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 2020年10月25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84

特朗普政府正在審議限制中國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系統的可能性。西方媒體援引知情人士對此進行了報道。據悉,限制的原因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認為支付系統收集用戶資料,然後被中國政府所掌握。

據彭博社報道,9月30日,相應會議已在白宮舉行。美國官員強調,中國支付系統在海外流行,會帶來國家安全風險。支付公司熟知敏感的金融信息和用戶個人資料。華盛頓認為,這意味著,這些數據在任何時間,都可能被中國政府所掌握。與此同時,暫時還未制定能夠推出限制措施的法律機制。彭博社指出三種可能的場景:首先,是出台類似限制微信和抖音的總統令;其二,是適用2019年的《數字鏈保護法》;第三,在SDN名單框架下,對中國公司實施制裁。

所有這些方案,除第一種外,都需經過相當長的官僚主義程序。如想在大選前通過這些措施,所剩時間是相當之少。頒布總統令,但如微信和抖音所證明的,可能會遭遇法庭抗議。從實質看,美國針對以上公司的制裁,並未付諸實施。

美國政府認為,涉及微信和抖音,法院可以保護言論自由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為論據。但針對金融企業,實際上很難做到以此為佐證。因此,在此情況下,特朗普政府完全有可能按以往慣例簽發新的總統令。但是,即使總統令能夠生效,也不可能對中國公司造成金融「核」打擊。在中國國內移動支付市場,支付寶和微信幾乎佔壟斷性地位。去年,中國4/5的支付業務是通過兩套系統中的一套進行的,總額超過40萬億美元。這些公司在海外的收入微不足道。螞蟻集團(Ant Group)控股支付寶,海外收入不超過5%。不難計算,美國市場佔比僅在統計誤差之內。所以,在美國禁止支付寶或微信,對這些公司來說構不成敏感。

但問題在於,如果推出「SDN黑名單」,則任何與中國公司的交易,對其夥伴來說都是有害的。支付寶和微信將出現美元結算問題。這意味著,中國金融科技巨頭,最好的場景是限於國內人民幣市場。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典認為,這種場景可能性不大,但不能完全排除。要知道,美國的主要目標是遏制中國金融企業的國際擴充,即人民幣國際化。

他說:「美國之所以打壓像阿里巴巴和騰訊旗下的相關支付軟件和公司,最核心的利益還是在於打壓以支付寶以及微信支付為首的中國支付平台公司的境外擴張,因為這種擴張的速度非常快。隨著中國遊客在東亞和歐美地區活動,這些支付方式在境外的使用頻率也越來越高,直接成為了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重要支撐手段。另外更重要的是,海外國家的民眾使用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後,他們大量涉及金融的數據以及用戶資料就會被中國的金融科技公司所收集,而這在美國眼裡會覺得威脅到了國家安全,畢竟這些數據都是金融信息服務方面非常核心的關鍵資產和信息。因此美國若是出台相關的措施不是為了阻礙一家公司的上市,而是從戰略全局的角度去打壓和抑制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在全球範圍內的擴張。」

值得注意的是,彭博社有關可能對中國公司實施制裁的新聞,是在螞蟻集團在上海和香港計劃雙上市前公佈的。螞蟻金服準備募集350億美元的資金,這是史上最大的募集額度,甚至,要比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石油集團的290億美元還要多。也許,華盛頓期待的是,這則新聞可能摧毀投資商對公司股票的需求。儘管如此,預期並未實現。在美國,螞蟻集團的股票甚至還上漲了1.4%,而在香港卻沒甚麼變化。原則上是符合邏輯的。中國支付系統如果是在海外市場擴張,那麼主要還是針對中國的海外遊客。要知道,公司的主要業務在國內,投資商暫時並未感覺到美國可能制裁對公司造成的風險。

制裁也許會對美國股市造成打擊。2018年,美國銀湖管理有限公司(Silver Lake Management LLC)、華平投資集團(Warburg Pincus LLC)和凱雷投資集團(Carlyle Group Inc)曾向螞蟻公司投資起碼5億美元。如果實施制裁,這些公司的投資款返還可能成問題。在此情況下,很難評估中國科技金融集團將有多少損失。暫時還不清楚,是否將推出制裁,如果推出,具體是怎樣的制裁。顯而易見的是,國際金融體系的不確定性在增長,這本身已是重大風險。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典指出,在此情況下,中國的首要任務是,集中精力,完善自己的金融系統,解決存在的問題和融入世界金融體系問題。

他說:「目前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完善自己的金融體系,無論是從金融科技的發展角度來看,還是從自身金融體系制度性的構建來說,特別是在對接國際金融體系方面,都還有很多有待改進的地方。另外,當前中國金融科技公司的主要盈利點仍然在國內,國際方面尚處於發展和擴張階段。近年來隨著全球政治局勢的變化,政治風險的上升速度遠超過了我們很多人的預期。尤其是在我們已經面對著來自美國打壓的情況下,中國企業更需要加強建設,在面對國際政治風險層面形成風控對衝機制。」

螞蟻金服能成SWIFT的競爭對手?
© AP Photo / Manu Fernandez
暫時有一點是明白的:如果出現新一輪金融制裁,那麼中美關係將更加惡化,也許,會迫使北京採取某些回應措施。對美國企業來說,這些措施將是敏感的。美國5大銀行在中國有業務,總額大約是700億美元。但這僅是中國45萬億美元金融市場份額中的極小部分。並非偶然,美國高盛和摩根大通宣佈,將增加在中國合資企業中的份額。制裁將把維薩卡和萬事達卡進入中國市場的計劃一筆勾銷。對它們來說,這相當令其沮喪,要知道,這些公司一直在努力獲得期待已久的許可。美國運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也將不會高興的太久,這家公司是美國最早進入中國市場的企業之一。

如果華盛頓走向極端,切斷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美元結算准入,那麼將形成反彈,對美國所有在中國市場上的公司造成打擊。比如,萬豪國際或肯德基將失去在中國的客戶。顯然,在幾乎有9億移動用戶的國家,失去客戶,就意味著失去所有。但這並非是最重要的。美國每次濫用制裁打壓,都會讓人產生疑問,現有的金融系統是否只是在為華盛頓的利益服務。很多國家,越來越經常地提出同一個問題:依賴美國的金融系統是否是安全的、有遠見的?

關鍵詞
金融, 中國,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