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 2021年03月02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246

中國已在減少對外投資。2020年,對外基礎項目投資額為700億美元,而2019年是1600億美元。中國在世界新冠大流行危機背景下,正調整自己的發展模式,強調內部結構,依託國內市場和自身力量。但談及世界可能失去中國這個全球經濟增長火車頭還為時過早。

© AFP 2021 / KAREN BLEIER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到2010年代末,美國一直是世界經濟增長的火車頭。根據世界銀行數據,美國對全球GDP增長貢獻平均超過20%。同期,中國一直處於第二位。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動搖了美國的地位。當然,美國依然是世界市場上最為重要的玩家,世界金融體系依賴於美聯儲的行動。但從2013年開始,中國已趕超美國,成為世界增長的最大「貢獻者」。從2013年到2018年,中國佔世界GDP增長的28%。根據國際貨幣基金增長預測,最少到2024年,此種力量格局將依然存續。COVID-19大流行加劇了這個趨勢。根據2020年結果,中國是G20國家中唯一經濟保持增長的國家:中國GDP上漲了2.3%。

中國對全球GDP增長貢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其在全世界的基礎設施項目,其中包括在北京於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開始時,此倡議僅涉及古時絲綢之路通過的國家,在那裡搞貿易、投資合作和基礎設施建設,後來範圍擴大為「一帶一路」,變成有100多個國家參與的龐大的基礎設施和經濟合作區。自倡議宣佈後,中國已為全世界「一帶一路」項目投資了數千億美元。

西方一些國家認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是威脅。指出中國在全世界的基礎設施項目,是北京傳播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工具,對中國夥伴來說,在金融上是無利可圖的。

中國多次否認此類指責,強調這些貸款是在市場基礎上發放的,不帶有任何附加政治條件。與此同時,中國對其他國家基礎設施的投資額也在下降。而且,這一進程不是在2020年開始的。2017年,「一帶一路」倡議發展高峰時,中國的項目投資額為2600億美元,2019年是1600億美元。而在發生危機的2020年,該指數下降了一倍。

中國開始重審自己的海外投資政策,更為審慎地評估投資前景。大流行期間,大多數國家遭遇經濟困難、GDP下滑和經濟活動下降。很自然地,在此條件下,他們首先需要解決的是激活經濟,然後是長期項目。

此外,中國在外部環境不利的情況下,不得不重審本國的發展戰略。2020年,中國政府宣佈啓動「雙循環」戰略。即協調對外經濟和發展內部市場、生產和需求潛力。而且,優選方向是依託國內資源。該戰略有助於中國實現技術和經濟獨立,在危機條件下,這點是重要的。鑒於此,中國開始重新分配部分投資資源,從對外投資改為投向國內。

中國在減少經濟中的貨幣供應量
© AFP 2021 / ANTHONY WALLACE
最後,中國投資方向也在發生改變:從傳統基礎設施改為「新基建」 – 5G網、大數據中心、電動車基礎設施和新能源,等等。首先,此類投資相比於鐵路、橋梁、車站等大型項目,其回收期短;第二,數字時代,發展新基建將帶來乘數效應,將建起增長潛力巨大的新相關產業。

然而,談及世界可能失去中國這個火車頭還為時尚早。中國正在改變自己的投資戰略,未來將以投資質量為主,其中包括海外投資。「一帶一路」綠色倡議研究中心不久前發佈報告:中國將增加綠色能源投資。2020年,此類投資在整個倡議投資中佔57%。中國為發展中國家建設數字基礎設施的「數字絲綢之路」也在發展之中。據德勤評估,中國在「數字絲綢之路」框架下,已向國外數字基礎設施大約投資了790億美元。目前,已有80多個國家將中國數字項目引入自己的城市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和網絡基礎設施技術方案中。世界電話、互聯網和電視運營水下通訊電纜,約有25%是中國公司建設的。

關鍵詞
貿易, 經濟, 世界經濟情況,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