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0 2020年08月08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253

在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簽署《香港自治法案》(規定制裁相關中國官員及為其提供服務的金融機構)後,中國金融專家們開始積極討論本國被從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中剔除出去的可能性。

雖然大多專家認為美方採取這種進攻性行動方案的可能性很小,但越來越多人呼籲中國制定出一套繞開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與世界協作的替代性方案。

對美元的依賴

華盛頓目前沒有披露,可能對中國官員和銀行機構採取何種制裁。但從最初開始,中國就不排除最糟糕的事態發展方案。一些中國官員開始談論有必要盡快擺脫美元依賴,推進人民幣國際化。起初,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Fang Xinghai)警告說,在中美關係緊張度升級的情況下,把中國從美元體系和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中剔除出去具有危險性。爾後,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Guo Shuqing)也表達了類似擔憂。接下去,中聯部原副部長周力(Zhou Li )也表示要做好擺脫美元霸權、逐步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鈎等六大準備。

目前,中國絕大多數國際收支都以美元進行。截至2019年6月,中國全部國際收支中只有19%是以人民幣進行的。中國目前還沒有廣泛採用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比如,去年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每日開展194億美元的交易,而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每天則處理5萬億美元的交易。

自然,在這種條件下中國要考慮被從被從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中剔除出去的可能後果。更何況,已經發生過先例:朝鮮和伊朗已經被從這一系統中剔除出去,結果造成兩國的貿易和國際結算過程極其難以開展。歐盟甚至被迫開發出歐洲國家與受制裁的伊朗進行結算用的替代性體系——「貿易往來支持工具」(INSTEX)。這一體系在今年年初投入運行,但伊朗方面坦言,它的效率不怎麼高,在伊朗被從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中剔除出去後,它無法完全代替崩壞的結算機制。

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仍是美國的機制

從形式上來說,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是總部設在比利時的多邊組織。它是一個按照比利時法律運作的合作社,隸屬成員國所有。但從實踐上來說,美國對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越來越多實施長臂管轄原則(long-arm jurisdiction),把它當作推進本國制裁政策的工具。因此,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實際上處於美國的最強影響之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實習員徐雪梅(Xu Xuemei)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與廣播電台記者,中國對這一系統的擔憂正好可以如此解釋。

她說:「美國已經在對伊朗、朝鮮等制裁中多次強迫SWIFT進行協助,作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之一,SWIFT難以擺脫政治因素和美元霸權的施壓,恐怕將繼續作為美國實施金融制裁的重要工具。SWIFT是一個按照比利時法律登記註冊成立的國際合作組織,由其董事會進行監督管理。美西方佔據董事會多數席位,對SWIFT影響力極大,其董事長基本上由美國會員單位的代表擔任,CEO基本上由歐洲人擔任。這種組織架構不利於SWIFT保持決策的中立性和公平性,有很大的改革空間,SWIFT應該借鑒IMF份額改革的思路,增加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  

國際貨幣基金(IMF)經常重審配額,從而使這一多邊組織更好地反映發展中國家的需求。儘管如此,改革推進得極其緩慢。俄羅斯、中國,以及包括金磚國傢伙伴在內的系列其它國家多次談到有必要加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改革,以加強發展中國家在其中的影響流力。徐雪梅認為,國際支付體系也需要類似的改革。

使國際金融體系更為多樣化

但從體制結構的角度來說,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並不正式接受美國法律的管轄,而是接受歐洲法律的管轄。問題多半在於,美元在世界金融體系中的作用仍像過去一樣非常大。正因如此,儘管存在所有組織手續,但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和其它多邊組織仍無法忽略美國的意見。否則他們就會冒著自己遭到美國採取各項措施的風險,考慮到美國貨幣在全世界使用的規模,這些措施可能會相當敏感。因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石佳友(Shi Jiayou)認為,主要任務是降低美元依賴度,使世界金融體系更為多樣化。

他說:「由於美元結算在國際上佔據絕對的主動地位,因此,Swift機構不可能擺脫對美國的依賴性而實現獨立性。在現有的環境下,很難期望它能有多大的改革餘地。要積極推進國際貨幣體系多元化格局建設,盡早打破美元霸權地位,加快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英法德等國於2019年創設了‘INSTEX(貿易往來支持工具)’並已投入運行,以繞開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措施;中國應積極研究和借鑒相關的經驗,考慮設立具有類似功能的機制。未來要進一步完善CIPS(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系統的功能建設,加快其推廣使用進程,密切結合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在沿線國家鼓勵更多使用人民幣計價和結算。」  

為何目前難以轉向使用本幣

實際上,正是因為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的穩定地位,短期內很難轉向本幣結算過渡、向替代性支付系統。因為多種貨幣結算將提升與匯率波動有關的風險。考慮到世界貿易流的不均衡,在本幣結算時可以借助貨幣互換協議嚴格限制現行風險。俄羅斯與中國和其它國家之間存在類似協議。但因為所有國家出售和購買的商品和服務數量不同,所以難以使貿易完全向這種結算系統過渡。

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中國掛鈎中的依賴是相互的。因此,在中國被從被從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中剔除出去的事態負面發展法案的可能性很小。徐雪梅說,要知道在此情況下,美國自身也將遭受不可輓回的危害。

「對於中國脫離SWIFT國際組織的可能性和方案,我覺得首先要明確,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中美雙方都不太可能採取這種行動。中美經貿聯繫難以人為切割,眾多美國企業和金融機構在香港進行經營,美國利用SWIFT制裁香港或者中國不僅將遭到中國的堅決抵制,還將嚴重傷及自身,並對全球經濟金融穩定造成負面衝擊。中國會對最壞的情況做好預案,比如加快發展可用於跨境交易的數字貨幣等,但最重要的是中美雙方要曉明利害,通過對話合作管控分歧,不要走上‘金融戰’的雙輸道路。」

為了避免世界金融體系中的美元霸權,需要全新的國際結算機制。其中一個機制可能是數字貨幣,它幾乎可以即時進行跨境支付,無需複雜的代理行金融基礎設施。中國人民銀行幾年前就已經在研究數字人民幣製造項目,據監管機構透露,數字人民幣幾乎做好了發行準備。目前中國數字貨幣正在全國4個試點城市在有限規模內進行測試,首先用來開展國內結算。中國央行代表透露,加密人民幣將取代流通中的現金,擁有與法幣一樣的主權。在項目取得成功的情況下,中國將成為世界上首個流通國家數字貨幣的金融大國。這將在人民幣國際化的艱難道路上開闢新的地平線。

關鍵詞
SWIFT, 中國, 澳大利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