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2021年01月16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114

中國在不斷更新管理互聯網服務的規則。中國國家網信辦最近發佈了《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其中闡明瞭現有互聯網服務以及互聯網非法活動的定義。第一次將過濾外國互聯網內容的做法納入法律規範。

現行有關法規還是在2000年通過的。它是基於那個時代的技術能力和現實。當時全球互聯網要原始得多。互聯網服務範圍僅限於搜索引擎、在線聊天和論壇。沒有今天如此多的社交網絡、即時通訊、也沒有視頻流服務。此外,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堅持與色情、販賣非法商品、煽動仇恨和社會不穩定等傳統互聯網威脅作鬥爭,但用戶的整體網絡空間仍然非常混亂。個人數據洩漏、惡意軟件、虛假廣告以及對財務信息分配的控制不足等等——所有這些問題多年來一直沒有得到解決,有時甚至會造成嚴重後果。2016年中國搜索引擎百度因發佈未經驗證的廣告而受到監管機構和有關部門的批評。這發生在一名因癌症治療了兩年的年輕人死亡之後,據說他使用了一種獨特方法,但實際上沒有一點效果。

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吳非教授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新規草案能最終整頓互聯網空間秩序並使其更加和諧。

吳非教授說:「當前我國在互聯網非政治性領域的管理相對比較鬆散,包括在經濟金融、個人信息、網絡營銷以及一些低級趣味的網絡信息傳播方面,都沒有嚴格的監管機制。就像過去的街頭小廣告一樣,上升到網絡空間就變成了類似百度搜索引擎中的非正規醫療服務。還有通過搜索引擎買斷一些輸入特定詞彙,花錢買熱搜等等,都是出現過的問題。這些過去在傳統媒體上是比較容易得到監管的,但是在網絡中就比較難做到。所以加強監管也是必然的,尤其是當網絡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更得需要規範性。」

新規草案定義了所有現存的互聯網服務,包括搜索引擎、即時通訊、互聯網資源、在線支付系統和電子商務等。草案旨在應對近來出現的威脅,例如,互聯網欺詐、散播金融信息、盜竊帳戶和個人數據以及虛假新聞等。草案規定,禁止發佈或協助發佈虛假信息,人為增加點擊和交易數量,禁止其他用戶付費以阻止或刪除先前發佈的信息,或者在各種互聯網服務上大量創建和出售帳戶。

新規草案還延申了互聯網惡意信息的定義。如果說早先該定義包括破壞國家安全、洩露國家機密或威脅國家權力基礎的信息,那麼現在還囊括了破壞金融市場秩序以及有關災難、流行病、緊急情況、糧食安全、醫療用品質量的虛假信息。一旦違規,互聯網資源可能會被關閉。在該公司工作的個人將被處以最高1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

中國P2P平台或進入俄羅斯市場
© Sputnik / Ramil Sitdikov
顯然新規草案是為了應對數字時代社會面臨的挑戰。傳統媒體在地理有限的區域中傳播信息的速度要慢得多。在互聯網時代,信息幾乎立即傳播,並能使其瞬間覆蓋全國。金融科技公司尤為清楚地表明瞭這一現象:小型p2p平台和互聯網金融服務的業務有時不能滿足金融穩定的要求。它們吸引了中國各地的儲戶,進而造成了系統性風險。這就是為甚麼中國開始逐步監管從金融科技到互聯網領域的新興產業的原因。根據新的草案,國家掌握著對信息的控制權。草案闡明瞭封鎖威脅國家安全的外國資源的可能。事實上,許多國家也正在引入類似規定。吳非專家解釋說,只是在國外法規僅適用於公司內部,而在中國相關法規則在國家層面運作。

吳非專家接著說:「實際上這些治理理念基本上全球都在採用,只是進程快慢的區別。像臉書、推特也都是一樣,他們的監管可能甚至更加嚴格。比如美國的搜索引擎就很少出現無關廣告信息,這就是被嚴格過濾的結果。目前國際上基本以部門監管為主。我國則是依靠政府監管,那麼政府可能就需要謹慎一些。不過這種現象有時影響還是比較惡劣的,包括惡意炒作等等。以前都是明星行為,現在卻是在網上直接通過各個賬戶就可以進行。所以我想這方面的監管力度肯定需要加強,同時也是適應後疫情時代。」

在華盛頓最近發生的事件中,特朗普支持者發動暴動並衝進國會大廈。這再次表明,首先,社交網絡在動員抗議情緒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其次,大型互聯網公司具有隔離用戶和審查分發內容的功能。 Facebook和Twitter未經授權阻止現任總統的帳戶是一個十分嚴重的先例。不管對特朗普的人品和言論持何種態度,但對於互聯網技術巨頭利用其自身規模開始規避現有立法規範,並自行​​決定管理所散布的信息,人們對此感到十分驚詫。

在中國許多互聯網公司也深入滲透了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其經營規模超過了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和金融公司。因此中國積極採取新領域的監管措施,以防止這個龐大且不受控制的經濟部門並行發展。最終,政府針對所有人制定統一監管規則,以創建具有清晰遊戲規則的更加透明與和諧的數字環境。

關鍵詞
特朗普,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