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7 2020年06月01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164

根據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報告,中國政府在幾十年時間里,首次未制定年度GDP增長目標指數。今年,將努力解決貧困和就業保障問題,同時,也在於克服疫情引發的危機。在西方國家為擺脫危機對經濟注入流動性的擴張性措施背景下,中國所採取的措施似乎有些微不足道。但衛星通訊社咨詢的中俄專家們認為,中國為解決自身問題選擇的是最佳方案。

© REUTERS / Martin Pollard
專家對「兩會」各種預測中,暫時只有一項落地:中國今年未提出增長目標。李克強總理在報告中承認:中國經濟,無論從國內疫情、其它國家疫情發展、世界需求下降和貿易萎縮角度看,均遭遇非常大的不確定性。在此情況下,中國經濟中幾乎所有促進增長的發動機、其中包括內需和出口,都處在威脅之下。因此,預測GDP增速,是極為困難的事情。
諸多領域的目標指數,要比預期低很多。預算赤字僅增加3.6%,同時,中西方分析師給出的數字是6%或更高。今年計劃創造900萬個工作崗位,與去年相比,少了400萬。與此同時,失業率應保持在大約5.5%的水平上。國防開支接近專家的預測:增長6.6%(預測是7%)。中國總理強調為疫情中處於困境的中小企業和自主就業者提供援助。李克強要求銀行,給中小企業增加40%的貸款。總理還指出,今年的廣義貨幣M2(現金+支票+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增長也比去年高出很多。
一些專家,其中包括高盛集團前任首席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強調,中國採取的刺激經濟措施相當溫和。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評估,中國撥出2.6萬億元人民幣財稅補貼用於克服危機(取消增值稅、提高個人收入納稅門檻、企業撥付社保金假期等等),相當於GDP的2.5%。作為比較,美國為應對危機,撥出了2.3萬億美元,相當於GDP的11%;德國是1560億歐元,或者4.9%的GDP,如果再加上國家對商界提供的擔保,那麼激勵數額將超過GDP的20%。
莫斯科卡耐基中心「亞太地區的俄羅斯」項目負責人亞歷山大·加布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中國曾經受過2008年的金融危機,當時推出相當於GDP12%的前所未有的援助措施,結果造成經濟失衡和信貸市場過熱。現在,中國正考慮這些失誤,根據自身經濟特點採取行動。

他說:「我覺得,這些激勵措施是足夠的。中國同時要考慮到三個方面:疫情、控制失業率增長和社會動蕩。同時重要的是,要避免債務負擔過分增長。顯然,要同時解決這些問題是不可能的。因此,需要若干比例。不能用資金注入經濟,而是要相當謹慎地向新基建投資:首先是電信、大數據中心和汽車充電站。所有這些,都要通過由政策銀行控制的借貸工具和創造基礎投資來進行。總體來說,這是正常的舉措。」

加布耶夫認為,放棄GDP增長指數,證明中國政府秉承以下原則:不追求名義上的經濟指標,而是總體上轉變經濟模式,動用所有的可能資源,支持宏觀經濟穩定。中國政府早前也曾指出,增長速度並不像質量那麼重要。目前,中國經濟政策有另外的優先方向。
加布耶夫說:「我想關注的是解決貧困任務。問題在於,中國明年,如習近平所承諾的,應建起小康社會。在沒有清晰標準情況下,現在還難說清其內涵如何。從各方面看,中國完全根除貧困就是標準。截止到去年年初,中國的貧困人口數量是1660萬。各方面看,中國今年的統計將顯示出,貧困問題被徹底解決。這將是小康社會的主要標準,也是今年非常重要的宏觀經濟任務。」
關注實體經濟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決定了中國政府將採取哪些措施。西方國家,其中包括美國,用大數量的資金流動性來填補經濟窟窿,這種開動印鈔機的手段,華盛頓已百試不爽。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中國走的是更加基礎性的變革之路。

他說:「中國的經濟發展情況與國外不大一樣,中國政府所能提供的資源和手段更多,政策也更加深入經濟發展。以美國為例,美國政府的政策無非就是發放現金或者對企業進行資金補助,我認為這些實際上對經濟的增長和穩定只能起到部分作用,因為多數時候經濟的發展都有賴於整體宏觀經濟環境的改善,而不是只對個體進行支持。那麼宏觀經濟環境不僅包括流動性環境,還包括營商環境、居民收入的增加,以及可持續性政策的預期。中國政府是在全方位地對經濟進行扶持和刺激,比如在扶持中小微企業的過程中,不僅解決資金問題,也幫助改善他們的營商環境,提供多維度的支持。另外,政府的能力對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尤其是執政能力和管理能力。中國政府對自己能力進行加強甚至約束,可以給企業、居民或者市場主體保留出更大的空間,使他們發展更加順暢。因此從資金支持或者其它支持的角度來看,中國的政策是相對溫和的。因為過度的資金支持可能會給社會帶來一些不利影響。」

中國無法簡單地開動印鈔機,為預算赤字融資。兩會前,財政部和央行曾有過爭論,如何為刺激性支出融資。財政部建議採取量化寬松政策:央行以零利率購買特別國債。但央行指出,這種措施相當危險,甚至,形式上,中國法律也不允許。其結果是,放棄「印鈔機」的政策想法,採取更為謹慎的債務融資機制。
不能認為,中國完全放棄了金融刺激手段。利用地方政府債券,啓動大規模「新基建」項目,以支持增長。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將發行差不多3萬億人民幣的債券。作為比較,去年此類債券發行額是4.36萬億元。此外,中國政府還決定發行抗疫特別國債。但數額有限,這樣才不至於產生不可控制的貸款壓力。2020年,以此方式僅將吸引1萬億元人民幣。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