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9 2020年10月25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141

美國任命西藏事務特別協調員。中國外交部對美國務院此項決定進行評論時指出,是「政治操弄」。衛星通訊社咨詢的專家們認為,這是特朗普的選前舉措,意在加劇中國與印度和尼泊爾之間的緊張度。

 

特朗普為贏得總統大選,在打西藏牌

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Destro)任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助理國務卿一職,根據《西藏政策法案》,羅伯特被任命為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國務院聲明中寫道,外交官將將領導美國促進中國和達賴喇嘛或其代表之間進行對話;保護西藏宗教、文化、語言特徵和人權。」

其實,1997年美國國務院機構中已設有西藏特別協調員一職。俄羅斯科學院遠東所所長阿列克謝·馬斯洛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在克林頓執政的1993-2001年期間,美國支持達賴也沒甚麼效果。他說:

「任命(西藏)特別協調員,完全不是甚麼新生事物。長時間里,美國一直在支持達賴喇嘛,為其使命提供資金,有專門官員協調此事。但最為主要的,是克林頓時期做出此項決定。但決定本身,是非建設性的、無效的。無論對中美對話,還是從金融角度。要知道,美國花掉數十億美元支持西藏的人權保護運動。現在,顯然美國在重拾舊版本。」

從2017年1月20日開始,西藏特別協調員一職始終空缺。為何在美國總統大選前不到一個月有此任命?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教授楊娜·列克休金娜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認為,非常好解釋,是特朗普的選前動作。 她說:

「特朗普通過任命新的特別協調員,再次吸引關注中國的話題。現在,美國的民意當然在打中國情緒牌,從而在總統競選中贏得額外分數。此項任命,部分是在向特朗普的支持者們發出堅信勝利的信號。可以理解,如果特朗普輸給拜登,那麼後者首先要做的是換人。特朗普任命的協調員,應失去授權,將任命新人。特朗普發出的信號,也表明他對勝利有信心,認為此項任命將延續到下一總統任期。」

中國從未承認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中國對任命西藏特別協調員表示抗議。外交部正式發言人趙立堅宣佈,西藏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干涉。美方設立所謂「西藏事務特別協調員」,完全是出於政治操弄,旨在干涉中國內政、破壞西藏發展穩定,中方對此一貫堅決反對,也從未予以承認.

阿列克謝·馬斯洛夫認為,中國不會與達賴喇嘛進行任何對話,更別說在美國的斡旋之下。他說:

「對中國來說,沒有與達賴喇嘛對話的概念。中國有關達賴喇嘛的立場非常簡單。中國從未否認達賴喇嘛作為宗教領袖的作用,甚至不反對達賴喇嘛回國。但他不能從事任何分離主義活動,將在西藏中國領土內生活。在此方面,對中國來說,達賴喇嘛僅是一位宗教領袖,而不是國務活動家或政務活動家。為此,不需要任何中間人。最為主要的是:第三方斡旋,在此情況下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因為這是粗暴干涉中國內部問題。」

美國的目標:在中國、印度和尼泊爾關係中加入緊張氣氛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華盛頓吹風會上說道,德斯特羅將吸引西藏領袖、國際夥伴和專家來解決西藏問題。他將繼續從事國務院與世界藏族族群以及為數眾多的人權衛士、其中包括宗教自由衛士的相互協調工作。

專家阿列克謝·馬斯洛夫感覺到,國務卿在對新任特別協調員的祝詞中有以下內容:在中國、印度和尼泊爾邊境地區製造新的衝突局勢。他說:

「這不是局部問題,當然是地緣政治問題。最近一些年里,中國和印度之間的西藏宗教問題幾乎銷聲匿跡。如果再次提及,那麼,我們將看到邊境地區新的暗藏著的衝突。西藏因素,在宗教層面,也許會被美國宣傳機構積極利用。上世紀70-80年代,美國刺激所謂西藏‘自由’的非常大的運動。為此,他們吸引了很多演員、政治活動家。現在,美國將利用西藏問題,損害中國的形象,刺激地緣政治衝突。」

西藏問題:美國向中國施壓的工具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崔磊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任命西藏問題新的特別協調員,意味著美國將高度關注人權問題,以期對華施壓。

崔磊: 我認為這與美國目前整體的對華戰略相一致,即加大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的施壓。歷史上美國就多次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採取過行動,比如90年代曾經連續10年在聯合國提出針對中國人權狀況進行關切的議案,雖然都被聯合國大會否決,但是也說明中美關係在人權問題上持續了長時間的交鋒。後來隨著中美關係逐漸穩定,人權議題在小布什和奧巴馬時代慢慢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因為這兩位總統在任期內更多的是注重與中國的合作,而中美之間就人權問題存在較大分歧,若是將其作為主要議題,無疑會影響到雙方對話的氣氛。

目前特朗普政府希望與中國展開戰略競爭,那麼人權問題自然是一個很好的抓手,可以作為對中國施壓的工具。而西藏問題也很明顯,是美國傳統對華外交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現在特朗普政府為這一職務安排新的任命,實際上就是強調美國下一步將在人權問題上予以更多的重視,對中國發難。

專家楊娜·列克休金娜指出,對美國來說,西藏問題是人權問題,但對中國來說,是國家主權問題。她說:

「毫無疑問,對中國來說,這是個重要問題,因為涉及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國人有國家核心利益的概念。關涉這些問題,中國人不會接受第三方的介入。其中包括西藏問題、維吾爾問題和台灣問題。這個問題非常敏感。顯而易見,第三方的任何捲入,其中包括美國的捲入,不可避免地引發中方的負面反應。美國利用這個問題,讓中國緊張,同時也是精神作用方法。」

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激活西藏方向的破壞活動。2018年12月,美國通過《對等進入西藏法案》,為其公民訪問西藏自治區提供便利。文件規定,限制美國公民進入該地區的中國官員,將受到制裁。其中,禁止這些中國官員進入美國。中國外交部和人大表示嚴重憤怒,並就企圖干涉中國內政表示堅決抗議。

今年1月,美國眾議院通過所謂的《2019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這份文件,威脅對試圖干涉達賴喇嘛轉世的中國官員進行制裁。2020年5月末,授權美國總統承認西藏自治區獨立出中國的法案,提交國會審議。這份法律草案的始作俑者是共和黨人佩里(Scott Perry),此前,他還曾提交類似的涉及香港問題的法律草案。

關鍵詞
尼泊爾, 印度, 特朗普, 施壓, 中國, 西藏自治區, 西藏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