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7 2020年07月07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244

中國必須為與美國的金融戰爭以及被美元金融體系切斷的潛在風險做準備,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做出此番警告。他指出,俄羅斯的經驗表明,過度依賴美元支付體系會使本國容易受到美國制裁的影響。

這是方星海在財新金融論壇上演講時發出的警告。他特別指出了美國在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中實行部門制裁以及針對俄羅斯聯邦某些公司和個人採取措施的先例。方星海說,中國在國際交易中主要依賴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信息傳輸系統以及CHIPS銀行同業電子支付系統等美元支付體系。這位中國證券監管委員會負責人認為,這些體系受美國操控,這意味著它們可以用作對其他國家施加壓力的工具。最後,任何美元交易都通過美國一家銀行進行,因此從理論上講,美國可以阻止任何此類交易。方星海呼籲不僅在心理上而且在行動上為可能受到美國金融制裁的可能做真正的準備:開始具體工作以使國際結算體系多樣化,而不是將所有外國經濟活動鎖定在美元上。
在特朗普簽署涉疆法案、因所謂的侵犯維吾爾人權而對中國加大施壓之後,中西方專家開始越來越多地談論與美國貿易戰升級為金融戰的危險。這項法律規定,從美國認為侵犯維吾爾人權利的角度對所涉官員和組織實施經濟制裁。美國和其他個別西方國家對《香港國安法》的強硬反應更是火上澆油。所有這些都表明,美國有可能對華使用「對俄」劇本。
相似例子的確可見。美國制裁俄羅斯始於2013年的《馬格尼茨基法案》,並因俄羅斯收回克里米亞以及烏克蘭東南部局勢而對俄繼續制裁。美國後來借斯克里帕爾事件——似乎俄羅斯干擾美國選舉以及遭俄羅斯黑客襲擊,又對俄羅斯施加新的制裁。現在美國也對中國進行缺乏證據甚至荒唐的類似指控:甚麼「壓迫維吾爾人」,甚麼「向香港施壓」,甚麼中國人在網上散布關於COVID-19疫情的虛假信息等等。
另一方面,即使不考慮美國極力利用各種場合大肆進行反華宣傳,華盛頓迄今為止的動作可以說是不大的。特朗普還尚未在涉疆法律框架內實施制裁:他解釋說,這是因為不想破壞與中國的貿易協議。剝奪香港與美國的特殊貿易地位也沒有看上去那麼可怕。從香港運出的大部分貨物是其他國家或中國大陸的再出口產品。他們已經受到另一種關稅制度的約束。最後,針對所謂中國散布虛假信息,也未採取任何特殊措施。而如果我們談論可能會收緊中國公司在美國交易所的上市規則,那麼一些專家不只是把這與制裁壓力聯繫在一起。在他們看來,篡改銷售數據至少達2億美元並因此欺騙投資者的中國瑞星咖啡(Luckin Coffee)的醜聞可能成為引發這一過程的導火索。在此事件之後,美國開始堅稱,適用於在證券交易所上市的美國公司的審計規則也適用於包括中國公司在內的任何其他公司。
從理論上講,美國當然可以使任何國家脫離全球金融體系。針對伊朗和朝鮮的做法就證實了這一點。但若對中國實施類似制裁會引發另一問題:這將對美國本身產生甚麼影響?根據世貿組織的數據,中國佔世界出口的13%,佔世界進口的11%,這是世界貿易中最大的份額。如果把美元從如此龐大的交易規模的清算中排除,則會對美國金融體系造成衝擊。不要忘記,中國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者。截至2019年12月中國持有的這些債券規模為1.07萬億美元,佔美國所有國債的5%。如果中國通過出售這些債券做出回應,美國將面臨借貸成本急劇上升的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長賈晉京認為,當然有可能實行個別制裁,但美國不太可能對中國施加大規模的金融壓力。賈晉京指出,中國在美國金融領域的參與度很高,但這並不意味著依賴美元不是問題;由於美國實行量化寬松政策以及大量印刷美元的意圖,美國資產價值的穩定性令人懷疑。

賈晉京專家說:「當前美國的貨幣市場環境使得整個國際金融環境面臨著巨大動蕩,而且美元計價的資產價值面臨系統性重估。這不僅是中國面臨的問題,更是一個全球性問題,誰都無法回避。同時在這一大環境下還存在資金渠道的問題。由於資金渠道過去是按照美元渠道所搭建,所以確實存在一些現實風險。從這兩方面的角度來看,中國體量龐大,再加上美國金融環境也比較動蕩,因此對中國進行系統性金融制裁是不可能的。但是對中國進行一些局部的金融制裁,比如制裁中國的個人賬戶或者企業賬戶,我認為這無疑是有可能的。」

即使對在世界貿易中沒有像中國那樣佔有如此龐大份額的俄羅斯,美國的制裁也可以說具有針對性。美國禁止美國銀行參與俄羅斯主權債務的發行市場以及向俄羅斯政府發行貸款。但就美元體系而言,大多數俄羅斯公司的對外貿易活動沒有任何限制。相反,賈晉京認為,以前由美國領導的西方國家操縱的俄羅斯資產的價格變得更加公平。這也許是應從俄羅斯那裡吸取的主要經驗教訓。

賈晉京專家接著說:「僅從金融制裁角度來看,美國對俄羅斯實施制裁針對的也是企業和個人,並不能對俄羅斯整個國家進行全面的制裁。當時俄羅斯自身的資產價值被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很大程度上操縱估值,使得俄羅斯大量的資產被壓低價值,進而造成俄羅斯金融市場極其被動,我認為這是真正應當吸取的經驗教訓。目前中國正在進行大力度的金融改革,最近一段時間股市走勢也比較穩定,而且還在繼續擴大金融開放,這些都使得中國具有更強的金融主動性,不至於自己的金融資產價值會遭到外部勢力的影響。」

當然,當不斷有來自華盛頓的矛盾數據出現時,例如,特朗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透露終止第一階段協議後幾個小時後,特朗普就駁斥了這一說法,很難預測美國政策的曲線走向。但是簡單的經濟邏輯表明,美國不太可能對中國實施強硬的金融制裁。每次美國將美元用作政治大棒時,美元在國際支付中的份額都會減少。幾年前美元佔國際支付的一半以上,現在只佔約40%。當然,其他國家採取措施使自己的外匯儲備和進行貿易的一籃子貨幣多樣化同樣合乎邏輯。例如,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正在建立人民幣儲備:目前其儲備已經超過12%。俄羅斯正在逐步減少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合作夥伴在結算中的美元份額。去年,美元在俄羅斯與金磚國家的結算中所佔份額從73%降至49%。誠然,到目前為止,美元在俄羅斯貿易中的地位被歐元,而不是本國貨幣取代。這是由於客觀的經濟原因。還沒有其他貨幣可以完全視為國際貨幣。例如,儘管人民幣在2016年被納入特別提款權籃子,但其在國際貿易中的份額仍不超過2%。在不久的將來幾乎不可能放棄美元作為世界貨幣。除非美國本身在政治和經濟方面採取不可預測的行動,迫使其他國家努力加速新的全球金融體系的形成並尋找替代美元。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