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 2020年08月08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53

美國、澳大利亞和歐盟正在設法擺脫中國稀土供應鏈。目前中國控制著稀土金屬提取和加工的大部分市場。中國利用規模經濟可以保持較低價格,因此新的競爭者進入該行業極其困難。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國制裁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加劇了西方的擔憂,擔心中國可能會限制用於不僅生產電子產品而且還生產戰略上重要的軍事裝備所需的稀土的供應。中國宣佈對這家美國軍事裝備製造商實施制裁,是為了回應美國向台灣出售價值6.2億美元武器的決定。西方媒體,包括彭博社,稱制裁是象徵性的,因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活動實際上與中國無關。亞洲僅佔公司收入的9.7%,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主要亞洲市場是日本、韓國和新加坡。

中方沒有正式披露中國對洛克希德·馬丁的制裁細節。但正如《環球時報》援引專家們的意見所報道的那樣,中國可能禁止向美國軍事裝備製造商供應稀土金屬。此外,中國也可能限制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與中國中間零部件供應商的合作。
稀土金屬是全球生產高科技電子產品和其他產品的重要元素。一方面,這種原材料在任何產品單元的產量中所佔的份額都非常小。然而缺了它們,就無法生產智能手機屏幕、主板和其他高科技電子產品。甚至軍工綜合體也取決於這些金屬的供應,例如,軍機的機身就由稀土合金製成。
直到90年代初世界上大部分稀土金屬都開採於美國的Mountain Pass稀土礦。但是後來發現,這種稀有資源的全球最大儲量在中國。最終,中國成為世界上稀土金屬的主要生產商和供應商——中國目前佔世界稀土供應量的95%。
歐盟委員會正在制定一項新的原材料戰略,其中就包括旨在減少歐洲工業對包括稀土金屬在內的中國原材料供應的依賴。11月澳大利亞和美國簽署了兩國地質部門合作協議,以便繞過中國進而確保關鍵礦產的開採與供應。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選擇澳大利亞作為合作夥伴並非偶然——澳大利亞是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稀土供應國。但是,要取代中國成為主要供應國並非易事。

梅新育專家說:「美澳等國意圖建立獨立於中國之外的稀土供應鏈,這是他們的自由,中方不干涉他國內政。但是從經濟角度來看,他們在建立稀土分離提純工廠的同時,也需要做好每年賠本補貼的預算。中國自70年代初發展稀土分離提純技術,一直在全世界位於領先地位,美澳等國若是建立新的稀土供應鏈,其生產成本完全無法與中國相較。而且像這種只能依靠補貼生存的供應鏈,相關企業注定也會是極為腐敗。」

稀土金屬生產的問題不僅僅在於原材料本身的稀缺。例如,鈰在地球上的豐富度是黃金的數千倍。但是稀土金屬的提取和生產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工藝過程,從環境保護的角度來看也不安全。幾十年來中國一直在開發稀土提取和加工技術。目前中國每年生產12萬噸稀土金屬。相比之下,澳大利亞每年僅生產2萬噸這種有價值的原材料。此外,儲量在這裡並不是決定性的,中國僅佔世界稀土儲量的36%。
梅新育專家強調,中國不太可能將稀土金屬用作對付地緣政治競爭對手的工具,對中國來說,保持可靠供應商的地位更為重要。

梅新育專家接著說:「若是說中國將用稀土來達到地緣政治目的,我認為這是小人之心。首先,稀土用量比較小,即便想要通過稀土來達到目的,除非也是在爆發戰爭或者出現軍事威脅的情況下。而且眾所周知,中國從未通過限制稀土供應來達成政治目的。反觀美國多次對他國採取禁運、斷供制裁,若是美國真心希望與中國和睦相處,又何必擔心這些事情。其次,中國希望能夠保持可靠供應商的形象,並不願意如美國那般,動輒就採取斷供制裁。」

但是美國卻認為,中國將採取與華盛頓相同的方式——利用某些有價值的資源或技術作為制裁手段。然而,如果中國使用稀土金屬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那將對中國自身不利,並將損害其國際形象。中國可能很快會失去其在世界市場上的地位。畢竟,不僅在中國,而且在澳大利亞、蒙古、日本和美國境內都有稀土金屬礦藏。不過中國曾對稀土金屬實行過限制性配額。正如北京官方所說,當時是出於環境原因,目的是降低環境污染率。然而,不管中方的動機如何,其結果都是中國在世界稀土金屬供應中所佔的份額大大下降。因此2016年中國政府取消了配額。
現在,有可能相反,中國將擴大自己在包括稀土金屬在內的世界市場上的存在。去年年底中國將稀土金屬的提取配額增加10%,達到創紀錄的13.2萬噸。中國有興趣增加這種稀有原料的生產和加工,因為中國本身也生產大量使用稀土金屬的高科技電子產品。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