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3 2020年01月28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20

印度展示出無法容忍馬來西亞干預本國內部事務。新德里近來決定抵制馬來西亞精煉棕櫚油,以回應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對印度新國籍法的批評。馬哈蒂爾認為,新國籍法損害了生活在印度的穆斯林的權利。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調查的專家們對此進行了評論。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進口國。去年,印度曾是馬來西亞棕櫚油最大的進口國,印度棕櫚油進口量佔馬來西亞棕櫚油出口總量的28%,比一年前增加一倍多。

1月8日,印度政府出台禁止從馬來西亞進口棕櫚油的通知書。此前一天出現首個消息,稱當局正式請求加工企業和代理商不再採購馬來西亞棕櫚油。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指出,這是印度在企圖展示對馬來西亞就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策所發表言論的不滿:「馬哈蒂爾早在去年10月就發表了印度侵入克什米爾、印度佔領克什米爾等言論。12月,馬哈蒂爾非常強硬地批評印度國籍法修正案。莫迪多半是在利用棕櫚油進口禁令拉動本國市場,因為印度本國擁有棕櫚油生產廠。不能說,印度的棕櫚油生產行業奄奄一息,但印度棕櫚油生產商的生意不太好,他們經不起競爭,於是向政府抱怨大量廉價進口棕櫚油泛濫。因此這項措施在印度多半是被當作對本國農場主的支持而推出的,是打造新行業和創造新工作崗位的嘗試。」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專家塔季揚娜·紹米揚整體而言同意對印度和馬來西亞關係緊張的類似解釋。

與此同時,她提出了一個問題:「印度一向表明,馬來西亞棕櫚油需要印度,因為印度進口馬來西亞棕櫚油的數量在增加。如果這是與馬來西亞因批評印度國籍法而似乎干涉印度內部事務相關的不滿甚至是抗議的表現形式,那麼這不是表明自己立場的最佳方式。印度對馬來西亞棕櫚油的需求仍像過去一樣高,但在這種情況下印度打算抵制進口馬來西亞棕櫚油。印度多半是採取了美國因政治動機而實施貿易制裁的做法。更何況,對馬來西亞來說,這只是一根經濟小刺,因為馬來西亞不用特別費勁兒,就能夠為本國棕櫚油尋覓到新的銷售市場。」

庫普里亞諾夫不懷疑,印度尼西亞不會放過利用形勢的機會,該國一直在增加對印度的出口,而且本來就是印度棕櫚油的最大供應國。

2018年印度尼西亞對印度棕櫚油出口量佔印度棕櫚油市場總量的60%,金額達到38億美元,而馬來西亞對印度的棕櫚油出口額只有13億美元。

兩個俄羅斯專家都認為,印度當前對馬來西亞的反應與去年夏天抵制中國商品的情形在某些方面有相似之處。當時,中國批評莫迪政府單方面改變印控克什米爾特殊地位,引起了新德里的不滿。當時和現在,印度方面都試圖把經濟聯絡政治化。

但確實也存在不同之處——當前的運動源於印度政府,而當時抵制中國商品則是非政府組織呼籲的,其中包括印度貿易商聯合會(CAIT)。抵制中國商品僅限於當地積極分子的呼籲,因為印度沒有足夠的生產能力填補中國進口。印度中央政權很清楚這一點,從原則上來說,他們對惡化與強大鄰國中國的關係不感興趣。庫普里亞諾夫認為,在與馬來西亞棕櫚油有關的情況下,印度政府試圖展現強硬立場,以獲得生產棕櫚油的農場主的支持。

時間將證實莫迪的作法是否奏效。與此同時,不排除印度全國很快可能遭遇棕櫚油短缺的可能性,屆時印度爆發「棕櫚油暴動」的可能性相當高,就像現在對印度來說,由於洋蔥價格高起,「洋蔥暴動」問題具有迫切意義一樣。         

關鍵詞
印度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