《南華早報》11月7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了中美在組建擴大自己影響力的各種組織方面的具體表現之一。這就是美國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中國的亞投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以及“一帶一路”倡議。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別爾格爾也持同樣的觀點。在他看來,在這些項目實施的過程中中美利益的對抗將隨著中國取代美國以及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努力不斷加大而更加激化。別爾格爾解釋說: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簽訂當然就是為了壓制中國。美國又在夥伴國遏制中國,而且還會繼續下去,這是一個長期的趨勢。一方面,兩國經濟聯繫總體上不應受損害。這些關係足夠牢固、多樣、穩定,所以未必會出現大的變化。而所有那些現政府制定的政策,無論是克林頓還是特朗普都會繼續執行下去。這是不可避免的。中國自身也將努力削弱美國的各種聯盟。自然美國將對此做出強烈反應,採取強硬手段。但是美國的能力總的來說是有限的,它已經拿不出甚麼對付美國經濟‘進攻'的有效手段了。"

中國傳媒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楊勉的觀點總體上與俄羅斯專家的觀點相吻合。他說:

"由於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和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的從政綱領不同,他們將來各自的對華政策也會有所不同。但是從根本上講,無論是哪個黨的總統候選人最終獲勝,他們對華政策的基本性質是不會有太大區別的。我認為,現在中國正在崛起,他們企圖遏制中國發展的目標不會改變。美國與中國社會制度的基本矛盾,也就是中美的結構性矛盾不會改變。他們只是在手段、具體政策上會有差別。具體而言,特朗普的"孤立主義"情緒比較強烈,而希拉里傳統的"干涉主義"情緒十分嚴重。但是,他們的對華強硬態度卻是一致的。特朗普在經貿問題上對中國大放狠話,希拉里在亞太再平衡政策和國家安全政策上主張對中國採取強硬政策,而且希拉里還是奧巴馬政府時期對華政策的重要制定者之一。"

相關的:

美國用制裁勒索中國
中國外交部: 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嚴重破壞地區的戰略平衡
中國支持馬來西亞 稱美國地區政策注定失敗
關鍵詞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