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9 2017年11月20日
直播 :
    外國資本可助中國整頓金融秩序

    外國資本可助中國整頓金融秩序

    © REUTERS/ Aly Song
    經濟
    縮短網址
    0 91356

    中國正取消對外國資本在中國銀行和管理公司的佔比限制,這將大大擴大外國投資商在中國金融市場的業務範圍。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後第一天,中國政府就宣佈了這些新舉措。可以說,這是中國已經走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符合邏輯的、有步驟的措施。中國專家這樣認為。對於外國投資者來說,新措施存在潛在風險:中國試圖在經濟出現系統危機加劇背景下吸引外資進入金融市場。

    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通報了這一利好消息。外國資本在券商公司、基金和風投公司的資本門檻將可提高到51%。這一規定生效三年後,所有這些限制將完全取消。對於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來說,將不再有限制。目前的規定是: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單一持股不超過20%、合計持股不超過25%的持股比例限制,實施內外一致的銀行業股權投資比例規則;三年後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投資設立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的投資比例放寬至51%,五年後投資比例不受限制。但這位官員並未說明,新舉措將何時生效。《財新》期刊援引接近資本管理機構的信息預測,具體的規範性文件,將由九大國有機構共同制定和公佈,其中包括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和國家發改委。

    西方分析師和市場參與方對中國此項倡議表示歡迎。特朗普總統訪華與習近平主席會晤時指出,兩國貿易存在不公正條件,呼籲放寬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准入要求。毫無疑問,中國政府宣佈的金融市場自由化,可被看成是很多人、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外交成績。儘管這一點還很難確認。要知道,此類決定還要在不同層面進行協商和加工。中國現代國際關係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專家徐飛彪認為,這些措施是有邏輯性的漸進而成的步驟,中國為此已經走了不止一年的時間。

    特朗普總統訪華與習近平主席會晤時指出,兩國貿易存在不公正條件,呼籲放寬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准入要求。毫無疑問,中國政府宣佈的金融市場自由化,可被看成是很多人、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外交成績。
    © REUTERS/ Damir Sagolj
    特朗普總統訪華與習近平主席會晤時指出,兩國貿易存在不公正條件,呼籲放寬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准入要求。毫無疑問,中國政府宣佈的金融市場自由化,可被看成是很多人、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外交成績。

    他說:"這兩年,中國對金融穩定和安全特別重視,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治理影子銀行、表外業務以及局部收緊貨幣等措施,並成立金融穩定與發展委員會。因此,當中央這次提出擴大金融開放,外界感到突然。其實,金融改革與開放是既定政策,中央也一直有一個路線圖,這次19大報告還專門有金融改革與開放的表述,這是2012年以來中央頂層深改設計的一部分,包括金融市場化改革、人民幣走出去等,以服務新時代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需要。之前的金融體系無法滿足這個大需求,必須改革,必須開放。此外,中國經濟崛起國際格局與環境已然改變,國際規則體系正在重塑,國際要求我擴大開放的呼聲與壓力也與日俱增,中國也很難再像過去那樣置身事外。我加入WTO的相關過渡期也已結束。因此,擴大開放,是內外各種條件下水到渠成的結果。"

    確實,這些新措施是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貿後的最大讓步。根據世貿規定,逐步自由化方針弱化了中國公司的地位。因此,做為保護性措施,政府利用各種對外資和外國資本進入合資企業的配額限制來支持當地企業。那麼,現在出現了哪些變化呢?中國為何要決定開放呢?

    中國正迅速成為最強商業大國
    © REUTERS/ Lucy Nicholson/File Photo
    問題在於,中國是在經濟出現系統性危機背景下試圖將外資引入金融領域。2017年,中國的總債務額超過GDP的256%,而且,企業債務幾乎高達170%。這是非常大的數字。作為比較,美國的同類指數為73%,日本為96%。原因是,幾乎20年時間里,尤其是2008年危機後,中國經濟增長主要依託於企業貸款。多年時間里,一直都歡迎 在社會、基礎設施和房地產領域投資。這些領域投資週期長,能帶來很多就業,從而支持GDP增長。但問題在於,這方面的投資泡沫巨大,單位GDP增長需要更多的貸款。政府明白,這一過程隱藏著大規模債務危機。這對整個經濟來說,是系統性大問題。因此,一年前宣佈,展開降低企業債務壓力、對銀行貸款強化管理行動。但其結果甚微。企業債務略有下降,但證券化卻在飛速增長。如果說,2014年的債券發行量不超過3000億元人民幣,那麼截止2016年年底,已經幾乎達到9000億元人民幣。這表明,銀行在清理自己的賬目,以便上報管理部門。而公司在尋找替代性的融資方式。

    中國政府的此項舉措,是在試圖引進外國經驗,整頓金融市場,解決過度槓桿率問題。國際獨立研究機構資本經濟(亞洲)有限公司專家朱利安·愛萬斯-普利查爾德這樣認為。

    他說:"對外國資本輕開大門,管理方不會失去甚麼。但他們將獲得國際經驗和知識。此外,政府也希望,不太大的競爭將是有益的,金融體系能夠自我調整,變得更加有效。但存在外國資本是否準備參與這樣的問題。大家都對巨額債務、管理部門的角色和遊戲規則不清晰以及政府對資本流動的監控感到憂慮。"

    確實,外國銀行在中國銀行總股本中所佔比例在逐漸下降。截止2016年年末,外國銀行僅擁有2.9萬億人民幣(佔所有銀行股本的1.26%),創2006年以來放鬆對外國銀行管理之最低。
    © AP Photo/ Andy Wong
    確實,外國銀行在中國銀行總股本中所佔比例在逐漸下降。截止2016年年末,外國銀行僅擁有2.9萬億人民幣(佔所有銀行股本的1.26%),創2006年以來放鬆對外國銀行管理之最低。

    確實,外國銀行在中國銀行總股本中所佔比例在逐漸下降。截止2016年年末,外國銀行僅擁有2.9萬億人民幣(佔所有銀行股本的1.26%),創2006年以來放鬆對外國銀行管理之最低。而外國資本利潤僅為12.8萬億元人民幣,不超過中國銀行利潤的1%。因此,很難說,外國資本將湧入銀行業。也許,外國資本對管得不那麼太死的券商公司、投資基金和保險公司更感興趣。

    這對中國政府是有利的。要知道,這些領域不受管理方針對銀行穩定金融體系推出的規範限制。也許,這種合作是互利的。一方面,外國資本可以獲得些許市場,另一方面,政府也能夠學會管理不那麼清楚的受控金融領域。然後再進一步開發中國市場。政府已經宣佈,目前僅在深市、滬市交易的A股股票,明年將被納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指數(MSCI)。

    相關的:

    中國將推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 劍指石油美元
    關鍵詞
    投資,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
    熱門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