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7 2021年02月26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94

中國正處於教育體系大規模轉變以及為新型數字經濟和自動化經濟服務提高各種技能的前夜。這是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的專家們在新報告中得出的結論。值得指出的是,如果中國能夠順利讓國民為這種轉型做好準備,那麼它將成為其他國家經濟變革的模型。中國是否為在不久的將來發生這一切做好了準備? 為何需要技能「革命」?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報告中指出,三分之一的世界職業和技能變化都可能發生在中國。其中,到2030年前,2.2億名中國工人或者說30%的工作人員都將需要因經濟數字化而轉變職業。這佔全世界向新型職業轉變總數的36%左右。

報告中說,為了繼續提高國民生活水平,並在2050年使人均GDP達到所有高收入國家人均GDP的70%,那麼中國需要職業技能領域的革命。
為推動此種革命發生,教育體系必須發生重大轉變,而這也涵蓋已經就職的成年人。

  • 中國是否做好了職業技能革命的準備?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全球化與中國現代化問題研究所所長、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研究員王志民提醒大家,中國政府規劃中已經提到了經濟結構現代化和重建適應這一點的教育體系。但這對快速飛躍來說未必足夠:

「從國家戰略的角度來看,十八大以來我們一直在適應中國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升級,也一直在規劃這件事情。但是實際上這是一個系統的工程,會涉及到各個領域的細節。包括教育模式從應試向研究型和創新型轉型,還有企業的研發經費重視等等一系列問題。可以說宏觀上我們有做出規劃,但是中觀和微觀層面卻還沒有完全重視起來,有些應對不足」。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智勇在評論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報告時也指出,中國目前尚未做好實現教育體系全球轉變以培訓新型職業人才的準備:

「實際上這種轉變發展地很快,但是我們在培訓方面還沒有迅速跟上。特別是農民工和製造業的一線工人,他們面臨的轉型升級是需要政府花費相當力氣去解決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到,近年來中國製造業的就業規模在下降,雖然是全球規律性的一個趨勢,然而我國目前第二產業仍需大力發展,同時很多城市和地區又在大力轉向服務業經濟,這也就會導致在這種轉變的過程中有很多人面臨失業和就業困難的問題」,——王智勇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中國經濟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數字化」,對教育科技的投資也在不斷增加。而且由於新冠肺炎病毒全球性大流行的發生和大規模轉向遠程教學,這個過程在加強。但這個過程具有硬幣的另一面。

  • 誰會因經濟數字化而生活艱難?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專家們指出,在未來10年內,普通工人需要花費87天掌握「自動化」。對3.31億名農民工來說,他們22%——40%的工種都處於風險區域。與此同時,每名工人平均需要40個工作日來習得新的能力和技能。

「我認為一些簡單的體力勞動,包括製造業的一些低技能崗位,是很容易面臨職業的轉型問題,尤其是那些最有可能被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所替代的崗位。比如銀行的一些櫃員就被ATM機甚至是手機銀行所取代,人們若是沒有複雜的業務就無需再去櫃台辦理。而像外賣員和快遞員這類崗位,由於工作相對比較靈活,又不無過高的職業技能要求,可能會在短時間內湧入大量的從業人員,並且應該會有相當一部分勞動力就來自於從製造業出來的人群。像新生代的農民工可能也不願意去工廠做朝九晚五重復性的工作,更加傾向於進入自由的工作崗位。另外,像直播等與互聯網相關的崗位,包括通過網絡吸收粉絲擴大影響力等等,可能都會有愈來愈多的人加入過來,畢竟這也是一種就業的模式」,——王智勇說。

王志民認為,中低端的製造業完全轉移或被拋棄應該是不可能的,畢竟國內有數量龐大的農民工群體。他們除了從事製造業工作外,可能還會出現在一些比較低端的崗位,比如快遞員、外賣員等。

  • 「全球呈現東升西降的趨勢」

2020年12月底,美國塔夫茨大學弗萊徹法律外交學院(The Fletcher School of Law and DiplomacyatTufts University)的專家們與萬事達卡公司(Mastercard Incorporated)對全球各個經濟體的數字化程度進行了分析。

對90個經濟發展水平各異的國家進行的分析表明,中國在經濟數字化增長速度方面位居世界第一位。入圍此一指標前10位的國家主要是東方國家,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亞、印度、越南、伊朗、卡塔爾,以及在排名前10位的國家中殿後的俄羅斯。與此同時,在數字化發展水平方面,目前亞洲的新加坡佔據世界第一位,香港佔據世界第三位。

王志民說,「全球目前是呈現東升西降的一個趨勢,與西方國家相比,東方國家更加重視經濟的發展。而且像中國的體制也具有自己的優勢,通過東方文化能夠有效地推進各項進程安排。而西方卻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特別是社會矛盾的激化,歐美就都比較明顯。並且亞洲現在更加重視合作,甚至連非洲也在合作,而西方大部分國家卻在紛紛退群。」

人工智能科技以無人機、監督秩序、無人駕駛汽車、數字保健,甚至機器人服務員或機器人郵差的形式,逐步通過各行各業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這不由得迫使許多人思考,這些機器人是否將佔據我們所有的工作崗位。但是目前科技使機器按照明確的置入系統圖工作,執行重復性的行為,而複雜且不可預測的人腦根本無法與之同日而語。

關鍵詞
人工智能,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