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 2020年04月04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1012

美國重審世貿組織(WTO)反補貼措施所不適用的發展中經濟體名單。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發佈了一份新的發展中國家名單,包括中國、印度、巴西、阿根廷、南非、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泰國、越南等20多個國家被從這份名單中剔除。美國此舉擴大了本國對這些國家實施補償措施的機會。

世貿組織補貼和補償措施協議規定,如果某個國家對產品生產的補貼超過其價值的1%,那麼其它成員國可以倡議開展調查,並徵收回應性補償關稅。與此同時,對發展中國家來說,許可補貼數值為產品價值的2%。世貿組織協議允許發展中國家支持本國產品在世界市場上的競爭力、刺激貿易、消除貧困、發展本國經濟。

世貿組織
© AFP 2020 / Fabrice COFFRINI

美國近年來多次表示對世貿組織現行法規不滿,尤其是涉及發展中國家清單的法規。華盛頓認為,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已經不能再被認為是發展中國家,因此世貿組織的優惠制度不應該再適用於這些國家。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甚至威脅稱,在世貿組織不開展任何改革的情況下,美國將退出組織。他認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以像過去一樣利用世貿組織的各種優惠而美國卻無權徵收補償性關稅,這是不公平的。

現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重審了早在1998年時通過的清單。自那時起,許多事情的確發生了變化,比如:巴西、新加坡、韓國不否認自己已經不再是發展中國家。但美國認為,需要摒棄為以下國家提供特殊優惠制度的作法:被世界銀行認為是「高收入」國家的所有國家、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和准成員國、G20成員國,以及外貿額佔世界外貿總額0.5%以上的所有國家。中國、印度、南非和一些其它國家反對這麼作,稱需要保持自主認定本國地位的作法,這種作法有助於達到世貿組織的目標。中國在接受發展中國家的地位時,不僅獲得了優惠。對中國的態度也是相應的——是作為發展中國家,而不是作為發達國家。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WTO研究院助理教授李思奇(Li Siji)對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說:

「目前WTO並沒有明確界定發展中成員的標準,因此美國在制定關於發展中成員名單方面擁有自己的裁定權。實際上《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定》(SCM)也沒有直接的約束力,大部分採用成員自我認定的方式。比如在中國加入WTO的工作報告中,中國就主張自己是發展中成員,享有哪些優惠同時又放棄哪些待遇。那麼在中國提出保留的待遇中,就包括美國現在所指的這兩項,即微量補貼和微量進口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可能具有一定的有力法律依據,只不過是體現在加入WTO的議定書或者工作組報告里,而不是《SCM協定》。」

李思奇說,在各國不同意美國的評價和徵收補償性關稅的情況下,他們可以向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提出申訴。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世貿組織沒有對美國直接採取回應性制裁的可能性。

「WTO自己沒有權利直接制裁美國。像美國依據目前的國內法,對一些國家在發起反補貼調查時,認定其不適用於原先的特殊差別待遇。那麼如果這些國家不滿意或者提出異議,可以將美國投訴到WTO爭端解決機制。鑒於當前上訴機構已經癱瘓,就只能由專家組來裁定。所以說WTO自己是沒有辦法對美國進行回應,需要看其它成員的意見。」

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本身已經因美國的行為而陷入癱瘓。去年12月上訴機構兩名仲裁員的任期同時屆滿。目前只有1名在任仲裁員,但按照規則,上訴機構的運行至少需要3名在任仲裁員(雖然最理想的情況是7名)。美國近年來否決新仲裁員的任命,稱上訴機構違反上訴審理的既定期限,且整體而言世貿組織不顧美國的批評,繼續違規作法。

中國同意必須世貿組織的必要性,但建議在現行法律下這麼作,而不是像華盛頓希望那樣改寫已經固定下來的法規。建議世貿組織從恢復上訴機構工作開始改革,因為沒有了上訴機構,世貿組織就徹底是一個「軟弱無力」的組織了。現在有10起案件停止審理,處於「懸空狀態」。

1月,中國與韓國和巴西一道兒,與歐盟簽署了關於建立臨時多方上訴機制的聯合協議,允許協議參加國保持二級爭端解決體系。歐盟由此可以臨時繞過美國製造的各種壁壘。一些中國專家認為,未來值得考慮增加上訴機構仲裁員人數——要知道世界貿易額也增加了。此外,可以改革仲裁員遴選機制——仲裁員應該以多數票任命,並且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否決候選人。

關鍵詞
中國,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