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8 2019年12月13日
中國央行對家庭債務增長感到憂慮

中國央行對家庭債務增長感到憂慮

© AP Photo / Andy Wong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208

中國央行警告,有必要對家庭債務增長進行監控。據悉,債務率已經達到GDP的60%,相當於家庭收入的總額。暫時,債務水平比美國低,但已經超過歐盟的同類指數。中國管理機構指出:暫時風險可控,但需高度關注。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年度報告述及家庭債務的增長情況。報告指出,2018年,家庭未償還貸款額達47.9萬億元人民幣,相比居民可支配名義收入增加了7.5%。由此,債務和收入比接近1:1。與其說,中國管理部門對家庭債務增長絕對數感到憂慮,還不如說是對其增速。從2014年開始,債務增加了2倍。

一方面,借助於貸款的增長,消費也在提高。而消費,是包括中國在內很多國家經濟發展的主要發動機。據中國國家統計總局局長寧吉喆介紹,今年頭三個季度,內需為GDP總增長貢獻超過60%。而且,出口角色,在不良外部局勢和各種內部原因、其中包括勞動力貶值背景中在不斷下降。而消費,則成為支持增長的主要潛在源泉。

另一方面,緊隨經濟放緩的是收入在減少。2019年頭三季度,居民可支配收入僅增長了6.1%,大約相當於GDP的增速。但與此同時,債務卻增長了2倍,這當然令人憂慮。也就是說,居民保持人為習慣消費水平,或者在增加消費。但債務卻在不斷增加,必要的支出相對於收入的比例也將增長。這可能造成收入嚴重下降,出現社會問題。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專家王鳳英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非常重要的是,要保持增長和穩定之間的平衡,兩者之間不可或缺。

她說:「我認為增長和穩定同等重要,二者相輔相成。在如今全球經濟低迷的背景下,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都是第一要務。同時金融穩定也是必需的,因為若是不穩定,經濟就不可能增長。因此我認為不能拋棄其中的任何一個,包括中國的宏觀政策總是格外謹慎,原因就在於增長和穩定都是我們的主要目標,若是採取刺激的措施很有可能就會擴大債務。」

據專家介紹,中國政府對貨幣刺激政策極度謹慎,不想出現貸款風險和泡沫。

她說:「我認為中國早已開始限制貸款,其中 ‘去槓桿’就是在限制貸款。眾所周知,此前全球降息的時候中國並沒有隨之一起降息,只是採取了下調LPR 和MIF利率這樣一種非常謹慎的措施。因為只能這樣,才可能使資金有一個穩定的流向。今天的問題可以說是過去幾年長期積累的,不只在中國,金融危機以後全世界都出現了同樣的問題。所以我認為限制貸款依然是當前的目標,並且這一目標中國已早已意識到。比如我們可以看到微小企業今年並沒有像去年那麼緊張,相對來說資金還是能夠流到他們那裡。總的來講我個人一直認為不能採取‘大水漫灌’的措施,需要有所限制。但是對於剛需我們必須支持,這也是為何央行會下調5個基點的LPR利率,就是因為對市場有一個穩定的預期。若是有人確實需要貸款,那麼利息就會比原來低一些。」

中國央行認為,目前最為主要的是避免投機性風險。比如,購買唯一住宅是剛需,但如果將貸款用於投機住宅則是另一回事了。據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資料,去年,超過65%未付清的住宅貸款來自於家庭,他們已擁有不止一套住宅。很多人認為,不動產市場是不輸的選項。而且,不僅可以用自己的資金,還可動用貸款去投資。經濟增速放緩時,房地產市場可能變冷。其結果是,返回投資將不會如期,大家由此將遭遇債務償還問題。考慮到房貸涉及的恰恰是不動產,任何貸款不穩定性,正如美國所給出的經驗,都將把問題陷入怪圈當中。

中國央行在報告中呼籲,及時關注可能的風險,並將其根除。報告寫道,一些地區,尤其是家庭收入低的地區,需要根除不動產市場投機行為,提高銀行風險管控能力。同時,也要做居民的工作,告知他們控制自己債務水平的重要性。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