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0 2019年03月21日
中國拯救本國公民以免陷入貸款圈套

中國拯救本國公民以免陷入貸款圈套

© AFP 2018 / SAM YEH
經濟
縮短網址
0 150

中國政府將整頓小額消費貸款市場。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關於立即暫停批設網絡小貸公司的通知》。《通知》指出,這些公司經常進行違法活動。此外,消費貸款市場的混亂致百姓陷入貸款陷阱,已對國家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構成威脅。


一名19歲女大學生,想買一部iPhone6s Plus,但還缺1.2萬元人民幣。她不好意思管家長要--父母都是農民,已經為自己的獨生女兒能夠上大學花掉了一切。她在校園裡看到了小額貸款廣告。廣告稱,公司15分鐘就可辦理任何目的的貸款手續,不需要任何抵押和擔保。這名經驗很少的姑娘去公司那裡貸款,果真她很快就拿到了盼望已久的買手機的錢。看來這名女大學生沒有把合同條件全部看完。原來,除了1.2萬元 債外,還有近40%的利息;另外她還要付4000元的"服務費"。當她意識到自己難以償還後,便不斷找其他小額貸款公司,拆東牆補西牆。最終她要為蘋果手機付23萬元。看到自己已經走投無路,這名女大學生想自殺。幸運的是,當她手拿安眠藥就要自殺時,被她父親發現了。父母把自己的全部積蓄都用來償還債務後,還有大約6萬元的缺口。這件事很快在互聯網上傳開。網友們都勸他們投訴,因為法律禁止這種高息貸款。


在中國靠借債過日子一直被認為是不光彩的事。過去中國人都是靠著辛勤勞動生活,錢能存點就存點。在中國人們一直是多存錢少花錢。但90年代年輕人進入市場後,一切都變了。他們從小沒過過緊日子,早已養成了比自己父母花費大得多的習慣。現在年輕人最具代表性的觀點就是:要生活在當下,而不是將來。不再把錢看得太重,只知道花,而不知道存。
問題是,這些年輕人只知道花錢,但還不知道怎麼支配錢。因此他們暫時還不能僅靠自己的錢進行高消費。銀行通常不願給個人提供貸款,貸款給有國家做後盾的國企更可靠。結果市場出現了求遠遠大於供的現象。那些一心想掙錢的投機者們恰好利用了這一點。

先是在2007年出現了p2p網貸,市場迅猛擴大,年均增長234%,達2900億美元。央行沒有干預,直到2016年金融金字塔e租寶2016年出事。公司坑90多萬投資人,吸收資金73億美元。當時證監會發佈了嚴格的p2p監管細則,規定中介機構平台的借款餘額上限不超過人民幣20萬元;而在不同平台借款總餘額不能超過人民幣100萬元。此外,還對網貸機構自身資金實行分賬管理,規定由銀行業金融機構對客戶自己實行第三方管理。而且一個平台只能選一家銀行。在這種條件下p2p已經無錢可賺,於是它們開始直接向個人提供消費貸款。
出現了許多小額貸款公司。此外,以前的p2p平台,例如,PPDAI,也轉而提供小額貸款。像阿里巴巴以及騰訊這樣的電商巨頭也不甘落伍,它們向客戶提供瞬間可以獲得一定購物費用的服務,而且還有還款寬限期,實質上相當於提供了一張信用卡

中國政府起初並沒有阻止小額貸款潮。消費持續增長,每年雙十一網售額連創新高。另外,也曾把小額貸款視作農村脫貧的途徑。
© AP Photo / Andy Wong
中國政府起初並沒有阻止小額貸款潮。消費持續增長,每年"雙十一"網售額連創新高。另外,也曾把小額貸款視作農村脫貧的途徑。


所有這些導致消費終於開始增長。這也正是中國政府早就希望看到的--讓內需成為未來GDP增長的動力。根據中國商務部的資料,2016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64.6%,而2017年有望超過70%。今年消費品零售額將超過37萬億元人民幣。而無需抵押和擔保的小額貸款總額升至1萬億元人民幣。中國國內小額貸款機構超過7000.
中國政府起初並沒有阻止小額貸款潮。消費持續增長,每年"雙十一"網售額連創新高。另外,也曾把小額貸款視作農村脫貧的途徑。還在今年夏天新華社就報道過一位農場主:他因為通過螞蟻金服很容易獲得了一筆貸款,買了三輪摩托,開始以運貨謀生。他在自己的鄉村安穩地工作,無需到鄰近的大城市裡賺錢。螞蟻金服同中國扶貧基金聯合,在245個貧困地區開展工作,向1.6億農民提供貸款。
但後來媒體開始暴露小額貸款組織活動的可怕細節。一會兒爆出趣店大型貸款平台用女大學生裸照作為貸款抵押,一會兒又爆出這些小額貸款公司雇傭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到欠債者家中威脅如不還清債務就感染你們全家。這當然會把那些不太懂醫學的農民嚇壞了。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開始明白不能讓這種現象繼續泛濫下去。卞永祖說:

"這種小額貸款公司並不全是非法的,也有一些通過正規經營來獲取合理利潤的,他們讓更多的人獲得貸款。但是這些貸款公司的門檻比較低,儘管利息高,卻能夠暫時幫助有些人度過自己的難關。但是部分小額貸款公司存在非法經營,比如通過非法手段催款,要求的回報也遠遠高於法律允許的範圍,在沒有金融牌照的情況下通過非法吸儲手段吸引資金。這些對社會帶來的危害遠遠大於他們給社會帶來的好處。這種小額貸款公司某種程度來講就是金融領域的毒瘤。因此,中國監管層才決定不再批准這樣的小額貸款公司,今後還會逐漸通過監管措施打擊、清理掉非法貸款公司,留下能夠正規經營地小額貸款公司,讓市場更加規範。"

也就是說,這些小額貸款公司原來並非是脫貧之良藥,相反,是危險的社會現象。因為它們工作模式本身對經濟構成極大危險。這些小額貸款公司的錢來自何處?為甚麼不怕貸款給任何人?答案很簡單:它們通過發行由這些債務擔保的證券來補充自己的資產。投資人也賣這些證券。這些證券甚至還在上海和深圳股市進行交易。而且地方機構給它們的排名還很高--與美國2008年的形勢極其相似。只不過是,在美國不是消費貸款,而是巨額抵押貸款。貸方實際上也是向所有人發放貸款,並憑借它們發行證券--擔保債務憑證。它們的評級也很高。沒有人懷疑它們的可靠性;它們由甚麼來擔保,也無人擔憂。最終當還款日期來到時,市場崩潰,最終釀成一場經濟危機。看來中國政府是想吸取這樣的慘痛教訓,在還沒有出現大規模災難之前的初始階段,就試圖防止社會和金融風險的發生。

相關的:

中國外匯局:前10個月中國外匯市場成交額超18萬億美元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