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2020年07月07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中印邊境衝突升級 (39)
119

中印軍方試圖降低邊境地區出現新衝突風險。6月30日,雙方在東部拉達克加勒萬河谷實控線衝突後舉行了第二輪會晤。

指揮官會晤,是在印度一側靠近班公湖(Pangong Tso)的丘舒爾(Chushul)據點舉行的。6月22日,雙方在1962年戰爭後最悲劇衝突一周後舉行了首輪見面會。

觀察家們注意到,週二會晤要比首輪達成下次會晤時間更早些。也許,原因在於,軍方衝突後的磋商並未取得實效,儘管談判持續了11個小時。

軍方第二輪會晤前一天,雙方通過外交渠道相互指責加劇緊張局勢。與此同時,顯而易見的是,都有意避免新衝突威脅。莫斯科大學專家鮑里斯·沃爾洪斯基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參加會晤的是地區級指揮官,而非國防部和總參謀部代表,這完全符合使衝突區局勢更加平衡和平靜的解決問題的意願。

他說:

「不管怎樣,局勢仍將是複雜的、懸而未決的,可轉向任何方向的,但不至於爆發公開的大規模武裝對抗。很清楚的是,大規模衝突對誰都沒好處。而且,讓印度一直緊張的巴基斯坦方向也可能出現情況。但我不認為局勢將急轉,儘管中印之間小型衝突總是可能的。邊境地區還未劃界,各方都認為緩衝區是自己的領土,因此,任何入侵都可被看成是破壞邊界。但在最高領導人層面,將一直試圖舒緩衝突。」

深圳大學環孟加拉灣地區研究所所長戴永紅教授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中印有能力壓低地區緊張程度,儘管印度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因某些國內外實力的煽動而在加劇。

他說:

「我認為會談無疑具有建設性意義,當前的問題主要是印度如何從官方層面來管控國內略失控的極端民族主義情況。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部分政治家還是一些企業,近來都對中國採取了有針對性的措施,包括限制中國投資、中止鐵路合同、中斷汽車行業合作、停用APP等,可以說都是比較極端的經濟民族主義,最終傷及的還是印度自身利益。因此印方需要做出一些切實可行的改變,拿出有效的方案來控制局面。中方一貫主張加強邊境地區的管控力度,特別是對邊境士兵的管控,要求嚴格按照雙方最高領導人和軍長級別達成的共識執行,不能讓極端民族主義綁架民意。從目前的局勢來看,我認為緩和是必須的,因為當前中印面臨著共同任務—抗疫。並且中印友好合作仍然是主流趨勢,雖然有部分群體受到內部各種力量和外部第三方勢力的蠱惑,出現了極端的民族主義情緒,但是只要按照2018年和2019年中印兩國最高領導人達成的共識,我想中印雙方還是能夠尋得一個使該地區緊張局勢降溫的辦法。」

最近幾天,因中印邊境局勢緊張,印度不斷加劇的民族主義浪潮嚴重觸及印度有中資參與的初創公司和中國公司控制的軟件市場。從週一開始,印度限制了包括抖音在內的大約50款中國軟件。印度技術部宣佈,這些軟件對其主權和安全構成威脅。

數字支付公司Paytm也急衝衝地加入到反華攻勢中。其母公司One97 Communications大約有40%的股份屬於阿里巴巴。作為回應,中國指責印度違反世貿規則,呼籲創造公開和公正的營商環境。

據布魯金斯學會統計,截止到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已在印度投資和計劃中的投資額超過260億美元。很多印度知名初創公司,其中包括BigBasket、Snapdeal網店和Swiggy配送公司,都有中國的投資。

在反華歇斯底里浪潮上,印度一部分初創公司隱瞞自己與中國資本的關係,他們將自己和自己的產品完全定位為印度的,希望可臨時避難,維繫利潤和員工的工作崗位。

© Sputnik /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同時,禁止中國移動軟件,連帶著4月份推出的嚴格登記中國投資政策,已迫使一些印度初創公司考慮融資前景。大流行正快速消耗他們的金融資本,而中國投資商因印度的神經過敏和不可預測,完全有可能避走印度市場。

中國在軟件方面正進入世界先進行列。美國,或者日本等國,是否彌補印度歧視中國資本所造成的明顯損失呢?專家鮑里斯·沃爾洪斯基認為,這是個打問號的問題。

他說:

「禁止是政治上舉措,但並未算過經濟後果。放棄中國軟件,帶來的問題是用甚麼來替代。在世界計算機軟件方面,印度並不差,但能否完全替代其與中國的協作成果卻是個問題。也許,所有這些都需要投資和努力,首先是需要時間。大流行條件下,印度在這些方面都有巨大的缺口。」

印度經濟上對中國的作用槓桿要比中國對印度的少。對印度來說,中國作為外貿夥伴和潛在投資國的份量,也比印度相對於中國的多。這種局面,與正在舉行邊境磋商的可預期成果,可能成為印度目前反華攻勢的主要緩衝點之一。

題目:
中印邊境衝突升級 (39)
社區公約討論
顯示新評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