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6 2020年06月01日
中國
縮短網址
0 00

中國的海洋館可能會出現海豚仿生機器人。新西蘭在這一項目的自我定位是動物保護方案,那麼生態學家如何看待這一新生事物?

新西蘭智能生物遊樂(Animatronic Entertainment Portfolio,AEP)聯合創始人米蘭妮·朗洛茨(Melanie Langlotz)和王理受邀前往中國打造海洋館。但他們建議採用海豚仿生機器人,代替原本計劃里向水池投放的海豚和鯨魚。

海豚仿生機器人的研發者之一王理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解釋海洋館採用這種機器人為甚麼會對動物保護產生有益的影響。

「中國作為過去20年來世界上最活躍和增長最快的遊樂市場,伴隨著大量主題公園、海洋館的興建,傳統的活體動物養殖展覽方式的弊端也日益突出。以大型海洋哺乳動物為例,在自然條件繁殖,其壽命可以達到九十年,而在人工養殖或囚禁的環境下,他們絕大多數情況下只能痛苦悲慘的存活不到2年。惡略的生存環境,使野生動物感染更危險的重病,傳染給觀眾的可能性也驟增。同時,這種高死亡率的遊樂運營方式,也意味著不斷增高的運營維護成本。以一個十年期、年接待人次200萬為例的海洋館做比較,一個由十條左右智能海洋生物組成的AEP項目的一次性投資只是前者的一半,而運營維護成本只是前者的十分之一,綜合成本是前者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因此對AEP產品的前景,我們充滿信心」。 

朗洛茨在接受新西蘭國家廣播電台(RNZ)採訪時介紹說:「海豚仿生機器人十分精准地複製了真海豚的重量、骨骼結構、肌肉組織與骨骼的協作、脂肪沈積。」 她說,「海豚仿生機器人看上去是如此逼真,以至於首次見到海豚仿生機器人的人們相信,它們根本就是真海豚。海豚仿生機器人重270公斤,一次充電可持續游泳10小時」。 

中國海洋館的海豚仿生機器人:保護環境的又一步?
© 照片 : 智能生物遊樂
中國海洋館的海豚仿生機器人:保護環境的又一步?

中國資深環保媒體人鄭挺穎認為,這一決定確實可能是保護野生動植物的又一步。

他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一個海豚仿生機器人的價值在4000萬到6000萬美元之間。按照十年的‘壽命’,相當於一天的花費在一萬美元左右,然而飼養一頭真海豚的開銷可能也沒有這麼高。因此,我想經濟應該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海豚仿生機器人作為宣傳噱頭的可能性更高。另外,一些環保人士主張禁止動物從事表演活動,那麼開發海豚仿生機器人也許是為了減少真海豚表演的次數,歸還海豚自由。」 

新西蘭國家廣播電台援引朗洛茨的話報道,中國對這項研發產品趨之若鶩。這種研發產品未來可能重建整個海洋館行業,至少研發人員定下了這樣的任務。

王理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介紹了關於中國的項目規劃規模。

他說:「我們現在正在接洽中國遊樂產業的數個明星級企業,有望在未來5年內在中國一二線城市落實10個左右,包含大約150條智能海洋生物的AEP項目。涉及具體商業機密,很遺憾,我目前無法披露具體的合作客戶信息。」 

智能生物不僅僅是活體生物的簡單替代品,更是新一代遊樂體驗的載體。AEP結合了世界先進的影視、舞台藝術編導製作,更依靠智能生物的安全、可靠特性,可以無限運行並與觀眾在各種層級,語境互動,展現無以倫比的多維度體驗。
© 照片 : 智能生物遊樂
智能生物不僅僅是活體生物的簡單替代品,更是新一代遊樂體驗的載體。AEP結合了世界先進的影視、舞台藝術編導製作,更依靠智能生物的安全、可靠特性,可以無限運行並與觀眾在各種層級,語境互動,展現無以倫比的多維度體驗。

儘管鄭挺穎積極評價新西蘭研發人員的計劃,但他強調:僅僅讓動物離開人工水池是遠遠不夠的。

他向衛星通訊社指出:「首先,保護野生動物是要讓野生動物回家;其次,要讓它們有家可回,若是人類破壞了動物的自然家園,那麼它們回去也是死路一條。另外,有些動物一直是由人工飼養,不具備野外生存和捕食能力。就海豚而言,人工養殖的環境確實不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是健康的海豚,那麼能幫助它們生活在海洋里自然最好。但是如果有些海豚受傷了,就需要人工去干預、救治和醫療。從這個角度來看,把一兩只健康的海豚放回大海這一行為也是保護野生動物的一個進步,只是關鍵還在於人類需要給大自然留出空間,讓野生動物能夠在穩定、良好的生態環境中繁衍生息。」

但這是生態學家和環保主義者需要考慮的事情。人工動物的研發者不會止步於海豚,他們計劃打造其他的動物機器人,還計劃徹底改變娛樂性動物園產業。

王理總結說:「智能生物不僅僅是活體生物的簡單替代品,更是新一代遊樂體驗的載體。AEP結合了世界先進的影視、舞台藝術編導製作,更依靠智能生物的安全、可靠特性,可以無限運行並與觀眾在各種層級,語境互動,展現無以倫比的多維度體驗。我們相信,AEP將會引起遊樂行業的革命。除了,‘深海’項目,我們還在計劃其它智能生物的AEP項目。」

關鍵詞
環境保護, 機器人, 新西蘭,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