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2 2020年10月25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810

中國近期購買的日本國債規模創下新高。在2020年的三個月中,中國購入了1.46萬億日元(合138億美元)的日本中長期債券,是去年同期的3.6倍。但與此同時,日債收益率幾乎為零。是甚麼吸引中國投資者購買日本國債?

應對日債給予應有的評價:儘管收益率趨於零絕不是近期才有,但日債在國際市場上一直有一定的需求。自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日本經濟一直處於停滯狀態,但從未出現全面衰退。因此,投資者將日本債券視為「儲蓄賬戶」——收益率的確幾乎為零,但可以肯定這種投資的安全性。

在新冠病毒危機時代,許多發達國家為了維持市場景氣,為經濟提供流動性,開始奉行零利率甚至負利率政策。美聯儲在最近一次會議上將利率目標區間維持在0-0.25%,歐洲央行將關鍵利率調至-0.5%。在這種背景下,日本債券看起來已經不像具有超低收益的資產了。

由於採取了有效的接觸者追蹤措施,日本的抗疫形勢還算不錯。同時,該國政府採取積極措施支持經濟。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日本僅財政刺激措施就佔國內生產總值的40%,這已是非常高的比例。美國激勵措施佔GDP的15%,而在中國這一比例只有4.5%。日本當局提供商業補貼,為公民提供物質支持,減免稅收。短期內這些措施應當都會為該國處於衰退狀態且受疫情影響的經濟提供支持。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日本經濟逐步擺脫負面影響,已經開始復蘇。日本的經常賬戶盈餘在8月達到2.102萬億日元。黑田東彥還承諾,如果復蘇速度不夠快,還將採取其他經濟刺激措施。

根據大和研究所的預測,日本的名義GDP在2020財年將減少4.5%,而2021年將增長2.5%。這增加了投資者對日本市場的信心。根據預測,甚至美國也將經歷大衰退。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東北亞研究所所長、東北亞戰略研究院首席專家笪志剛向衛星通訊社表示,因此,為使投資多樣化,中國正在增加對日本國債的投資。

「中日間的合作不僅包括地緣上的貿易投資合作,也涉及到金融領域,畢竟開展金融合作有益於雙方共同防範和抵御金融危機風險,提升金融合作水平。隨著中美博弈日益嚴重,美國採取了不少針對中國企業對美投資的限制措施,這也會影響到相應的金融並購活動。那麼作為全球化戰略的一部分,無論是中國投資者還是政府購買日本國債,都是一種多元化的選擇。而且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世界存在著諸多風險,不把投資放在一個籃子中,我認為也符合金融領域投資的安全性原則,確保降低風險。雖然日本國債收益率約為零,但是日本經濟增長相對比較穩定。從分散投資風險、確保資金投入多元化的需求來看,日本國債應該說也是一個選擇。」

專家表示,儘管存在一些政治和領土矛盾,但中日兩國的經濟卻緊密相連。日本在中國的累計投資額超過1250億美元,在華日本公司超過2萬家。中國在日本的投資額也在增長。如果說2008年中國對日直接投資額只有5862萬美元,那麼到2018年,這一數字已增至4.6841億美元。雙邊貿易關係保持穩定。中國佔日本全部出口的五分之一。專家認為,因此,兩國加強經濟合作的趨勢將得到延續。

「在單邊國家中,日本是中國為數不多貿易額超過3000億美元的國家。根據歷史的發展規律來看,從建交至今中日經貿合作就一直呈現增長的態勢。雖然期間也出現了一些波折,比如釣魚島的主權問題,但是總體貿易額並沒有大幅下降,貿易往來仍然非常密切。尤其是近年來日本吸引中國赴日遊客的旅遊服務貿易額增長非常可觀,如果今年日本順利召開奧運會,可想而知這種向好的勢頭會繼續得到延續。」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表示,日本中長期債券的吸引力還可以通過貨幣風險對衝工具的特點來解釋。借助美元/日元貨幣互換,日本政府債券的投資者也可獲得基本轉換溢價。因此,這些債券的總收益已不再是零。此外,用人民幣買入以日元計價的日本債券有助於防止人民幣過快升值。

但中國增持日本國債的主要動機仍是為減少對美國國債的依賴。長期以來,中國一直是美國第一大債權國。然而,中美關係的不斷惡化迫使北京考慮這種投資的安全性。不久前一些共和黨參議員提議註銷美國對華債務。目前華盛頓還沒有採取這一首先有損美國償付能力可信度的措施,不過現在看來這種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在當前形勢下,很難對中美關係的螺旋式下降速度做出預測。

關鍵詞
經濟, 日本,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