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2018年10月19日
外媒:中美冷戰正在亞太地區醖釀

外媒:中美冷戰正在亞太地區醖釀

© AFP 2018 / Jewel Samad
外媒看中國
縮短網址
德國《時代》周報
0 2010

在太平洋地區,正在成長的世界大國中國和前霸權美國正在以老舊的方式爭奪統治權,德國《時代周報》寫道。

美防長最新南海表態是在「往回收」
© REUTERS /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北京在南海採取行動,創建人工島並把眾多的珊瑚礁和珊瑚島軍事化,中國要佔據這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海域領土令人對該地區的秩序產生質疑。同時,由於在東海向尖閣列島的大舉施壓有可能同日本發生衝突。唐納德·特朗普又將原本就緊張的美中關係變得更加尖銳。最危險的是,特朗普有可能針對北京對有爭議海上領土的索求採取何種措施。他在競選期間只是淡淡地說過:“你們看看,中國在南海在做甚麼。它不應該這樣做。” 中國在南海修建島礁被宣佈為非法佔據有爭議的領土,違反國際法。向中國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即它應停止修建島嶼,它沒有獲准進入這些島嶼。北京的反應是可以預見的。如果美國的確想把中國人從南海島嶼地區驅逐出去,那麼,這可能導致破壞性的對抗。我們只能等待,看說出這種不祥之言後是否會有不祥的事情接踵而來。但是,有一點毫無疑問,那就是亞洲地區的和平沒有歐洲地區穩定。中美兩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冷戰正在醖釀,這可能會使21世紀整個上半葉變得昏暗不堪。而且不能排除那裡有意或者無意而發生的對抗有可能演變成一場真正的戰爭,德國《時代周報》給出了如此警告。

中國公開渴求得到超級大國的席位,《印度教報》指出。而特朗普政治主張的精髓就是集中美國的政治和經濟力量對抗中國的崛起。美國從與中國的經濟聯繫中大大獲益,所以美國並不想撞翻小船。因此,總統達成共識、為自己的新戰略方向謀求支持的能力將受到嚴峻考驗。各部委內的衝突以及國會中的陰謀是主要障礙。大國的主要特點是具備利用自己內在力量的能力,解決內部問題,並通過與其他國家創建關係,擴大其在世界上的影響力。美國針對中國採取的政策在全球日益疲軟。與中國為鄰的各國需要得到保證,即美中對抗不會觸及它們的經濟利益和安全利益。特朗普總統承諾會表現出一種獨特的方式,給體制一個強刺激,讓美國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是否能做到這一點決定著美國能否長久保持無可爭議的全球領導者的地位,還是說把這一領導者的地位拱手讓給中國,《印度教報》如此認為。

中國領導人一直強調,經濟發展是其首要任務,而且歷來都試圖說服鄰國、美國和本國人民,中國制定外交政策的出發點首先是服務於發展本國的經濟利益,美國研究分析中心“卡內基中心”的研究報告中指出。據一些分析師的看法,如果中國的戰略無法通過採取措施得以均衡的話,那就會加強其在地區和第三世界大部分地區的主導地位。最終,這將導致美國及其歐洲盟國的經濟、政治和戰略影響被終結。和平發展的模式在中國的官方外交政策的言辭中佔據中心地位,而是國內正並行展開一系列重要的討論,其內容是有關國家拓寬同全球經濟聯繫正在或即將出現的一些挑戰和機遇。例如,中國的學者、政策分析家和官員都在積極討論,中國和全球經濟日益增長的相互依存關係會引發哪些與保護國家利益及本國公民國外利益的新挑戰。東南亞的例子最有力地顯示出,中國的強大貿易、投資和融資聯繫並沒有確保其政治影響力得到增長,而且也保證不了地緣政治和軍事緊張局勢減弱。經濟上的相互依存並沒有讓中國和任何一個鄰國獲得友好、舒適的關係,或許,柬埔寨是一個例外。早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以及創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之前,中國就曾提出過視亞洲為“命運共同體”的一個理想化的願景,其依據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該地區各國的經濟相互依存關係。而且,這種相互依存關係的加強伴隨著安全領域矛盾的深化,菲律賓和越南指責中國在南海地區進行擴張。如果我們考慮中國、美國的關係,並在較小程度上也考慮到寬泛意義的歐盟關係,那麼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在貿易和投資方面的強大相互依存關係無法排除地緣政治競爭的狀況和亞洲及亞洲之外的政治緊張局勢,“卡內基中心”的研究分析報告中給出了這一結論。

關鍵詞
外國媒體看中國, 南海,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