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4 2020年07月15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312

最近幾天美國新冠病毒感染確診病例數量猛增,繼中國和意大利之後,已排在世界第三位。而就在此時,美國領導人卻突然加大了對中國的批評力度。

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再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新冠病毒進行了討論。但他沒有透露通話的具體日期。而根據西方媒體的報道,他在通話中再次表示,中國應該將本國疫情更早告知美國。美國總統還強調新冠病毒是「外來病毒」,儘管世界衛生組織警告不應把病毒同特定國家相聯繫。

上周早些時候,美國總統及國務卿蓬佩奧多次將大流行的責任嫁禍於中國,稱其為「中國病毒」。作為回應,中國政府呼籲美國官員停止譴責中國的言論。中國外交部再三強調,自從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已公開、透明並負責任地向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通報了這一情況。在大流行條件下,中國呼籲所有國家共同努力,克服一切困難,而不是試圖推卸責任、嫁禍於人。

特朗普在周日新聞發佈會上的言論再次表明,美國無視中國的正當要求。而美國高級官員實際上成了批評中國的僅有的一伙人。西方其他國家的領導人不僅不允許將類似言論用於中國,而且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國外長王毅的電話交談中都是感謝中國為抗擊新冠病毒所做的寶貴貢獻。電話交談的主題之一是中國在這場流行病中對歐洲國家的援助。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春春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美國是在企圖通過批評中國來掩蓋自己的無能。

胡春春說:「首先,每當遇到突發事件時民間都會出現各種自發的猜測,我們也可以把它稱之為‘不一定具有根據的陰謀論’。比如當年‘9·11事件’時,也存在各種各樣的聲音,可以說這種民間的聲音屬於自然反應。其次,我認為我們需要觀察到第二個層面,即美國政府主動把這種聲音作為政治工具來使用。我們對於歐洲的觀察一直比較密切,這種所謂的陰謀論在美國的政治圈之外完全沒有市場,實際上是美國右翼民粹主義所製造出來的一種政治話題。在歐洲幾乎沒有這種聲音,也沒有這種討論。這一政治話題與當前應對疫情也沒有任何關係,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可能認為是美國右翼民粹主義,特別是特朗普政府為了掩飾自己應對措施的無能而散髮出來的政治煙霧彈,在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不具有任何建設性意義。從中歐共同應對危機的角度來看,這種言論也不會起到任何的干擾作用。」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家關係研究所副所長亞歷山大·洛馬諾夫在評論美國總統周日的新聞發佈會時指出,中美關係的現狀「令人沮喪」。

他說:「特朗普所說的一切都毫無意義,對戰勝疫情以及中美在這一領域的合作目標沒有任何貢獻。一位有遠見的政治家會把追責的問題往後放一放,直接去解決問題——該做甚麼以及從哪兒著手。特朗普即使在大流行條件下也未能成功與中國開展有意義的合作。遺憾的是,美中合作不僅沒有得到改善,而且還在繼續惡化。令人驚訝的是,正是在與新冠病毒鬥爭中,美國對中國發起了媒體戰。」

據俄羅斯專家透露,去年9月前有一名美國專家以輪換制在中國傳染病預防控制所工作數年。他幫助培訓中國傳染病預防專家。但在去年9月美國召回了這名僱員。亞歷山大·洛馬諾夫表示,撤走專家恰恰始於特朗普推行破壞美中關係的政策。

亞歷山大·洛馬諾夫還對特朗普能在競選中成功利用與新冠病毒有關的反華言論表示懷疑。

他說:「很明顯,美國總統的第一任期是建立在與中國鬥爭基礎之上的,宣佈中國為對手之後,又挑起了貿易戰。美國人以前的口號還可以理解——通過遏制中國這個全球生產大國,使就業崗位重返美國,實現繁榮,使美國再次偉大。但當前的口號對於美國選民而言似乎並不具有吸引力和說服力。當然,他問誰應該為疫情蔓延負責時,只說中國應為一切負責,而不是因為缺乏應有的中美合作以及應有的美國醫療體系資金——這很難讓美國人信服。如果特朗普認為他能在今年成功獲得更高支持率,通過批評中國隱瞞新冠病毒信息而再次當選,我對這一策略表示懷疑。」

儘管華盛頓發表了強烈的反華言論,但自從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美國許多州,包括加利福尼亞州、印第安納州、內布拉斯加州、馬薩諸塞州、馬里蘭州、猶他州、康涅狄格州、俄克拉荷馬州、喬治亞州和夏威夷,以及紐約、波士頓和洛杉磯等市,都表達了對中國各省市的同情和支持。其中,猶他州立法機關及其州長加里·赫伯特(Gary Herbert)通過了一項聯合決議,支持中國人民為遏制COVID-19疫情所做的努力。

社區公約討論