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 2020年08月07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253

中國公司在世界價值供應鏈方面呈上升之勢,儘管存在冠狀病毒和與美國貿易對抗的複雜性。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亞太地區合伙人帕特里克·溫特(Patrick Winter)在接受CNBC電視台採訪時這樣指出。他認為,產能從中國遷往其它國家,是經濟發展的自然過程,中國不會失去甚麼。

印度有意在全球供應鏈中排擠中日韓
© AFP 2020 / INDRANIL MUKHERJEE
中國在幾十年時間里,一直被認為是「世界工廠」。幾乎所有的消費品,包括紡織品、玩具和家電,都寫著「中國製造」的標誌在世界銷售。中國的主要競爭優勢在於廉價勞動力豐富,這點,迫使世界工廠向中國轉移。如果說,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國僅生產消費品,但從90年代中期開始,日本的收音機和攝像器材、美國的計算機和配件以及俄羅斯車廠組件開始在中國製造。
目前的冠狀病毒疫情顯示出,世界對中國生產的依賴程度。世界各地所需的測溫儀、口罩和其它個人防護品,原來很早以前已開始由中國供應。醫藥品也是同樣的情況:比如美國,布洛芬和必理通完全依賴於中國。武漢疫情嚴重時,全世界的蘋果手機產業遭到重創。要知道,武漢是蘋果產品的主要生產地。因此,2月份的時候,公司已經發出警告:市場上的智能手機可能出現短缺
在與美國貿易戰和冠狀病毒疫情作鬥爭的背景下,美國和某些國家,越來越呼籲降低對中國的依賴,並將產能遷往其它國家。比如日本,正撥出23億美元,幫助公司將一些極為重要的產能、其中包括醫療商品從中國遷走。谷歌和微軟正在考慮,將一些生產遷到越南和泰國蘋果試圖將部分智能手機生產移往印度。美國總統特朗普號召美國公司將生產轉移到祖國,使美國再次強大。
但安永合伙人帕特里克·溫特認為,在疫情和貿易戰很早以前,一些公司已在考慮將產能遷走。這方面沒甚麼政治前提,是市場規律在起作用。中國作為廉價勞動力國家,已失去了自己的優勢。根據國際勞工組織《2018/19年度全球薪資報告》,考慮到通貨膨脹,世界工資平均增長不超過1.8%。但中國卻穩定增長了8.2%。中國人均GDP已經超過9000美元。與其它一些國家相比確實要少很多,比如美國是59000美元,英國是40000美元,俄羅斯是10000美元。但與人口稠密的亞洲國家相比,中國已成富有之國。印度人均GDP僅有1900美元,越南少於2500美元,柬埔寨是1300美元。
自然地,很多商品、尤其是不需高水平勞動的商品,在這些國家生產要便宜很多。因此,當中國在世界價值鏈供應方面處於上升之勢時,發生產能轉移是客觀的進程。現在,中國不再向毛絨熊和運動服生產投資,而是投向芯片、半導體、人工智能和區塊鏈。2017年,中國在研發方面投入了4960億美元,與美國的5490億美元幾乎比肩,並相當於歐洲34個國家的投入總和。中國一些公司,在世界高科技研發方面正處於領先地位。比如華為,大多數5G專利屬於這家公司。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陳鳳英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中國不會放棄生產,但將轉向生產高附加值產品。而且,這一進程要比其它國家更快些。

她說:「我認為今後中國並不會放棄的,只是進行產業的調整和升級。畢竟達到一定的發展階段,勞動力成本和土地資源成本就會上升,那麼自然就會從勞動密集型逐步向技術密集型或研發密集型過渡,華為就是一個榜樣。所以我認為過渡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規律以及到一定階段的轉型。黨的十九大報告中也強調,‘必須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所以中國確實在準備轉型,或許我們的過程可能還要比其他國家快,因為我們沒有固有思想。」

專家陳鳳英認為,這一道路並非坦途。華為公司的經驗表明,當中國在世界標準和技術方面正獲得領先地位時,西方國家開始焦躁,因為這對其技術主導帶來了威脅。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和中國其它一些公司納入黑名單,在五代通訊網建設領域,以國家安全為藉口禁止使用中國設備,這僅是中國在世界價值鏈上升過程中的部分障礙。

她說:「我認為肯定會遇到一些障礙。首先華為這樣的企業我們目前只有一家,而且核心技術並不掌握在我們的手中,雖然成功在美國上市,但是美國若想制裁我們就會變得比較被動,可以說風險是暴露在別人面前的。其次,越向上游推進,就越與國際接軌,與美國在核心技術方面的競爭也不可避免。不過在競爭的過程中,中國也在學習如何去競爭,而且博弈還使得中國將更加關注研發的,同時過濾掉一批不合格的從業者。」

很難說,產能從中國轉往其它國家會瞬間發生。最近一些年里,很多公司選擇中國做為生產基地,與其說是因為勞動力廉價,還不如說是因為國內的產業鏈條齊全。甚至,生產出看起來相當簡單的台燈,其實也並非容易,因為台燈里的關鍵組件LED燈,從生產技術流程看是相當複雜的。正因為如此,儘管印度或其它一些亞洲國家提供更為優惠的勞動力條件,但向這些國家轉產的僅是最為普通的產品或版型。比如蘋果公司,2017年開始在印度組裝iPhone SE 和 6S,但規模因國內市場需求有限而不能大規模生產。曾有計劃,在2019年年初,將部分更為昂貴的蘋果產品遷往印度,但計劃暫時還未落實。
與此同時,中國在繼續增加技術能力,並在國際標準組織中推出自己的標準。2011年到2020年,中國在國際ISO標準組織技術委員會秘書處代表增加到了73%。中國參加3GPP並具有投票權的公司數量,目前已達110家。這要比美國的投票數多出1倍。中國在聯合國以下專門機構負有領導地位:聯合國糧農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國際電信聯盟和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