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 2019年11月18日
Юань и доллар

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獲准在中國成立全資子公司

© REUTERS / Jason Lee
經濟
縮短網址
0 171

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獲准在中國成立全資子公司。此前,SWIFT在中國已開設有兩個辦公室,但全資子公司的成立將使開展人民幣業務和其它貨幣業務變得容易。截至目前,人民幣業務僅佔SWIFT全世界範圍內所有跨境交易的1.88%。北京希望,SWIFT全資子公司的成立將加快人民幣的國際化過程

目前,中國許多金融機構在使用SWIFT時都存在一定困難。中國接受銀行分支機構、匯款人和收款人的中文標識,但SWIFT不支持這些標識,這加大了開展跨境交易的難度。但人們對跨境交易的需求在上升。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GDP佔世界GDP的比重是27.2%。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2018年人民幣在其它國家黃金外匯儲備中所佔的比重上升到了1.9%。這當然遠遠低於美元或歐元所佔的比重,但在執行經濟去美元化政策的背景下,人民幣在俄羅斯黃金外匯儲備中所佔的比重上升到了14.4%。

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進行得相當緊張,在國際結算中集中使用美元對中國構成某種風險,尤其是在當前中美貿易衝突升級的條件下。今年4月,人民幣跨境交易在SWIFT系統中的比重不超過1.8%。據《中國銀行業新聞》(China Banking News)援引中國央行副行長範一飛的話報道,SWIFT中國全資分公司的成立是監管機構央行提高服務質量的重要步驟。發票和國際支付中文支持基礎設施接入SWIFT將使這個過程對中國交易參與者來說變得更方便,並促使人民幣進一步接入國際結算體系。

美元霸權不僅為其他國家造成風險,對美國本身也是這樣。早在上世紀60年代初,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特里芬(Robert Triffin)就注意到了某一國家的貨幣在國際結算體系中佔主導地位的情況下所產生的問題。特里芬確信:為確保其他國家的央行擁有必要數量的美元以形成國家貨幣儲備,美國必須經常關注國際收支逆差。但國際收支逆差會破壞人們對美元的信任,降低美元作為儲備資產的價值。因此,為了鞏固人們對美元的信任,需要收支平衡順差。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美國指責中國對貿易不平衡負責,而實際上只是需要完善國際貨幣體系。

劉英說:"目前已經有60多個國家把人民幣作為官方儲備貨幣,但是人民幣目前國際化的進程還是有曲折的,它的總體趨勢是曲折上升的。尤其是2008年之後美聯儲實施三輪的量化寬松貨幣政策之後,2015年開始實施收緊政策。其他國家受到美聯儲加息縮表的負面影響非常之大,貨幣貶值、股市下跌、經濟下滑。因為美國無論在金融危機時刻也好,還是在現在的貿易戰時刻也好,都是只能顧自己不能顧他人的,美元目前面臨著特里芬難題是無解的,因為美元要是想要維護自己世界貿易貨幣的地位,就必須要保持逆差,這樣才能輸出美元。因此就需要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其他國家的貨幣的國際化去完善目前的國際貨幣體系。"

中國央行在香港發行300億元人民幣票據
© AP Photo / Andy Wong
作為SWIFT的替代方案,中國早在2015年就研究除了本國的國際收支體系--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

作為SWIFT的替代方案,中國早在2015年就研究除了本國的國際收支體系--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在CIPS一期,共有11個中國清算銀行和8個國外清算銀行接入這一系統。2018年春季,CIPS二期上線,另有10個中國國內外清算銀行加入該系統。系統有助於直接使用人民幣完成跨境支付,而無需開設往來賬戶往賬(Nostro account),結果是進行跨境交易的費用和事件都減少。劉英說,各國都出現了繞過SWIFT系統使用人民幣結算的備選渠道。

SWIFT結算系統將啓動中文版
© AFP 2019 / Johannes EISELE

她說:"這個系統目前建得還是比較成功的。當然它肯定還有一段路要走,因為它需要國際上對這個系統有一些認知和使用。人民幣國際化應該是分三步走,第一步是人民幣作為跨境支付結算的貨幣,第二步是作為金融投資的貨幣,到最終作為官方儲備貨幣。現在CIPS系統的建設和SWIFT系統的建設是並行不悖的。SWIFT支付系統在原先的基礎上更大地去推廣,其實是可行的。與此同時,也需要去更好地推廣CIPS系統。中國是全世界130多個國家最大的貿易合作夥伴, CIPS系統建立之後,不需要先轉換成美元,就可以直接與人民幣進行直接結算。美元現在是處於收緊的貨幣狀態,很多國家的美元很可能是缺失的,通過CIPS系統可以使得全球貿易更加高效運轉,而貿易發展和跨境投資的發展都是非常有好處的。美國的貨幣政策嚴重抑制了世界經濟的復蘇,給全球的金融市場帶來了巨大的風險,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需要去推進國際化來防控金融風險。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人民幣目前在外匯市場上的交易只佔2%左右,佔比非常低。這不僅是對中國,也是對全球的經濟帶來了一定的風險。CIPS的推出,不僅是中國希望人民幣在國際化方面貢獻一定的力量,其實它是一個公共品,更多的是為其他國家跟人民幣的互換提供一個通道,其他的國家也希望更多地使用人民幣,防範自己的風險,這個方面肯定是大家都期待的。"

中國CIPS系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雖然目前規模不大,但是發展速度非常快。截至目前,CIPS共有31家直接參與者,834家間接參與者,其中亞洲639家(含境內356家),歐洲104家,北美洲25家,大洋洲18家,南美洲17家,非洲31家。
從參與機構來看,截至2019年4月,CIPS實際業務覆蓋150個國家和地區,全球包括美國、俄羅斯在內的865家銀行加入了CIPS。其中日本加入的銀行高達30家,包括2家超大型銀行、21家地方性銀行和7家外資銀行東京分行。俄羅斯緊隨其後,排在第二位,有23家銀行參與CIPS。而新加坡、英國、德國、美國等國有10家及以上銀行加入CIPS。
從交易規模來看,2018年的交易額比2017年增長了8成,達到26萬億元人民幣。從交易筆數來看,2018年則達到了144萬筆,同比增長15%。人民幣在各國間使用頻率和範圍都在擴展,人民幣國際化地位加速提升。

一些俄羅斯銀行已經接入SWIFT的同類產品CIPS,以使俄中之間的相互結算變得容易。此外,俄羅斯銀行也建立了本國的金融信息傳輸系統(SPFS),以應對西方切斷俄羅斯與SWIFT聯絡的潛在威脅。俄羅斯金融信息傳輸系統還向中國協作單位提出在結算中使用俄羅斯貨幣的建議。所以對SWIFT來說,出現了在快速增長市場上失去自身地位的實際威脅,尤其是在中國市場上。在這種情況下,SWIFT獲准在中國成立全資子公司多半可被視為是該組織為保持自己在中國市場上地位的中期勝利。的確,如果SWIFT繼續被用作施加政治壓力的工具,那麼它在中國市場上的地位仍然將弱化。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