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2021年01月16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130

澳大利亞拒絕就新的一年首個對華關係事件中澄清自己的立場。澳大利亞國庫部長弗萊登伯格拒絕評論有關他打算阻止中國公司收購澳大利亞建築公司的消息。

中澳關係短期內看不到改善勢頭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中國建築集團(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rporation,中建集團)計劃出資2.31億美元,即3億澳元,收購澳大利亞公司Probuild 88%的股份。後者是南非威爾遜貝利·霍爾姆斯-奧夫孔(Wilson Bayly Holmes-Ovcon ,WBHO)的子公司。在有消息顯示這筆交易可能出於國家安全原因而被澳聯邦政府阻止後,中國公司撤回了向澳大利亞外商投資審查委員會提交的投資文件。WBHO透露了這一消息。它同時指出,在接受了為期六個月的一系列審查之後,此筆交易實際上已被終止,澳大利亞管理人員團隊也直接參與了這項審查,他們曾非常希望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週三弗萊登伯格拒絕評論這筆潛在交易,其藉口是政府不對外國投資審查機制的情況發表評論。這位澳大利亞官員沒有進行任何澄清,發生在一天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撤回該申請是澳大利亞政府將貿易、投資問題政治化、對中國企業採取歧視性做法的最新例證。這位中國外交官強調,任何將正常商業合作政治化,並以所謂‘國家安全’為由進行政治干預的做法都是錯誤的。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援引一位業內匿名消息人士的話稱,似乎這項收購有可能導致外國情報機構收集有關澳大利亞關鍵基礎設施的信息。Probuild正在墨爾本建立生物技術公司CSL總部,這家公司不久將生產針對COVID-19的疫苗。Probuild還在建設新的維多利亞警察總部和悉尼最高住宅摩天大樓。這家公司顯然需要自由資金來實施新的大型項目。無疑收購交易本來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沈世順認為,取消此筆交易不會給中國造成重大損失,但會給澳大利亞造成嚴重的商業損失。

沈世順專家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與外交部的定性一樣,這一事件顯然是把經貿問題政治化了。過去中澳之間有自貿協定,經貿往來也都比較順暢。澳大利亞更是其中極大的受益者,這一點從中澳間不斷增長的貿易量也可以看出。近來澳大利亞可能為了配合美國,時常以所謂‘國家安全’問題或其它軍事問題為由來挑起矛盾,導致中澳在很多領域的合作受到影響。或許澳大利亞可能也不想這麼行動,更多地是為了做個美國看。但是用不正當理由來阻止中國企業與澳大利亞開展正常的貿易合作,對澳大利亞而言是得不償失的。從中方的角度來看,當前中國與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很多西方國家都開展了多元化的貿易。我們在全世界做生意,澳大利亞並非唯一可以依靠的國家。既然澳方以所謂‘國家安全’為由挑起事端,那麼我們也不在乎這麼一家生意。撤回這筆交易對於中方是沒有多大損失的,反而對澳大利亞是一種損失。所以我們這筆生意做不做都沒甚麼關係。」

實際上澳大利亞將面臨很大麻煩,因為它竟不顧明顯的投資飢渴,拒絕了來自中國的投資。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首席研究員亞歷山大·薩利茨基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就目前而言,當世界經濟持續衰退之時,將經濟政治化無異於自殺。政治家和高級官員應當清除自己責任的程度,即取消合同需要大量金錢和寶貴時間,這將損害商業利益,阻礙經濟復蘇步伐。到2020年底中國公司有一些超額外匯儲備:由於投資活動的減少,它們在此期間有所增加。中國現在擁有可以在其他國家投資的自由資金。這本該能給大家帶來好處。至少可以說,拒絕這些資金是奇怪且短視的。此外,中國人的投資積極性很高。他們知道在哪裡投資,他們肯定會在哪裡獲得回報。澳大利亞為甚麼要在自己的經濟中放棄健康的中國經濟呢?這是一個非常短視的立場。」

去年由於涉嫌與中國軍方有聯繫,美國政府將中建公司列為軍事公司。因此,與之合作的公司(包括第三國)可能會受到美國制裁。亞歷山大·薩利茨基並不排除澳大利亞方面可能是考慮到了與美國的聯盟關係。

他說:「特朗普是一隻兩只腳都跛的鴨子。顯然追隨他所做的一切,包括在中西關係方面,都是短視的,沒有遠見的。中國通過撤回投資申請向澳方明確表示,自己不會陷入政治遊戲,更不想在存在高投資政治風險的領域工作。同時再次迫使澳大利亞反思它是否選擇與中國進行正常的互利合作,還是仍舊被政治和意識形態偏見所束縛。」
關鍵詞
中國, 澳大利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