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5 2019年08月20日
中國不需要弱勢人民幣

中國不需要弱勢人民幣

CC0
經濟
縮短網址
中美「關稅戰」正在加劇 (34)
0 122

中國央行副行長劉國強表示,中國沒有操縱本國貨幣。這名官員指出,中國嚴格遵守G20關於不把貨幣用作製造競爭優勢工具的協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前也證實,沒有一個跡象顯示中國是貨幣操縱國。

美國1994年首次指責中國操縱本國貨幣。這是在人民幣兌美元破7的重要心理關口後發生的。美國對此的解釋是北京似乎故意壓低本國貨幣匯率,以抵消美國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對進口商帶來的影響。
實際上,人民幣匯率是在美國宣佈將對中國價值300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加徵10%的關稅之後下跌的。如果關稅如期生效,那麼中國對美國出口的所有商品都被加徵關稅。但就像中國央行副行長劉國強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專欄中所寫的那樣,關稅本身已經對人民幣構成壓力,而且人民幣在中美貿易戰升級到每一個新階段時都會小幅下跌。
劉國強寫道,人民幣的下跌情況並不是極為嚴重。2018年人民幣對美元貶值4.8%,對其它貨幣籃子僅貶值1.7%。2019年,人民幣對美元貶值2.01%,對對其它貨幣籃子僅貶值1.38%。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通過的外匯匯率政策評估方法,無論從哪個參數來看,中國都不能被視為是貨幣操縱國。2018年,中國經常賬戶盈餘僅佔DGDP的0.4%。更何況,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2018年人民幣的實際有效匯率甚至比2017年上升了1.4%。

中國政府確實進行了貨幣干預,旨在修正人民幣的匯率。但不是為了刻意壓低人民幣匯率,相反而是為了不讓人民幣急劇俯衝。2015年在中國股市崩盤後,中國央行耗費了大量資金--將近1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來支撐人民幣匯率,防止資本外流。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如果本幣下跌對中國有利,那麼中國何苦浪費這麼多資金來支撐本幣呢。人民幣貶值可能短期內對出口商有所幫助,但整體而言對國家經濟來說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現象。

卞永祖說:"我認為人民幣較大幅度的貶值,或者長期呈現貶值的狀態,這種情況非常不利於中國的經濟發展。因為這實際上代表著投資者並不看好中國的經濟,認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前景不明朗。在大幅或長期貶值的情況下必然會帶來一些較為嚴重的後果,比如資本外流。在當前的國際金融體系下,資本外流會使國內的流動性下降,進而影響到企業的經營狀況、凸顯融資等問題,造成企業經營更加困難的狀況。此外還會自然而然地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比如出現失業率上升、居民生活水平下降等問題。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人民幣大幅下跌或長期呈現貶值狀態,對中國的經濟毫無益處。"

不管看上去如何離奇,但的確是美國在發動貿易戰後挑起了人民幣匯率的下跌。只需基本邏輯便可理解這一過程。關稅旨在降低對出口商產品的需求來減少出口,相應地,對出口商產品的需求低將降低對該國貨幣的需求。自然,這將導致匯率下跌。市場規律短時間內製造了新的平衡:對出口商來說,花費變低,他可以調低價格,部分恢復世界市場對自身產品的需求。但緊跟著就是資本外流、失業、投資下降,這當然使貶值對經濟增長構成危害。

對中國來說,存在個別特殊原因,不許它使本幣貶值。首先,在中國當局開展打擊銀行部門泡沫和影子銀行活動的持久運動後,中國各公司開始尋找各種新的融資方法。這導致它們與外國資本市場接觸。結果中國經濟中的大部分信貸資金都是以外幣標價的。按照日本投行大和資本市場(Daiwa Capital Markets)的計算,全世界一共積累了12萬億美元的債務,其中3萬億美元的債務都在中國。在人民幣急劇貶值的情況下,如何償還這些債務將相當複雜。這可能引發大規模危機,而中國當局當然是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

數字人民幣呼之欲出
© AP Photo / Kin Cheung

其次,考慮到中國對出口能源--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度一直在上升,人民幣貶值將增加生產花費,這意味著,將更多妨礙經濟增長。最後,弱勢人民幣無助於實施中國當局長久以來的人民幣國際化夢想。中國當局多次表示,對美元的依賴已經與當代世界經濟秩序的現實不符,必須加強人民幣在國際貿易中的作用。

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說過,不該對人民幣兌美元破7估計過高。首先,人民幣的下跌並不那麼厲害。其次,中國貨幣再度趨穩,甚至因美國將關稅推遲至12月加徵的正面消息傳出後稍稍贏回此前的陣地。目前可以認為,7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的匯率是一種新常態。中國央行未必會消耗大量外匯儲備使人民幣匯率重回過去的水平。誰知道世界局勢未來將如何進一步演變,以後還可能需要外匯儲備,以阻止人民幣貶值得更厲害呢。

題目:
中美「關稅戰」正在加劇 (34)
關鍵詞
人民幣,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