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7 2020年07月07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190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預測稱,印度抵制中國商品的規模將取決於邊境衝突的解決情況以及印度工業是否對填補中國商品的空缺做好了準備。

他還指出,地方政客抵制中國商品的呼聲並未得到莫迪政府的支持。

四川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邱永輝教授認為,放棄與中國合作對印度經濟而言是一種自殺行為。

新德里酒店與餐館所有者協會禁止其會員向中國客人提供服務,並呼籲減少使用中國產品。但據悉,印度首都的住宿和餐飲業在疫情期間備受打擊。旅遊業和商務旅行何時恢復目前還很難說。因此,呼籲對中國客人關閉大門至少看起來有點像民粹主義。邱永輝接受衛星通訊社書面採訪時稱這是民族主義的表現,是種族歧視行為。

邱永輝: 每逢中印關係出現困難,印度國內抵制中國商品的呼聲就會高漲,並出現各種行動。通常情況下,這多半與印度在中印貿易中的逆差相關,雖然這種逆差是由於中印經濟結構所造成。此次行動是迄今為止最激烈的,抵制範圍也是最廣泛的,這顯然是由於中印之間最近在加勒萬地區的衝突所致。印度民族主義極端勢力再次將打擊目標指向在印度國內的中國商品、中國商店和中國公司,以及正在海關的中國商品,企圖通過打擊中國商品、中國服務和中國經濟,最終反制中國。        
拒絕中國人住店的做法,既是一種種族歧視的政治行為,也是讓人難以理解的經濟行為。一方面印方曾花費巨資在中國做印度酒店推銷,另一方面現在印度自己的酒店也都在因為疫情而停業。再者,那個廉價酒店群,中國人本來就去得少,以後恐怕將更少了。

邱永輝教授認為,印方試圖將與華投資合作政治化的做法是一種自殺行為。

邱永輝: 印度更加不理智的舉動是暫停了三家中國公司的投資項目。這三家都是汽車公司和機械製造,是有利於印度工業化和就業的,完全可以配合莫迪的「印度製造」計劃。而暫停投資就像是通過砍掉雙腿來取悅自己心臟似的做法。加上此前要停幾個大型基建項目的傳言,可以說印度是以自殘方式來破壞自己的營商環境。  在印度崛起的進程中,需要工業化,迫切需要發展製造業,但印度政府和民間對待國家爭端的狀態很不成熟。其在經濟方面的政策和行動,既不符合國際經貿准則,也不符合印度的利益。特別是在世界疫情嚴重、國際經濟困難、世界政治動蕩的當下,如此行事只會加重民粹主義情緒,對印度有百害而無一利。

這種情緒往往是被民族主義分子助長的。最近,印度媒體報道稱,孟買一名人民黨人士威脅稱,誰買中國商品就打斷誰的腿。
據悉,印度哈里亞納邦和北方邦政府廢除了與中國公司簽署的進口合同。庫普里亞諾夫就此消息及其他類似消息進行評論時指出: 

抵制的呼聲沒有得到印度中央政府的支持,得到的是想要博取政治加分的黨派的支持。遊說他們的是那些能夠從中國商品退出印度市場獲益的經濟團體。抵制呼聲得到了過度愛國的民眾的響應。這些人近幾個月都呆在家裡,從報紙上瞭解到中印邊境的情況。 

庫普里亞諾夫指出,印度執政黨人民黨中存在很多派系,包括反對莫迪的派系。人民黨中有比較強硬的政客,也有不怎麼強硬的政客。但這絕不意味著,如果某人呼籲莫迪政府採取抵制措施,就一定會被聽取。庫普里亞諾夫表示,印度政府有一定的自由決策空間,可能會被利用。  

當前抵制中國商品的行動是地方發起的,不是莫迪的命令。正相反,在中印邊境衝突之前,新冠疫情暴發之前,印度是把對華貿易看作難得的機會。印度經濟學家認為,中美貿易戰是印度進入中國市場的絕佳機會。一方面,可以用印度商品搶佔美國商品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另一方面,美國生產也會從中國向印度轉移。從印度中央政府的角度出發,印度是希望擴大對華貿易,以使中印貿易最大限度地處於可控狀態。

抵制中國商品的行動發生在中印爆發邊境衝突的時候。庫普利亞諾夫預測,如果邊境衝突得到解決,憤怒情緒將會平息,抵制行動也會逐漸消失。他指出,一切將取決於這種抵制行動席捲印度工業的程度以及印度工業對填補中國商品的空缺所做的準備。目前還不太清楚,限制措施解除後哪些部門會率先恢復過來,印度經濟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承受與中國斷絕關係。
有意思的是,當印度準備抵制某些商品時,之後卻發現沒有可以替代的商品。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印度都會需要中國商品,也需要中國原料來生產工業產品。此外,印度希望獲得中國投資。因此,任何縮減與華合作的行為都明顯違背印度的國家利益。
中國是唯一一個讓印度產生貿易逆差的國家。印度對此感到不安,一直努力減小貿易逆差。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抵制中國商品即使不是自殺行為,也遠非有效。但個別印度政客和市場主體卻做出了這一選擇。

 

關鍵詞
抵制, 損失, 印度,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