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 2019年12月13日
中國股指

中國政府力挺證券市場

© flickr.com / Swire
經濟
縮短網址
0 2016

北京宣佈,在"必要情況下",應對市場再進行金融干預。香港《南華早報》週五援引中共機關報 - 《人民日報》的話這樣寫道。後者呼籲,如果動蕩過度,那麼可採取堅決手段支持股市。金融穩定應該是主動的、長期的、可持續性的;而不是消極的、短期的和搖擺的。報紙認為,這是北京對證券市場進行支持的新舉措。

 

中國股市或迎來更大的暴雨
© REUTERS / KIM KYUNG-HOON
《南華早報》所載文章立刻引起俄羅斯學界的關注。據科學院遠東所專家雅科夫·別爾格爾介紹,該報屬於政府的"輕度反對派"。因此,在中國股市暴跌、預測悲觀背景下,這篇文章顯得更有意思。他說:

"香港瞭解股市的變化情況,很自然,要對其做出專業性的反應。確實,需要關注證券市場。與暴跌時期相比,現在的情況好多了。證券市場資本化增長了,儘管還沒有達到最高程度。但也不需要達到這樣的高度。然而,為了健康有序,還需要再投資。這裡所講的就是這個問題。再有,中國經濟第一、二季度都實現了7%的增長率。也就是說,並沒有下跌。國家正對經濟進行重新審視。從實質來說,將不再借助於工業和工程建設來實現增長,而是要借助於服務業領域。"

《南華早報》是在最大對衝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華爾街日報》做出預測後第二天刊出此文的。對衝基金警告投資者說:中國證券市場不久前的動蕩或負面影響深遠。這種觀點並非個例。本週,Kingdon Capital Management對衝基金宣佈,賣掉所持中國公司在香港股市的股票。該基金給出的解釋是:對中國使用借債買股感到恐懼。

那麼,投資者的擔心與驚恐萬狀之間有著怎樣的契合呢。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研究員、數量金融研究室主任樊明太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他說:

"我認為中國股市最大的問題就是暴漲和暴跌,前一段時間漲得太凶猛,這段時間又跌得太凶。其中是否有惡意炒作的可能呢?所以最主要的問題就是監管要跟上。目前證監會和公安部門正在審查是否有惡意做空或做多的行為,這是中國股市最主要的問題。需要對這種惡意做空或惡意做多的行為及時進行監測和審查,加強監管,這是第一。第二,中國股市的波動,從財富效應和投資信心來說,確實對消費和投資有一定的影響。但中國股市的相對位置還不是太高,股市的波動當然會影響投資者的信心和消費者的消費,對世界經濟有一定的影響,但不要過分誇大這種影響。"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不想對中國證券市場做出評估,但他對兩大趨勢表示關注。  他說:

"也許,股市一如既往有些過熱。也許,對衝基金警告自己的客戶也有其意義:目前進入中國股市還為時過早,風險比較大。但從另一方面看,從中或可賺取不菲利潤。《南華早報》和台灣一些報紙給出了這樣的評價,認為中國政府採取一系列措施後,恰恰是進入中國股市逢低買入的良機"。

 中國有能力應對各種經濟挑戰和風險,保障經濟的穩定增長。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會見金磚國家銀行行長卡馬特時宣佈道。儘管面臨國內外各種挑戰,但中國經濟在上半年還是實現了7%的增長率。李總理說,我們堅信,有能力通過必要的方式應對各種風險和威脅,保障中高增長速度。

昨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代表格里·賴斯也肯定了中國的形象。他宣佈,中國市場變化,對將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儲備貨幣籃子沒有影響。同一天,莫斯科交易所和中國期貨市場在北京簽署了相互理解備忘錄。莫斯科交易所管理局主席亞歷山大·阿法納西耶夫認為,在中俄兩國貿易關係發展背景下,與中國同行的合作是迫切的。

相關的:

中國加強網絡金融立法
美國專家認為中國的股市危機不會給俄羅斯帶來嚴重影響
關鍵詞
股市,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